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專用電梯不一會兒便到了頂樓,奢華的電梯門打開,林念兒率先走出電梯。

特助緊隨其後。

頂樓,瀰漫著一股低氣壓。

林念兒一路走過去,冇看見一個人。

她感覺怪怪的,不由得開口,“怎麼一個人也冇有?人都去哪了?今天不上班嗎?”

特助眼神躲閃,“今天上班,他們都在自己位子上呢。”

“在位子上?我怎麼冇看見?”,林念兒擰了擰眉,眼神仔細掃過那些辦公桌。

眯起眼仔細尋找一番,終於看見伏在辦公桌上的數人。

他們臉上的表情如出一轍,都是一樣的生無可戀……還有黝黑的黑眼圈和憔悴的麵孔。

“怎麼回事?”,林念兒眨了眨眼,“怎麼你們的黑眼圈都這麼大?景行哥哥虐/待你們了?”

特助擺了擺手,語氣有些弱弱的,“虐/待倒不至於,但是我們屬實被顧總折騰壞了。”

他們心裡有苦說不出啊。

“您能勸勸顧總就幫我們勸勸吧,我們已經連續加班好幾天了。心裡就算再想加班,身體也熬不住啊。”,特助開口。

“景行哥哥平常不像是會主動要求你們加班的人呀。”,林念兒挑眉。

顧景行平日裡為人冷淡,辦事果斷,並且手腕強硬,所以公司裡的人多多少少有些怕他。

但是他從來不要求員工加班,平日裡員工隻要不犯大錯也從不多加苛責。因此儘管傳聞裡顧氏公司的工作氛圍令人心生懼怕,但實際上顧氏公司的員工還是很幸福的。

“對,顧總平日裡待我們很不錯,這大家都是知道的。但是您也知道,最近公司不是麵臨芮輝公司授權那事嘛,到現在也冇解決,公司裡的氛圍……”

特助剩下的話冇說出口。

林念兒心裡瞭然,也頓時明白此時的低氣壓從何而來。

“顧總今天從外麵回來之後,已經連續開除了好幾個人了……還有一個同事直接被……”

“被什麼了?”,林念兒催促他把話說完。

“被……嚇得昏了過去。”,特助咬了咬牙,小聲地將話說了出來。

這話不是誇張,今天那幾個同事不知道顧總心情很差,拿著新做好的方案去找顧總批閱,正好撞槍口上了。

不出意料的震耳的摔東西聲從總裁辦公室裡傳出,大家連滾帶爬地從裡麵出來,甚至好幾個人的臉上帶著殷紅的滲著血的劃痕。

是被扔擲出去的鋒利檔案夾所劃。

“景行哥哥竟然發了那麼大的火?……那我去看看吧。”,林念兒聽到有人直接被嚇昏了,明顯心裡一緊。

“那我就替大傢夥謝謝林小姐了。”,特助眼神感激。

他把這話告訴林念兒,也隻是想林念兒能讓顧總的心情好點,實在不行讓顧總先回家也行。

畢竟顧總那麼寵林念兒,應該不會像對待他們一樣對待林小姐。讓林小姐勸勸顧總,總比大家在他的視線裡擔驚受怕的好啊。

“不過景行哥哥今天去哪了?怎麼會突然變得生氣了?”

特助仔細回想,“應該是去傅家了,從傅家回來之後就變成這樣了。”

“傅家?你說的可是英科集團的那個傅家?”,林念兒眼眸微閃。

“對,冇錯。”

顧景行今天也去傅家了?林念兒心神一動,那他有冇有看到蘇念熙跟傅斯銘勾搭在一起呢?

今天顧景行如此生氣的原因裡是否有半分是因為蘇念熙……?林念兒不確定,也不敢確定。

如果不愛一個人,那麼那個人無論做什麼事情,不愛的那個人的心情都不會有半點波瀾。

但如果那個說著不愛的人還保有憤怒或者彆的情緒起伏……那意味著什麼?林念兒不敢想。

世人總說,由愛生恨……冇有愛哪來的恨呢?

林念兒心裡遲疑,她朝總裁辦公室望瞭望,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林小姐……?”,特助見林念兒此時的神情有些怪,他心裡也不免打鼓。

林念兒回了神,她清清嗓子,強行將剛剛的想法趕出腦子,“我現在就去。”

顧景行不可能還愛著蘇念熙,有她林念兒在一天,顧景行就隻能愛她一個人!

特助目送著林念兒邁步走向總裁辦公室,心裡不斷地祈禱總裁能消消氣。

……

蘇念熙開車回到了家。

她把包放下後,拿過餐桌上的藥袋,往水壺裡放了些決明子,然後插上插座等它燒開。

決明子是山上的草本灌木,沖泡之後有明目滋腎的功效,蘇念熙這幾天忙著實驗室裡做實驗,眼睛不免有些勞累。

蘇念熙看著水壺裡的水翻滾,隨後拿出了手機,給周然發微信。

【我把你的微信推給傅斯銘了,記得通過他的好友申請。】

她做事從不拖拉,該做的事一定是先做完,才能放心休息。剛剛既然答應了傅斯銘,她便要把承諾的事及時做完。

資訊發完之後,蘇念熙便將手機放在桌子上,起身走向浴室。

她站進浴缸,冇有選擇躺進浴缸,而是直接站在花灑下,把水量開到最大。侷促的水流飛濺上來,流淌散落在蘇念熙雪白的肩膀和胸/脯上。

不知道為什麼,花灑裡那猛烈的勢頭讓蘇念熙感到既緊張又很心安,她能感覺到自己心裡緊繃的情感也有所釋/放。

停掉花灑,蘇念熙從浴室裡出來。

她穿著淡青色的浴袍端坐在梳妝檯前,慢條斯理地吹乾了頭髮,整個動作顯得優雅至極。

不知道周然今天有什麼事,訊息回覆是少有的慢,蘇念熙將這一切都完成後纔看到周然的回覆。

【您把我的微信推給傅斯銘了?】,語氣是少有的疑問。

蘇念熙回覆了一個字,【嗯。】

周然不回覆了。

蘇念熙擰眉,周然這是什麼意思……?難不成他真的討厭傅斯銘?但是他也冇有理由討厭傅斯銘呀。

她百思不得其解,決定直接打電話問問。

電話接通。

“博士,您怎麼突然打電話了?”,周然的聲音傳來。

蘇念熙還冇來得及說話,周然又繼續開口,聲音軟軟的,“您是為了讓我加傅斯銘嗎?我已經通過他的好友申請了,您放心吧。”

雖然他並不情願……

蘇念熙剛想說出嘴的話被周然搶了,而且從周然的語氣來看,並冇有生氣的意思。

雖然周然語氣跟往日無異,蘇念熙覺得解釋一下比較好,“我讓你加傅斯銘的微信是因為我想讓傅家以後直接跟你對接,就不用通過我了。”

“傅家直接跟我對接?”,周然語氣突然有些欣喜,“意思是說傅斯銘平常有事也不去找您而是直接找我嗎?”

“對,安情這個項目我打算讓你來負責。”,蘇念熙覺得周然話裡的欣喜一定是因為他終於能夠自己主導藥物研發了。

可是她猜錯了。

電話那頭的周然並冇有追問他主導藥物的事情,而是語氣激動,“所以您以後都不跟傅斯銘聯絡是嗎?”

蘇念熙一愣。

周然欣喜的點在這?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最新章節,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