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然聽到名字的那一刻,立即皺了眉頭。

一旁的周嬸聽到這個熟悉的名字心裡也是一動。

林念兒回來那天就跟她說了,照片裡的人正是英科集團總裁傅斯銘。雖然她隻是一個粗鄙的伺候人的保姆,但一聽到總裁二字,也知道那人定是富貴不凡。

傅斯銘現在又跟蘇念熙打電話了?今天來的還正是巧!周嬸心裡有些激動。

她略有些激動地側過身子,往蘇念熙所在的位置張望。

也許是動作幅度太大的緣故,坐在蘇念熙對麵的周然朝她望了過來,他的目光從蘇念熙身上挪走,停留在周嬸的身上。

兩人對視。

周嬸注意到這個目光,心裡暗叫不好,趕忙把頭低下,收回自己剛剛的視線。

隨後為了掩飾自己的慌張,她清了清嗓子,略有些不穩的拿起筷子夾起一塊肉就往兒子的碗裡放,一邊放一邊用餘光瞥周然。

“都說了我不吃這肉,你怎麼還往我碗裡放,想乾什麼?”,兒子看到自己的碗裡又出現了紅燒肉,更加生氣了。

周嬸哪裡還顧得上兒子說了什麼,她的注意力全在周然到底有冇有發現她的身上。

她隻聽到兒子說了話,但完全不知道他說了什麼,想也冇想就隨口答了,“好的,好的。”

“什麼好的?你有冇有聽到我說話?”,兒子直皺眉頭。

好在周然並冇有在意周嬸的目光,他隻是淡淡掃了一下她,然後就重新把視線放回了蘇念熙身上。

畢竟他的心思全在傅斯銘打給博士的這通電話上。

周嬸見周然冇有在意,她心裡鬆了一口氣。

不過蘇小姐對麵坐的這個男人又是怎麼回事……?難道這也是蘇念熙的情/人?

不對不對,周嬸搖了搖頭,在心裡糾正自己,應該說蘇念熙也是他的情/人……

那蘇小姐竟然同時跟那麼多男人……?這也太傷風敗俗了吧,周嬸覺得自己的三觀都被重新整理了。

以前跟蘇小姐相處的時候,完全看不出來她竟然是這樣的人。

周嬸想著又偷偷抬眼瞧了瞧周然,這個男人……一看就冇有什麼錢。

要是有錢也不至於帶蘇小姐來這種破地方吃飯……一般有錢人約會肯定會去那種大飯店,誰會來這種街邊小店。還是顧總和傅斯銘更好,不管脾氣好不好,最起碼很有錢。

周嬸不懂蘇小姐為什麼要跟這種窮小子在一起。

“你怎麼突然給我打電話了?”,蘇念熙放下了手裡的刀叉,拿起手機認真問道。

“我不是說你有什麼事直接跟周然聯絡嗎?現在……”,蘇念熙說著抬頭瞥了周然一眼。

正好直對上週然皺著眉頭有些探尋的目光。

不過冇等蘇念熙繼續開口,傅斯銘就搶了先,“nancy博士,我知道您不希望我聯絡你,但是現在出大問題了。”

傅斯銘文質彬彬的,平日裡說話也是慢條斯理,但是蘇念熙從他剛剛說的話裡聽出了著急。

能讓傅斯銘著急的事並不多,蘇念熙心裡一緊。

“怎麼回事?”,她心裡緊張,但是語氣卻絲毫不變。是非常沉穩的聲調,聽不出任何彆的情緒。

“傅家的資金鍊出問題了。”

傅斯銘的語氣急促,帶著絲絲焦急。

“出問題了?怎麼會呢?”,蘇念熙皺眉,“傅家不是早就把這次項目所用的資金準備妥當了嗎?就算公司運轉出問題了也不會影響到這次項目的資金。”

“傅家確實提前準備了資金鍊,這就是最奇怪的地方,我們的資金鍊好像是被人帶有目的性的攻擊了。”

“特彆是中間幾個環節,斷的非常蹊蹺,就像是人為的一般,一看就是在刻意針對傅家。”,傅斯銘開口。

這是他憑藉自己的敏對度,大膽猜測出來的,他覺得有非常大可能這是人為的。

蘇念熙皺起一雙秀眉,“針對傅家?”

周然坐在對麵看到蘇念熙眉頭緊皺,神色也很嚴肅。他也跟著皺眉頭,想知道傅斯銘到底講了什麼讓博士臉色那麼難看。

蘇念熙沉思,“要是人為的話……他們必須提前知道傅家準備了資金鍊,而且還得知道安情這個項目的存在。”

“可是我們這個項目如此保密,誰會知道傅家跟我合作了安情呢?”蘇念熙邊說話邊皺眉頭。

“這也是我奇怪的地方。”,傅斯銘語氣嚴肅。

蘇念熙喃喃自語,“知道安情項目的人隻有我和你們傅家的人,不會有彆人了呀……”

等等。

蘇念熙正想著,腦海裡突然閃過一個身影,顧景行!

顧景行那天來了傅家,而且傅老太太拒絕的態度把他惹怒了……以顧景行不達目的不罷休的性子,一定會想辦法讓傅家答應。

而且顧景行也知道傅家正在準備一個大項目,需要很多的資金。

相比較各個項目所需要的資金,傅家所擁有的資金非常少。既然顧景行想要跟傅家合作,那就需要把傅家正在做的項目的資金停掉,讓傅家隻能跟顧家合作。

這完全說的通。

而且這個項目除了他們三人之外,冇有任何人知道。而顧景行突然出現在傅家,是唯一有可能知道這個項目的存在的人。

而且以顧家在海城手眼通天的架勢,隻要知道傅家資金鍊的大概位置,稍微動動手或者動動口,便能讓傅家的資金鍊斷掉。

想到這,蘇念熙開了口,“是顧景行乾的。”

這樣一番分析之後,她心裡已經百分百確定這件事一定是顧景行做的。

“顧景行?他乾的?”,傅斯銘語氣有些驚訝。

“對。”,蘇念熙簡單回了一個字,但是她冇時間解釋自己為什麼確定這件事是顧景行做的了。

“那現在……”

“顧景行在海城手眼通天,而且資金鍊斷鏈這件事,光用錢是冇辦發讓它完全恢複的。”,蘇念熙睫毛輕/顫,她其實可以直接給錢,但是現在的處境不是用錢就能解決的。

有什麼辦法呢……?蘇念熙腦海裡颳起了一股頭腦風暴。

“要不然您明天來崧嶼吧?我們再仔細商量商量,不然這事實在不太好解決……”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最新章節,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