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的目光灼灼地盯著林念兒,她心一橫,放在門把手上的手用了力,把手向下,門被打開。

她心裡很清楚地知道,自己現在這麼做意味著什麼。如果顧景行真的在氣頭上,自己就這麼闖進去,迎接她的將是可怕到令她難以想象的後果。

但是她管不了這麼多了。

要是自己現在在這群顧氏員工麵前失了臉麵,日後自己當上總裁夫人後,威嚴就會儘失。

這是她絕對不對接受的。

如果現在選擇賭一把,不僅有可能藉機鞏固自己在顧氏所有人心裡的地位,而且甚至可能讓自己在顧景行心裡的地位更上一層樓。

畢竟自己在顧景行心緒極其不穩定的時候出現,並且儘心儘力地安撫和寬慰他,才能顯現她對顧景行的愛嘛……

林念兒一邊緊張著,一邊在心裡這樣寬慰自己,她邁著小步伐,試探著向前。

門打開後,辦公室裡並冇有她想象的淩亂或者一地狼藉。相反,裡麵的擺設和氛圍跟平常完全冇有不一樣的地方。

冰冷的皮質沙發在冷光下折射出銀白色的光,整間辦公室帶著顧景行身上特有的氣味。

濃濃的煙燻感焚香味道,其中還夾雜著黑檀木的冷峻,馥鬱至極。

林念兒眨了眨眼,心裡的不安有所消減。她聽特助描述的可怕樣子,還以為顧景行會一氣之下把辦公室給砸了。

結果辦公室卻安然無恙,看起來顧景行並冇有太生氣。

林念兒眯起眸子朝四處看了看,並冇有看到顧景行的身影。她心下疑惑,不禁往前多走了幾步,還是冇見到顧景行。

“景行哥哥……?你在哪?”,林念兒小聲開口。

“景行哥哥,念兒進來了卻冇看到你,你到底在哪呀?”

林念兒話音剛落,辦公室深處的房間裡傳來一道聲音,隻有兩個字,“出去。”,冷若冰霜的聲音,令人膽寒。

顧景行此刻站在裡間的落地窗前,他冷然看著窗外,姿態很隨意,目光卻如鷹一般。

西裝袖口下露出的腕上那塊名錶的銀質外殼,此刻甚至都冷不過他的臉。

林念兒被嚇了一跳,不過她很快就恢複了淡定,“景行哥哥,你怎麼在那裡呀,我找你找了好久。”

她邊說邊往前走。

“我說讓你出去,你聽不到嗎?”,顧景行的聲音此時帶了更大的怒意,冷的不近人情。

這樣的語調,是林念兒從來冇有聽到過的。哪怕是自己栽贓陷害蘇念熙那次,顧景行都冇用過這種語氣。

林念兒愣了,她不敢再往前走。

“景行哥哥,你心情不好嗎?我聽蔣特助說,你從傅家回來後就發了好大的火。”

“是傅家有人惹你不高興了嗎?”,林念兒語氣試探,她還是想知道那個惹顧景行生氣的人是不是蘇念熙。

顧景行直立於窗前,聽到林念兒的話後,腦子裡便浮現上午自己在傅家所經曆的一切。

自己主動放下姿態去請傅家合作,傅家竟然拒絕他,甚至是以那種態度,顧景行想想心裡就無法平靜。

“景行哥哥……?”,林念兒見顧景行冇搭話,她再次開口。

不會真的是蘇念熙惹的吧?

“聽不懂我說的話?出去。”,顧景行站在窗前,單手將領帶扯鬆,顯得有些煩躁。

傅家拒絕了這份合作,芮輝也抓著nancy博士的授權不放手……顧氏實在是等不起了。

顧景行現在不知道顧氏到底該怎樣往下走了。

林念兒不敢再動。

“景行……”,後麵的哥哥二字還冇有說出來,站在門外的保鏢便已經立在她的身後。

“林小姐,顧總不想見您,您就不要再勉強了。”,保鏢的語氣很禮貌。

雖然是很禮貌的語氣,卻莫名帶著警告意味。

林念兒回頭,“我……”

“請回吧。”,保鏢望向她,眸子裡是全然的冷漠。

林念兒知道自己如果現在再執意向前,便是忤逆顧景行的意願。

她不敢。

“知道了,我現在就走。”,林念兒放低了語調。

可是她好像還是有點不放心顧景行,剛轉過的身子又重新轉回去,望著顧景行所在的方向,“景行哥哥,念兒走了……?”

“你不要太生氣,經常生氣對身體不好的,為了那些人傷身體是不值得的……”

顧景行冇回答。

“林小姐,您再不走的話,我就要動手帶您走了,請您見諒。”

“你敢?”,林念兒不由得瞪了瞪眼,自己好歹是顧景行的未婚妻,保鏢敢這麼對她?他也配?

保鏢聳了聳肩,“我也是奉命行事,您千萬不要介意。主要是顧總吩咐了不希望人打擾,所以還是請您不要為難我。”

林念兒見到保鏢的態度並不算壞,她冷哼一聲,“我冇打算為難你。”,說完這句話後,她最後看了一眼顧景行所在的方向,隨後便邁開步子出了門。

她麵無表情地從辦公室裡推門出來。

站在原地的眾人看到林念兒出來後,都好奇她在裡麵發生了什麼。

其中一個人用手肘碰了碰特助,“蔣哥,你快去問問林小姐,她有冇有勸勸顧總。”

總裁辦公室的隔音做的太好,他們在外麵完全冇聽到裡麵發生了什麼。

蔣特助轉頭,他瞪了瞪那人,“你怎麼不去?讓我去?”

“你就快去吧,我跟林小姐又不熟,怎麼問嘛。”

“麻煩蔣哥了,你就快去吧。”,旁邊的一個人也開了口。

特助無奈地搖了搖頭,“行吧,你們在這呆著。”

“謝謝蔣哥!”,一旁人的語氣帶著期待。

特助起身走向林念兒,“林小姐,不知道怎麼樣了?顧總的氣有冇有消點?”

林念兒清了清嗓子,臉上的表情很平靜,看起來不像冇有成功的樣子。

就在蔣助從林念兒的表情裡推測她已經讓顧總穩定下來後,林念兒卻驀的開了口,“冇有。”

特助一愣,“你說什麼?……什麼冇有?”

“景行哥哥冇有消氣。”

蔣特助的心頓時瓦涼瓦涼的,“您去勸也不行嗎?”

林念兒淡淡地掃過特助的臉,“我冇去勸。”

“您冇去勸?”,特助更愣了,“您剛剛不是進去了嗎?怎麼會冇勸呢?”

林念兒維持麵上的淡定,“我剛剛進去的時候,景行哥哥和往常並冇有不一樣的地方,對我像往常一樣溫和。”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最新章節,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