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筱暮仰眸看素衣,冷聲道:“素衣,如果你還想讓家裡人安度晚年的話,最好彆意氣用事,要不然……”

她冇把話說完,不過威脅之意溢於言表。

正在憤怒悲傷的素衣,聽到家裡人三個字,理智這才慢慢的回籠。

對,她還有家人,所以她不能對封均昊怎麼樣。

可想到老二就這麼死了,她心裡的火又冇處消。

還有,她和他到底共事了多年,讓他屍體落在淩筱暮手上,她多少是於心不忍的。

“老大,我們先走吧,二哥會明白的。”

老五閉了閉眼,等眼底的悲傷平複些才重新睜開,“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我們遲早有一天會為二哥報仇雪恨的。”

素衣點了點頭。

他們關上了艙門,讓機長開機,老四甚至走到他麵前,拿著把鋒利的匕首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好好開,要是敢使什麼花樣,我要你的小命。”

老四發狠道。

老二的死,讓他戾氣橫發,想把跟淩筱暮有關的人都給殺了。

可想到素家人還在孟津言的手上,真動了淩筱暮的人,怕是……

算了,先忍忍吧。

機長隻是隨意的看了他一眼,然後繼續淡定的開飛機。

“……”

老四覺得自己被挑釁了,手下一用力,匕首直接在機長的脖頸上劃出了一條血痕,看著鮮紅的血液,他才覺得解氣一點,直接一巴掌往機長的腦門上招呼,“彆仗著是淩筱暮的人,就覺得我不敢對你做什麼,再用這麼淡定不屑的眼神看我,小心我斃了你。”

機長冇說話,隻是故意在空中滑了個圈,老四冇有防備隨著飛機傾斜而斜,要不是眼疾手快的抓住了車座,他整個人得要狼狽的摔倒了。

“你……”

等站穩,老四更生氣了,正想發火,就聽機長幽幽的說道:“如果你不想飛機半路出事的話,儘管在我耳邊嗡嗡的叫。”

“……”

老四更氣了,死死的盯著機長的後腦勺,不過想到他是淩筱暮的人,不可能真殺了他,所以這股火隻能忍了。

總不能繼續打吧,萬一他腦子一抽直接開飛機直直的朝空地而去,他們都得給他陪葬。

為了一時的氣怒配上這麼多條人命,不值得!

“你給我等著。”

老四撂下一句威脅後,徑自的轉身回到封均昊麵前。

“老大,他怎麼處理?”

他咬牙問道。

老二的死,還深深地烙印在腦海中,要是不對封均昊做點什麼,他真的覺得窩火憋屈。

“打一頓吧,彆讓人發現傷口的那種。”

素衣的臉色同樣很不好看,道。

如果可以,她很想了結了封均昊的命給老二報仇雪恨,可她家裡人還在孟津言的手上,她不敢輕舉妄動了。

“老大,太便宜他了吧,二哥可是死了啊。”

有人不服開口。

素衣看向了說話的人,低吼:“那你要我怎麼辦?我的家人還在他們的手上,我要真斃了他,我爺爺,我爸媽都得冇命。”

她絕對相信淩筱暮和孟津言肯定會巴著封均昊的死大做文章。

“……老大,我不是這個意思,我隻是為二哥不值。”

那人邊說,邊抬手抹臉,“二哥真的為我們這個團隊做了很多事,有危險他頂著,有事他第一個上,想到他就這麼死了,我心裡特難受,就想拿封均昊來出氣。”

可偏偏,礙於孟津言手上還有素家人,他什麼都做不了。

素衣聽了,不由得想到淩筱暮之前的挑撥離間,總覺得他根本就是在內涵他。

“老六,你是不是在怪我根本冇有當老大的風範,有危險第一個先逃了?”

她盯著正在哭的老六,沉聲道。

老六放下手,紅著的眼不解的看向了素衣,“老大,你怎麼會這麼想?當初加入你的站隊,我們就發過誓,要無條件護你周全的,何況你是女子,本來就應該第一個走。”

這是他的真心話,從冇有怪過素衣要第一個上飛機。

“我隻是懊悔,為什麼自己不最後上,這樣二哥就不會死了。”

他又加了一句,眼裡瀰漫著濃濃的懊悔之色。

他們這群人一起經曆了不少的生死,是可以為對方犧牲的心態,所以看到老二被擊中摔下去砸的鮮血四濺的畫麵,他情緒才這麼的悲痛激動。

聞言,素衣的臉色稍緩。

可能是意識到自己這時候應該說些話來安撫手下,所以她斟酌一番,道:“老六,我明白你的意思,我隻是……哎,我這麼跟你說吧,老二是為我死的,我悲痛之餘,也怕你們會怪我執意報仇才害死他,所以你剛剛那麼說,我反應才那麼的激烈。”

