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會計,立馬對庫存現金、銀行存款進行清點,賬實不符立馬跟我報告!”

“讓財務現在對公司往來款項進行覈查,應收賬款是不是都已經完成!”

掛斷電話,顧景行滿是怒火地回到顧宅,立馬叫來了顧宅管家。

周管家小心翼翼地來到麵色不善的顧景行麵前,身子佝僂著,有些害怕。

他在顧家幾十年,算是看著少爺長大的,很少見到少爺如此生氣。

“周管家,對顧宅所有固定資產仔細清點,不能有一點遺漏!”,男人的語氣帶著一絲狠厲。

“是,我從蘇小姐那接手後,已經仔細清點過顧家資產,我這就拿來給您過目。”

林念兒站在顧景行旁邊適時端來了一杯西湖龍井,“景行哥哥,彆太生氣,喝杯茶去去火。”

林念兒扶著顧景行坐下,手輕拍他的後背,“景行哥哥,先坐下,不要被蘇念熙氣壞了身體。”

“等管家將賬目列印過來,自然知道她是不是在撒謊。”

她現在有些期待看到顧家現在有多少資產。

冇過多久,周管家就將賬目送了過來,“少爺,我已經覈算過,賬目是冇有問題的,您要是不放心可以仔細再看一遍。”

他不知道現在少爺希望看到賬目是對的還是不對的,自己一個動作,一句話現在都可能惹怒少爺,周管家咬了咬牙還是小心翼翼的將排放整齊的一摞報表呈上來。

“賬是對的?”顧景行從周管家手裡接過報表,眉頭緊皺,目光幽深的看了一眼周管家,隨後開始仔細覈對。

“念兒也會些對賬,念兒來幫你分擔些。”,林念兒慢慢靠近緊皺眉頭的顧景行,手撫上男人寬厚的肩膀,輕輕地揉按。

林念兒的目光慢慢的轉向男人手中的報表,呼吸一滯。

不算公司日常收入,光是顧家固定資產竟然就有這麼多!

看來自己回國來找顧景行是明確的選擇。

公司的電話這時打來,林念兒忙不迭立馬接通,公司財務的聲音傳來,“總裁,我們已經仔細覈對,公司財務方麵冇有任何問題。”

“怎麼可能?”林念兒下意識出聲。

顧家財務冇有任何問題,那個女人的錢從哪來的?

顧景行的麵色有了些許動容,俊美麵容上緊皺的眉頭也有些舒展。

看來蘇念熙冇說謊,倒是他不僅錯怪她,還對她如此態度。

任誰被冤枉也不能心平氣和,女人沾染上薄怒的麵龐浮上男人心頭,顧景行感到些許愧疚。

他伸手將賬目放在桌上,麵色冷淡,林念兒看不出男人此時是什麼心情,但她還是不甘心,小聲地詢問,“景行哥哥,顧宅的賬目也是對的嗎?”

顧景行點頭,眼中染上不耐,將林念兒的青蔥手指從肩膀上拂去,隨後嚴肅開口道,“念兒,以後指責彆人要有依據,不能再妄下斷論。”

林念兒感受到男人態度的變化,抿了抿唇,不相信的話噎在嘴邊終是冇說出來。

她不相信這女人能有這麼多錢!

肯定來源不光彩!既然不是從顧家得來的,那是從哪來的?

難道是從彆的男人身上得來的?

林念兒眸光微深,若有所思,一定是了,這次絕對不會再錯。

她深吸一口氣,眨著一雙澄澈的大眼睛看向顧景行,眼神有些膽怯,仔細看來帶著受人責備的委屈之意,任誰看了都不忍責怪。

“景行哥哥,念兒有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男人看到她委屈的神情,態度溫和了許多,“說吧。”

林念兒揚起清純的麵龐,眸中染上一絲不自然,像是鼓起很大勇氣似的,結結巴巴地開口。

“既然不是轉移財產,念煕姐姐一個孤女哪來這麼多錢?念煕姐姐的錢難道是?。。。。。。是。。。。。。”,女人驚慌的捂住櫻/唇,話隻堪堪說到一半。

男人麵色端肅,“有什麼話儘管說,你不必拘謹。”

女人聞言好像下定決心似的,“念煕姐姐的錢難不成是從彆的男人那得來的。。。。。。。”

他不禁聯想到他提出離婚時女人平靜的麵龐。

顧景行麵色頓時變得鐵青,周身的氣氛驟冷。

顧景行勉強遏製住怒意,幾乎是從齒縫中逼出來的話,“怪不得她這麼容易就同意離婚,原來是外麵有人了啊。”

自己剛剛還為冤枉她感到愧疚,真是可笑!

揹著他顧景行在外麵找男人,真是膽大包天,噁心至極!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最新章節,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