-

孟津言緊擰著眉頭,冇回答。

良久,他抬眸往素衣那看了一眼,眸底凝聚起了陰翳駭人的光。

如果可以,他真的想撕碎素衣整個人,可就像淩筱暮說的,現在還不是最佳的時機。

既然如此,那就下次。

遲早,他會親手抓到她的。

“有什麼可氣的呢,隻要她的家人還在你手上,她總會想辦法救他們的。”

淩筱暮淡道。

孟津言收回了目光,掃了淩筱暮一眼。

“嫂子,我還以為你會鼓吹我和她乾起來,這樣你就能看我們兩狗咬狗,一嘴毛了。”

他聽不出任何情緒的說道。

“嗯,是挺想看你們兩敗俱傷的,你要是能在這場戰爭中意外冇了那最好,這樣詩涵難過一陣,我就可以給她安排各種美男相親了,我相信她會很快樂在其中的。”

淩筱暮雙手環胸道。

孟津言的臉色大變,幾乎咬牙氣急,“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淩筱暮眉峰微挑,眼神裡帶了點挑釁和桀驁,一副完全不把孟津言放在眼裡的樣子。

“……”

孟津言拳頭猛握,很想打人。

但他又不能打淩筱暮,隻好……

他在大庭廣眾下脫下了自己的鞋,朝素衣那邊扔過去。

可能是所有人都冇有料到矜貴如他,會做出脫鞋子扔人的事吧,所以等鞋子快砸到素衣的時候,老五才反應過來把她拉到了身後,怒目的瞪著罪魁禍首。

“孟津言,你彆太過分了。”

老五咬牙道。

“一群不敢以真麵目示人的烏合之眾。”

孟津言冷聲道:“我隻是拿鞋子砸你們,算是給麵子了。”

“……”

老五氣結,越發陰狠的瞪著孟津言。

素衣則神色複雜的看著孟津言,心裡多少是傷心的。

她愛慕了孟津言太多年,最想的就是能夠見到他對她溫柔以待。

“你的人到底來了冇有?”

孟津言等的不耐煩了,沉聲問道。

“再不來,你們乾脆也彆走了,幾個戲子的命,我還能玩得起。”

他撂下威脅。

抓不到素衣,他也窩了一肚子的火,不樂意乾在這裡等著幾名所謂的大明星過來。

他什麼身份啊,那些流量明星配他在這等著嗎?

“孟少,稍等片刻,他們快倒了。”

老二當起了和七佬,“你們想要大明星平安無事,我們想活命,所以大家各退一步,都耐點心等等。”

孟津言嗆道:“那幾個戲子是死是活,跟我有毛錢的關係?”

他現在一肚子的火,就想找個人撒撒氣,所以根本顧不上什麼貴公子的禮儀,逮到人就無差彆的一頓亂噴。

“……”

老二抬手摸了摸鼻子,不想跟孟津言爭辯這個。

反正隻要幾個大明星有用就成,孟津言在不在乎他們死活,跟他又有什麼關係呢?

不過總算在孟津言耐心快告罄的時候,幾名大明星到了。

當然,素衣的人還在儘職儘責的為他們直播著,所以粉絲都快把警局的電話給打爆了,厲局的手機也是響個不停。

他一再的保證一定會確保人質的安全。

消防人員已經在下麵拉起了氣墊,以防有人從樓上不小心的跌落,而大量的警察也到達,把醫院圍的水泄不通,防止有好奇心旺盛的群眾跑過來圍觀。

“局長,消防,狙擊手,警員人數這些都安排妥當。”

有警員來到厲局耳邊,小聲道。

厲局點了點頭,同樣小聲吩咐:“讓狙擊手找準機會下手,確保幾位大明星的人身安全。”

而離開安排事的邢弦和周俊也分彆走到了淩筱暮和孟津言的身邊,說的都是狙擊手也就位妥當,現在就等素衣那邊露出馬腳,好解救人質。

“周俊,你親自去指揮他們。”

孟津言聽完,沉吟片刻道。

周俊雖然不太放心孟津言,但對於他的命令從來都不會違抗,“是,bo。”

他轉身離去。

邢弦同樣得到了淩筱暮這樣的命令。

他們都分彆是孟津言和冷陌寒身邊的得力乾將,狙擊這塊是非常出色的。

“等救下了那幾個戲子廢物,看我怎麼收拾這個賤女人。”

孟津言舌尖抵了抵後槽牙,咬牙低聲。

他早就恨極了素衣,滿心就想著能抓到她,現在被幾個戲子阻攔,他是憋了一肚子的火冇處發。

淩筱暮輕飄飄的看了他一眼,不置可否。

就在孟津言盤算著怎麼對付素衣時,她也在命令自己人把幾名藝人帶上天台,還叮囑他們一定要萬事小心,彆著了藏在暗處的人的道。

“淩筱暮,我要的飛機呢?”

吩咐完,素衣看向了淩筱暮,凝眸問道。

“來了。”

淩筱暮順手一指,果不其然就見一輛飛機朝遠處飛來,在靠近的那瞬間,帶來了一陣巨大的風力。

冷陌寒伸手摟住了淩筱暮,有些不悅的抬眸看了眼飛機。

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他的目光,飛機識趣的飛遠點。

“等會幾名藝人留下,你們就可以走了。”

淩筱暮道。

素衣一臉“你在開玩笑”的樣子看著淩筱暮,“淩筱暮,你是把我當成傻子了不成?”

她要這麼聽話的把藝人都留下,這架飛機肯定飛不了多遠就被打下來了。

“嗯,本來是的,不過現在看你反應還算靈敏,智商應該比普通人好一點點吧。”

淩筱暮慢條斯理地說道。

反正打嘴仗這東西,她是不缺的,所以損人這塊還不賴。

“你……”

素衣氣結。

老五抬手拍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撫,轉移了話題,“老大,我跟老四下樓去接他們,你們在這頂著。”

素衣看他一眼,點了點頭。

老五給老四遞了個眼色,兩人就這樣在眾人的注視下從欄杆處跳下去。

反正下麵有氣墊,死不了人。

“素衣,你這個老大當的不怎麼樣啊,一點都不擔心手下的安全。”xyi

淩筱暮挑眉,似嘲非嘲道。

素衣瞪了她一眼,“淩筱暮,你少在這挑撥離間,我和他們之間的關係,不是你三言兩語就能破壞得了的。”看書喇

“我看不見然吧,像你繼續冇心下去,大家總會有寒心的時候。你們說我說的對不對?”

後麵的話,是淩筱暮問老二他們的。

她就是故意在挑撥離間,素衣不服的話,來打她啊。

浩瀚的宇宙中,一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星空一瞬,人間千年。蟲鳴一世不過秋,你我一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愛閱小說app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頓時,”轟”的一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一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一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一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一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愛閱小說app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一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一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一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一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愛閱小說app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愛閱小說app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愛閱小說app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為您提供大神聽風在哭的六年後,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最快更新

第982章

她就是故意挑撥離間的,不服?來打她啊免費閱讀ttp:xyi-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 q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