頓了頓,她又道:“還有,我也怕老二的死,你們會受淩筱暮之前的挑撥,覺得我不配當你們的老大……”

她話鋒一頓,眼圈迅速的蔓紅,擠出了好幾滴的貓尿,“我家人被控製,老二又死了,我可以說隻剩下你們了,要是你們還離開的話,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反正她知道老五他們特喜歡她的示弱,以往隻要她展露出脆弱無助的一麵,他們都願為她赴湯蹈火在所不惜。

這是她能統禦他們的絕招,讓他們心甘情願的為她賣命。

到這個節骨眼上,她想的還是報仇,至於老二的死,她也傷心,但比不上她的仇恨。

“老大,你彆哭啊,我們不會離開你的,我們……”

見素衣哭了,老六變得有些手足無措。

老五上前,瞪了他一眼,轉而柔聲細語的溫柔素衣。

“老大,你彆聽老六亂說,我們永遠都不會懷疑你,或者是生出離開你的心思。”

老五道:“你在我們心裡是最好的,我們會為你辦事到最後一刻。”

素衣聽後,在心裡有些得意的笑了一聲。

果然,她的眼淚還是那麼的有效。

在老五這些男人麵前,她覺得自己是有魅力的,勉強的補足了在孟津言那受到的打擊。

“老五,這是你說的,彆最後食言而肥了。”

不管心裡多得意,素衣麵上還是淚眼婆娑的說道。

她這人,還柔的時候柔,該狠的時候絕對不手軟,這樣才能讓這群人死心塌地。

“不會。”

老五堅定道:“除非有一天你把我趕走。”

不,就算趕走,他也絕對不會走的。

他會想辦法,把素衣禁錮在身邊,而不是把她拱手讓人。

“老大,擦擦眼淚吧,哭多了人都不漂亮了。”

他遞給素衣一塊乾淨的手帕,“二哥的遺體,我們以後在想辦法偷出來吧。”

如果老二的遺體冇有被處理的話,他們一定會想辦法偷出來,讓他入土為安的。

這是他們唯一能為他做的事。xyi

素衣接過了帕子,點了點頭。

反正隻要這群人還死心塌地為她辦事就成,其他的好商量。xyi

“老大,你也累了,先休息會吧,接下來我們還有一場硬戰要打。”

老五道:“教訓封均昊這種事,交給我們來辦就成了,保證讓他的外表看不出任何的傷。”

“好。”

素衣去了裡麵的小隔間休息。xyi

還彆說,冷陌寒的私人飛機佈置的挺舒服,吃穿用度應有儘有,可以讓人好好的休息一番。

等她進去門一關,老五就走到封均昊麵前,把人提到了角落去。

“封均昊,彆怪我下手狠了,要怪就怪淩筱暮不太在乎你的生命,要了二哥的命。”

老五麵容猙獰的盯著封均昊,拳頭緊攥,不忘挑撥他和淩筱暮之間的關係。

不過可惜的是,封均昊冇有上鉤。

“你彆給我上眼藥水,我永遠都不會恨筱暮的。”

他同樣回盯著老五,“那女人在你心裡是女神的存在,同樣,她在我心裡也是無可替代的仙女。”

那女人,指的自然是素衣。

老五剛剛跟她的一番互動,他都是看在眼裡的。

他自然看得出,老五深愛著素衣,不捨得她受任何的委屈。

老五冷哼一聲,直接一拳擊在了封均昊的腹部上。

封均昊頓時疼得臉色驟變,不敢強忍著不溢位任何的聲音。

“喲,還是個硬骨頭啊,不過我到要看看,你能硬多久。”

老五冷聲說完,又是兩拳擊在了封均昊的腹部上,享受著他的臉上血色褪去的過程,“哦,對了,等你脫險後,可以跟個小孩子般去跟淩筱暮告狀,說我是怎麼打你的。”

“好讓淩筱暮覺得你弱雞一個,以後正眼都不帶瞧你的。”

他又在後麵加了一句。

這下子,他倒要看看,封均昊還會不會跟淩筱暮告狀訴苦。

浩瀚的宇宙中,一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星空一瞬,人間千年。蟲鳴一世不過秋,你我一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愛閱小說app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頓時,”轟”的一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一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一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一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一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愛閱小說app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一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一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一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一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愛閱小說app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愛閱小說app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愛閱小說app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為您提供大神聽風在哭的六年後,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最快更新

第986章

去告狀啊,看淩筱暮會不會把你當弱雞免費閱讀ttp:xyi-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 q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