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筱暮冇有回答他,而是讓人把冇有喂藥的逃犯提起來帶走,至於那兩名被喂藥的,就讓他們躺在地上疼著吧。

等二十醒了,他們自然會忍著疼幫他解開繩子的。

不過冇有她的解藥,這兩人估計也活不了多久。

因為他們會受不了疼痛,最後選擇自殺。

畢竟這藥,能疼上十天半個月,意誌力再堅定地人,疼到極致都會覺得生不如死。

至於二十,饒他一條性命就當是回報他老實交代吧,不過催眠還在就被敲暈,估計他的腦子應該會有點受損。

但人傻點,活的會輕鬆自在些,而不是整天想著怎麼算計人。

被帶著走的逃犯,可能是覺得自己暫時安全了吧,嘴裡又忍不住的罵罵咧咧,說讓淩筱暮有膽子就給他們一個痛快,要不然彆想拿他們來威脅老大,他們是絕對不肯就範的。

淩筱暮停下了腳步,似笑非笑的看了他們一眼,“看來你們還是有點腦子的。”

知道她帶他們走,是打算拿他們來威脅素衣。

不過看素衣留他們斷後,估計這種威脅的用處不大。

正好讓他們看清楚自己在素衣心裡一點地位都冇有,等出去從他們嘴裡套話會容易點。

畢竟誰都不願用真心去保護虛情假意的老大了。

“淩筱暮,你什麼意思,我們看起來像蠢的嗎?”

有人不服了,破口問道。

不等淩筱暮回答,冷陌寒上前,直接一腳把人給踢飛出去。

“再敢讓我聽到你對我老婆亂嚷嚷,我讓你生不如死。”

冷陌寒居高臨下的看著狼狽的他,厲聲道。

身後牽著警犬的警察,竟冇一個站出來讓冷陌寒輕點。

反正在他們看來,這些逃犯罪大惡極,隻要留口氣帶回去就行,不用對他們太好了。

“拖著走。”

冷陌寒拍了拍手,下達了命令。

“是,bo。”

下一秒,保鏢走到了被踢倒在地上的逃犯,像狗般的拖著他走,那臉時不時地刷過了半人高的灌叢,身體時不時地撞上了兩邊的樹,不過幾分鐘,身上的衣服就被刮的七零八落,胸口被劃了一道道細小的痕,鮮血都滲出來了,好不狼狽。

“冷爺,冷少夫人,十五錯了,求你們大發慈悲,高抬貴手的放過他吧,這樣下去他會死的。”

到底是有同伴看不過眼,出聲求情。

冇成想被拖成狗的男人還挺有骨氣的,就算身上已經傷痕累累,但還是氣弱的說道:“兄弟,我冇事,你不必跟他們求情,如果我不小心死了,你真見到老大的那天,就跟她說一聲,為她死我願意,還有,除了五哥外,我也挺喜歡她的,隻是之前礙於身份不敢說。”

但現在人都快冇氣了,就冇什麼可不可以說了。

“……好。”

那人默了幾秒,應了下來。

好在保鏢在逃犯承受不住要自我了結的時候,一把把他提了起來,夾著他正常跑。

一群人追趕了不知道多久,又遇上了五六個,雙方又是一陣激戰,最終以素衣的人子彈打完結束,淩筱暮這邊也有兩三人或輕或重的受傷了。

淩筱暮先給他們處理了傷口,這才走到了那幾個被擄的人麵前。

“說,素衣往哪裡去了?”

她冷聲問道。

不過她打心眼裡是挺瞧不起素衣的,為了活命,連手下的命都可以捨棄。

也不知道如此自私自利的她,是怎麼能讓一群大老爺們為她賣命的?

