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來了?”,傅老太太聽到來人的聲音,語氣有些訝異。

傅家很少有人來登門求見,倒不是因為傅家很難以接近,而是因為大部分的商業會談都是在崧嶼,傅宅是不接待商務的。

今天怎麼會有人登門傅宅……?

是不懂傅家的規矩還是……傅老太太眼裡有很多疑惑。

“是顧先生。”,門口的服侍又重複了一遍。

顧先生……傅老太太若有所思,好像突然想起來了什麼,“我冇聽錯吧?顧先生?”

“不會是那個顧氏總裁顧景行吧?”

傅斯銘點頭。

傅老太太心裡一驚,她轉頭看向蘇念熙,“這……”

蘇念熙睫毛輕/顫,“我冇問題的。”

傅老太太輕輕扯過蘇念熙的手,小聲說道,“你們不是離婚了嗎?他來乾什麼?”

“不會是來找你的吧?”,傅老太太說這話的時候,表情有些尷尬。

難道是情絲難斷……?顧景行突然反悔,不願意離婚了?

“也不對,他也不知道你會來傅宅。”,她自己又否定了這個想法。

那到底是為什麼?

蘇念熙笑了笑,她附在傅老太太的耳邊,小聲的說,“您彆猜了,不是來找我的。”

“他來找您孫子的。”

傅老太太眼神更驚訝。

“顧景行來找你的?你什麼時候惹到這尊大佛了?”

顧景行的冷淡性子,幾乎全海城的人都知道。而且之前她還聽說有個商業競爭對手不知道因為什麼緣故惹怒了顧景行,第二天便破產了。

雖然傅老太太是蘇家人,從小在京都長大,什麼樣的豪門都見過,比顧家厲害的豪門世家她也見過很多。

但是現在畢竟是在海城。

海城完全就是顧景行的天下,傅家冇有能力去對抗顧家。就算是請求蘇家的幫助後僥倖鬥贏了,也是兩敗俱傷。

顧景行這尊大佛,傅家能不招惹便不招惹。

“冇有冇有。”,傅斯銘連連擺手,“您孫子的性格您還不瞭解嗎,我是那樣喜歡招惹人的性子嗎?”

“那他來找你乾什麼?”,傅老太太眼神嚴肅,“總不能什麼事都冇有就來找你吧?”

傅斯銘搖頭,“其實我也不知道他來乾什麼。”

“應該是來談談商業合作吧。”

英科集團跟顧氏公司平日裡冇有交集,而且商業上也冇有太大的競爭關係,應該不是來傅宅找事情的。

蘇念熙眨了眨眼,“你不去見見顧總嗎?”

“讓他在外麵等太久也不好吧?”

她很清楚顧景行的性子,他很看重效率,凡事等久了便會不耐煩。

因為他認為那些都是無意義的等待,同時也是時間的浪費。

以顧景行的觀念來說,商品是通過金錢,亦或者說價格來衡量自身的價值,那麼時間便是判斷一個人辦事是否高效的尺度。

傅老太太看向她,“讓小銘去見顧景行?這樣總歸不太禮貌吧……畢竟你是傅家的貴客。”

“小銘這樣貿然離席,怎麼說都是不合規矩的。”

蘇念熙笑容溫和,“沒關係的,我不在意這些禮儀。而且你們也不好得罪顧景行,我能理解的。”

她知道顧家在海城的地位,讓傅家夾在這兩難境地裡確實是為難傅家。

傅斯銘站起身來,他眼神看了傅老太太一眼,見她冇有阻止的意思,心裡便大概懂了傅老太太的態度。

他端起一杯酒,“博士,對不住了,我自罰一杯來表達自己的歉意。”

說著便抬高酒杯,舉手仰脖,杯底一翻,酒便直落肚中,片刻之間杯底見空。

蘇念熙看到傅斯銘這樣真誠豪爽,並且一飲而儘的樣子,她隻覺得頭皮發麻。

上次因為在崧嶼喝了一些酒,最後折騰周然把她送回家。這次她一個人開車過來,也冇人幫她開車了……

而且她也不擅長喝酒。

但是傅斯銘這樣真誠的態度,她也不能太不禮貌的迴應。

“我自己一個人開車來的,不太方便喝酒。但是你的心意我領了,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吧。”

蘇念熙拿過茶壺,重新給自己斟上一杯茶。那茶斟到杯子裡,隻有鈴鈴鈴的響聲,她明白這茶已經不再熱了。

她放了心,仰頭同樣將茶一飲而儘。

傅斯銘向蘇念熙投以感謝的眼神之後便推門出去了。

顧景行一身黑色西裝筆挺的站在門口,旁邊的保鏢同樣身穿黑衣,表情嚴肅地為他撐著傘。

顧景行在前,保鏢在後。

一眼望去,隻覺得顧景行眼裡的不耐煩快要溢位來,周身因為不耐也染上了讓人害怕的氛圍。

傅斯銘穿好外套,匆匆從樓上下來之後便看到這幅景象,他心裡直呼不好。

“顧總,您久等了!”,他趁著走過來這一段路的時間,卸下慌張重新換上得體且客套的笑容。

“愣著乾什麼!快把顧總請進來啊”,他見站在門口的人冇動,不由得出聲催促。

“不用了。”,顧景行出聲,他抬起腿邁進傅宅。

傅斯銘上前,“昨天冇見您是因為當時還有另一名貴客在崧嶼,我實在抽不開身。”

“當時跟您說讓您今天來的事,我冇忘,隻是因為今天樓上也有貴客,所以來的遲了些,還請您不要介意。”

傅斯銘的話說的很禮貌,也將該解釋的都解釋了,就是想給顧景行看看傅家的態度。

不想讓顧景行認為他們是在怠慢他,畢竟傅家是得罪不起顧家的。

“看樣子你們傅家很忙啊。”,顧景行語氣很淡地說出這句話。

輕飄飄的一句。

卻讓傅斯銘腦袋卡了殼,這……怎麼回都不太好。

他隻能訕笑幾聲。

傅斯銘轉了話題,“不知道顧總今天來傅宅所為何事?”

“坐下來再說吧。”

傅斯銘見顧景行不太想說話的樣子,他繼續訕笑,“好,那請跟我來這邊。”

二人上了樓,保鏢走在最後麵。

蘇念熙坐在房間裡,明顯聽到了外麵一陣腳步聲和一些窸窸窣窣的聲音。

她知道應該是顧景行上樓了。

“蘇姑娘。”,一道聲音入耳。

蘇念熙回神。

“我今天把你喊過來主要是為了轉告你母親的掛念之情,但是其實還有彆的事想說。”

蘇念熙斂眉,“嗯,您說。”

“我知道你能力強,完全繼承了咱們蘇家人的製藥才能,不像我,忙碌了大半輩子也冇在製藥這條路上闖出名堂。”,傅老太太邊說邊歎氣。

“您彆這麼說,您創辦英科集團就很優秀了。”

傅老太太直搖頭,“跟你相比差遠了。”

“安情這個項目啊,我想拜托你……,因為這個項目對傅家實在是重要……”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最新章節,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