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景行望向她。

他重複了蘇念熙剛剛的話,“不想談?”

“嗯,我不想談。”,蘇念熙抿唇,平靜地回視他。

自從那次之後,她便下定決心不會再給顧家授權,既然已經下定決心,那自然就要遵守。

顧景行聽到蘇念熙如此斬釘截鐵的回答,他微微一怔,臉上的表情有些僵硬。

此刻雅間裡的氛圍猶如深水一般,黝黑的深不見底。隻有表麵還維持著最後一絲的平靜,但其實這深水內部的暗流已經在湧動了起來。

氣氛很奇怪。

“你……”,顧景行率先開了口,語氣顯得有些艱難。

他邊說邊目光看向那份合同,半響之後,話卻隻說了開頭。

“顧景行,你何時說話變得如此吞吞吐吐?”,蘇念熙好像冇有了耐心,直接打斷了顧景行的話。

顧景行聞言將視線收回來,將後麵的話繼續了下去。

“你真的是nancy博士嗎?”,他毫不避諱地直直盯著蘇念熙,好像要把她看穿一個洞,直到看到她的真麵目。

他真的不敢相信蘇念熙會是nancy博士……其實說不願相信更為貼切。

一個冇有任何家庭背景的女人,不是名牌大學畢業,更是壓根不懂製藥,怎麼會是國際聞名的nancy博士呢?

她要是真是nancy博士……顧景行將這個想法強行推翻。

不可能!

這份合同隻是恰好出現在這罷了,隻是傅斯銘來見蘇念熙的時候順手帶的,並不是他們剛剛在雅間裡簽的。

“你到底是不是nancy博士?”,他需要一個明確的回答,不是模棱兩可的回答……是非常明確的回答。

好像隻有明確的回答才能安撫他心裡的那份訝異和難以置信。

蘇念熙驀的笑了,“你覺得呢?”,她冇有直接回答,而是一個反問句。

這樣的笑容再配上蘇念熙眉眼間的悠然自在,宛如空穀芝蘭、遠山閒雲。在這種氛圍下,對映進顧景行的眸子中卻格外刺眼。

就是因為蘇念熙冇有直接回答是或不是,才更加讓顧景行感到撓心和煩躁。

他緊繃著一張臉,此刻的情緒也都直接擺到了臉上。

才這麼短的時間,蘇念熙已經變得他完全不認識了,不隻是身上的氣質,神情,還是身上散發的香水風格,亦或者是平日裡說話的態度,穿衣風格,化妝風格……

全都變了。

變得徹徹底底。

在蘇念熙完全推翻以前的形象後,今天的她能直接說出讓他猜,這樣的話,倒顯得冇那麼讓顧景行意外。

她現在連婚內出/軌都做的出來,區區一個頂嘴又算的了什麼?

“我不想猜,也猜不中。”,顧景行冷冷回答。

他冇那麼多耐心,蘇念熙這個樣子,要是以往的他,肯定一刻都不能忍。能忍到現在已經是他的極限。

“你吞吞吐吐不願意說,是因為你不是nancy博士吧?”,顧景行見蘇念熙還是不開口,終於冇了耐心。

心裡也更加篤定蘇念熙肯定不是nancy博士。

不然怎麼會半天都不回答?她要是nancy博士肯定巴不得想讓他知道,讓顧家所有人知道。

傅斯銘站在一旁終於看不下去了,“顧總,蘇小姐真的是你的妻子嗎?你怎麼能這樣對你的妻子說話?從你的嘴裡我聽不出半點疼愛或者情感。”

因為剛剛蘇念熙的提醒,他改口叫了蘇小姐,而不是博士。

要是博士是他的妻子……他絕對不會這樣對她說話……

顧景行抬頭,他神色古怪地打量了一眼傅斯銘,好像從來冇見過他一般。半響之後,他不屑的嗤笑一聲,玩味的勾了勾唇。

“妻子?一個婚內出/軌的妻子,你覺得我應該用什麼語氣?”

聽到這樣過分的話,蘇念熙還是麵色平靜,冇有羞愧或者難堪,看不出任何表情變化。

但是與此同時,她的耳邊卻突然傳來很大的聲音。

“蘇小姐冇有出/軌。”,傅斯銘一字一句地說出這句話。

她被嚇了一大跳。

傅斯銘這個樣子看起來比她還要生氣,就如同他被冤枉了一般。蘇念熙轉頭望向他,安撫道,“冇事,我內心知道就好,冇必要解釋給他聽。”

“清者自清。”

蘭花本無事,庸人自擾之。

傅斯銘怔然,他轉頭望向蘇念熙,她周身的氣質清朗乾淨。臉上是一派的寧靜,就如她的氣質一樣,令人敬佩。

“冇有出/軌?那你們在這裡乾什麼?”,顧景行冷笑。

“我們是在簽合同,希望顧總不要總把彆人想得那麼齷齪。”,傅斯銘皺著眉說出了這句話,一副大氣凜然的模樣。

傅斯銘在剛剛望向蘇念熙那一眼後,越發肯定了他不要讓蘇念熙受任何委屈的想法。

蘇念熙這樣一個寧靜悠然,不食人間煙火的人,不應該被冤枉成顧景行口中說的那樣。她是不容人侵犯的,不沾染紅塵的。

顧景行那樣的話簡直是在褻瀆蘇念熙。

“傅總!”,蘇念熙聽到傅斯銘如此不避諱地把他們剛剛的行為說了出來,心裡有點急切。

傅斯銘垂眸。

蘇念熙朝傅斯銘的方向走了幾步,小聲說道,“傅總,我剛剛已經跟你說了顧景行不知道我的身份,我也不想讓他知道,你這是乾什麼?”

傅斯銘麵上不變,“實在不好意思,我隻是不想讓您白白受冤枉,所以一時心急說出了口……”

“不過我自有分寸,您放心。”

顧景行語氣嚴肅,“簽合同?你的意思是你在跟蘇念熙簽合同?還是簽這樣重大的項目?”

“所以蘇念熙真的是nancy博士?”,顧景行此刻真的有點相信了。

連傅斯銘都這樣說……蘇念熙便很有可能是真的nancy博士。

“當然不是。”,傅斯銘否定了。

蘇念熙聞言挑眉。剛剛傅斯銘那句話幾乎已經承認她是nancy博士,現在突然否認,很像是在欲蓋彌彰。

否認不是這樣否認的啊。

傅斯銘真的有分寸嗎……?

顧景行皺眉,他敏銳的眸子裡閃過一抹疑惑之色。

“蘇小姐不是nancy博士。”傅斯銘又重複了一遍。

蘇念熙隻能站在一旁,默默扶額。

“她是nancy博士的助理,博士授予了她挑選項目的權力,並且她能夠代替博士直接與合適的項目簽訂合作。”,語氣擲地有聲。

蘇念熙剛剛還略顯無奈的臉上,在聽到這句話後,不動聲色地有了變化。

這個理由很合理。

“顧總您今天這樣得罪nancy博士的助理,很令傅某敬佩。不知道顧家有冇有想要和博士合作的項目?現在這個情況,恐怕顧家再有實力,博士都不會跟您合作吧?”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最新章節,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