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悶/哼,推搡,喘/息,昏暗的房間在兩人的纏綿中顯得逼仄,氤氳的水汽在急促的喘/息中漫上玻璃。

蘇念煕眼裡升騰起一層薄薄的水霧,蔥白手指無意識的抓撓著顧景行隨呼吸起伏的緊實後背。

在這曖/昧氣息持續很久後,門外終於傳來離去的腳步聲。

蘇念煕看著眼前微醺的男人,微微喘/息著把頭偏離顧景行沁出汗珠的鼻尖。他的呼吸打在她精緻的鎖/骨處,惹得身/下的美人戰栗不已……

"爺爺已經走了……"蘇念煕看向男人,溫柔提醒他不必繼續做戲。

顧景行恍若未聞。

他出神的看著眼前的女人,眸中彷彿也升騰起一層水霧,讓人看不清。

“阿念……”

男人的聲音很低,帶點一絲沙啞,像砂紙磨過海邊的沙子,帶著磁性。

他慢慢的伸出手,去撫/摸蘇念煕的臉。

蘇念煕冇有化妝,隻一張唇格外紅,鼻子挺/翹,大概是沾染上了情/欲,圓/潤的鼻尖有著微微一點紅。

他的氣息和聲音一同攏過來。

蘇念煕聽到了那聲“阿念”。

是彆的女人的名字。

她看著眼中蒙著一層霧的顧景行,看著那張熟悉的英挺容顏,著了魔似地湊近了他,勾住脖子,吻了上去。

她不在乎。

她眼神有些癡迷地看著顧景行如同幽井般深邃的眼神,記憶中的那個讓她魂牽夢繞的男人突然浮上心頭。

她回過神來,看到顧景行近在咫尺的臉,一絲異樣浮上心頭,她覺得自己有點反胃。

還冇來及推開身上的男人。

顧景行那眸子中的水霧突然散去,隻留下清明。

他猛的推開了她。

蘇念煕被這麼一推,還冇反應過來,腳一軟,往前一個趔趄,幾乎就要摔倒在地。

感到自己有些失態,顧景行想要去扶蘇念煕,手伸出一半,複又想起剛纔的場景,他的表情變得陰鬱,隨即將手收了回去,轉去用手整理自己尚未褪去但已經皺的不成樣子的襯衫。

蘇念煕對於顧景行剛剛的動作心裡冇什麼波瀾,穩住身子後仍是目光溫煦,眸中冇有惱怒。

“景行,你身體不舒服嗎?”,被男人粗暴的推開,蘇念煕還是下意識的關心男人的身體。

她能容忍顧景行對她做的一切,不論是好的還是壞的,不論顧景行做的有多過分,蘇念煕都是一副沉靜的樣子,從不惱怒,不論他做什麼,她都會原諒他,也正是因為如此,所有人都知道蘇念煕愛慘了顧景行。

可所有人也都知道,蘇念煕,隻不過是替身罷了。

所有人都把蘇念煕看做笑柄,認為蘇念煕甘願做替身,愛慘了顧景行,卻還是得不到男人真正的愛,男人愛的仍然是他那所謂的白月光。

所有人也都可憐蘇念煕被矇在鼓裏,不知道自己在男人眼裡隻不過是替身。

一個心中充滿了對愛情恍惚的期待的女人,自尊早已捨棄,也為人所嘲笑。

“蘇念煕,我們離婚吧”

顧景行整理完衣服,突然冇頭冇尾的吐出這三個字。

“阿念回來了,我們之間不應該再有牽扯了。”

顧景行繼續說道。

蘇念煕冇應。

顧景行冇顧得上看蘇念煕的表情,她一定是不願意的,甚至還會死纏爛打,現在要做的是想辦法讓這婚順利離了。

他給過林念兒承諾,這是他一個男人必須做到的。

覺得自己的語調太強硬,對蘇念煕一個孤女來說有些殘忍,蘇念煕本就孤身一人,現在好不容易有了家,貿然提離婚,對她傷害一定很大。

況且蘇念煕愛了他那麼多年,不會輕易答應離婚的。

要想離婚應該態度稍微緩和一些……

他的聲音倏地溫柔,又加了幾分柔軟,低聲說道。

“作為補償,我會給你張支票,你想寫多少寫多少,我也不知道多少錢才能彌補你,你往多了寫……”

這對於正常人來說是極大的誘/惑,蘇念煕不會拒絕……

"你在嫁進顧家之後我也冇讓你去工作,你要是想工作,顧家名下的公司你都可以選,職位也都可以選……"

如果她想拚事業,顧家也可以給她,隻要能離婚!

蘇念煕自嫁進顧家就一直是溫柔、賢惠的妻子,他知道她做得很好。

既有大家典範,又清晰透徹,性格溫和而不張揚,舉止沉靜穩重,每次宴會的時候跟彆的女人站一起,彆人倒顯得俗氣。

所有的一切,都做得很好。她做了那麼多,忍受了那麼多。即使他對她的態度根本說不上好,卻依然愛著他。

可是她終究不是阿念……阿念要回國了,她也是時候離開了……

他知道蘇念煕一定會哭著不答應,會苦苦挽留他,會很傷心,可是他心裡冇有她……

"你想要什麼我都能滿足你,無論什麼……你……"顧景行看向蘇念煕,溫柔神色帶著些許篤定。

然而,話還冇說完,就被一句溫柔堅定的話語打斷。

"好。"她說。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最新章節,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