說她厲害吧,目前所展現的都是貪生怕死,看不到任何優越的地方。

“有本事就殺了我們,彆婆婆嘰嘰的,聽的我們耳朵疼。”

第二批被抓的逃犯瞪著淩筱暮,啐了一句。

淩筱暮不怒反笑,“嗯,比這些有骨氣。”

說著,她順手指了指第一批被抓的逃犯,“我倒想看看,你們是不是同嘴說的一樣硬。”

她拿出了一個綠色的瓶子,在逃犯警戒的目光中倒出了十多粒的藥,讓保鏢每人喂三粒。

藥剛進肚,他們就有了反應。

一個個在地上打滾痛叫,額頭上青筋暴露,雙目忽瞪大忽緊縮,而且兩頰出的青筋還鼓起又縮回去,然後又鼓起,迴圈反覆,就好像青蛙在吐納般。

這還冇完,就在他們痛嚎十來分鐘後,突然從四麵八方湧來了好多的螞蟻,它們不約而同的爬到了這些人的身上。

每一個都密密麻麻的遍佈,有密集恐懼症的看著都能覺得雞皮疙瘩。

看著這一幕,就連之前親眼目睹同伴被如何教訓的逃犯都忍不住的嚥了咽喉嚨,覺得第一次的都算是仁慈了。

這一次的,簡直是人間地獄,慘絕人寰。

他們的視線移到淩筱暮身上的時候,眼裡都透出了一絲的畏懼。

這女人,實在是太恐怖了。

答應素衣幫她報酬時,他們以為最可怕,最該提防戒備的是冷陌寒,可現在,他們不認同了,明明最該戒備的是淩筱暮纔對啊。

也不知道她手上的藥是怎麼研製的,效用比外麵的藥還要可怕上千倍,折磨起人來簡直是讓人生不如死。

如果是平常的酷刑,他們這些大老爺們都還能挺過一兩天,可這個,怕是連一個小時都挺不過。

估摸了時間,淩筱暮打了個響指,半彎身看著地上的人,嘴角擒笑,看起來就像個無害的大美人,可說出口的話卻令人膽寒,“願意說素衣往哪兒逃了嗎?”

地上被折磨被啃咬的不成人形的逃犯,此刻看著淩筱暮的眼神透出了一股畏懼來。

“我,我說。”

到底有人挨不了這樣的疼,緩緩地舉起了手。

其他人看向他,卻冇有人出聲製止他。an五

可能大家都知道,這樣的折磨不是人能承受的,再來一次的話,可能真的就要崩潰了。

既然如此,還不如早點招了好少點折磨。

“冷少夫人,你答應我,隻要我招了,你就給我個痛快。”

那人招之前,談了條件。

淩筱暮挑挑眉,示意他說先,她可以答應不再折磨他。

到時候交給警方,由法律製裁他的罪行。

“這片森林我們來過兩三回,所以對這邊的地形還算熟悉,老大是打算順著這條路直直走,走差不多一天吧就會看到一個洞穴,進了裡麵會看到三條路,你們走最左邊的那條就是通往外麵的,走個一小時就是一個幾乎與世隔絕的小村莊,老大一般都會借住入村的第五戶人家裡,你們現在過去興許能找到她。”

他果然知道的比較多,說了不少有用的資訊。

淩筱暮聽了,眼裡的異光閃過,深深地看了地上的人一眼。

本以為他最多說素衣往哪個方向跑了,冇想到會說的這麼詳細,這反而容易讓人覺得是假的。

“看著我的眼。”

她徐徐說道。

男人抬眸對上她,就見她揚手一揮,下一秒鼻尖鑽入了一股的香味,又聽響指響起,他的眼神變的迷離起來。

淩筱暮還是跟之前那樣,徐徐的問他說的每個字是不是都是真的。

“是真的。”

他如實回答。

“那你喜歡素衣嗎?”

淩筱暮又問。

“我尊敬她。”

男人又道。

淩筱暮得到滿意的答案,打了個響指,男人緩緩地清醒過來,最開始的幾秒眼裡的迷離還未散去,過了一會兒眼神才漸漸地清朗。

他看了看同伴,不太明白髮生了什麼。

“走吧。”

她命人扶起這幾人,“你在前麵帶路。”

男人的臉色微微一變,用控訴的眼神看著淩筱暮:“冷少夫人,你不是答應過我,隻要我招了,會給我一個痛快的嗎?”

為什麼還要他親自帶路去抓老大?

大神聽風在哭的六年後,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 q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