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清見蘇念熙/來到了車前,他看都冇看一眼傅斯銘,徑直打開車門。

“那我就先走了。”,蘇念熙輕輕扶住車門,她想要快點看看合同裡麵具體寫了什麼,以及顧景行到底在計劃什麼。

傅斯銘禮貌地往後退了一步,然後點頭,“我要是有了辦法,再跟您聯絡。”

蘇念熙坐進車子裡,周清發動發動機,駛離傅宅。

傅斯銘站在原地,目光複雜地看著那輛純黑色的邁巴赫離開。身後傳來老人的聲音,“小銘啊,你怎麼冇送蘇小姐走呀。”

傅斯銘聞聲轉頭,看見傅老太太從後麵走來,她的後麵跟著表情擔憂的傭人。傭人亦步亦趨地跟在傅老太太身後,語氣著急,“夫人,外麵涼,你還是披上披肩吧!”

他擰眉,大步走過去接過純羊毛披肩,“奶奶,外麵這麼冷,你怎麼跟出來了。”

傅老太太不回答傅斯銘的責備,還是問,“你怎麼不送蘇小姐走呀?這麼晚了,她一個女孩子自己回家不安全的。”

“有人來接她。”,傅斯銘皺著眉頭,“您操心好自己就行了,操心那麼多乾什麼。”

“有人來接她啊,那我就放心了。”,傅老太太這才心裡安分了些。

“您放心了就好,那您快點把披肩披上,我們回屋裡。”,傅斯銘說著就拿起披肩往老太太肩上套。

還冇剛披到肩上,老太太又突然換了神色,“誰來接的蘇小姐,不會是顧景行吧?”

蘇家夫人之前跟她問起過蘇念熙的近況,她跟蘇家夫人說起蘇念熙已經在跟顧景行離婚的時候,蘇家夫人特彆高興。還特地叮囑她什麼時候蘇念熙跟顧景行徹底離婚便告訴她。

不會蘇念熙現在又反悔了吧?

那她可怎麼跟蘇家夫人交代……傅老太太犯了難。

“蘇念熙是顧景行的妻子,他來接她不是很正常的嗎?”,傅斯銘認真地把披肩披到老人身上,語氣漫不經心。

“不正常,這怎麼能正常呢?”,老太太急了,“你不知道,顧景行和蘇念熙……”

“我知道,他們兩離婚了。”,傅斯銘打斷了傅老太太的話,“咱們快進去吧,該睡覺了。”

“蘇小姐的事,你怎麼知道……?”傅老太太被傅斯銘半推半就地推/進了屋,邊走邊轉頭大聲問,“而且他們離婚的事還冇完全定下來,蘇小姐告訴你的?”

“這您就不用管了。”

傅斯銘和傅老太太一前一後進了屋,傅斯銘轉身把門關好,並且朝站在一旁的傭人使了使眼色。

傭人立刻上前俯下身將門關嚴,隨後站在門前,以防傅老太太再出去。

傅斯銘看著她做完這一切,隨後便上了樓。

“欸……小銘,你去哪?奶奶話還冇說完呢!”,傅老太太眼疾手快拉住了男人。

“還有什麼要說?奶奶您不睡覺嗎?已經很晚了。”

最近資金鍊斷裂的事讓英科集團上下亂成一鍋粥,傅斯銘接連談通宵好幾天才勉強穩定住局麵。

而且資金鍊斷裂不僅跟蘇念熙有關,更是跟英科息息相關。他不能把解決方案都推給蘇念熙/來做,他也要努力儘快找出解決方案,冇時間再跟老人家聊天。

“最後一句,最後一句啊。”,傅老太太拉著傅斯銘,把他拉到沙發前,“小銘啊,你知不知道蘇小姐的身份啊?”

傅斯銘被迫坐在沙發上,他捏了捏鼻梁,語氣漫不經心,“我不清楚。”,顯然一副對蘇念熙身份不感興趣的樣子。

“我就知道你不清楚!我告訴你,蘇小姐的身份……我們傅家攀不上。就算萬分之一的可能性裡,我們傅家有幸攀上了,那也是實打實的高攀呐。”

“你要是對蘇小姐有意思,奶奶勸你還是早點放棄……”,傅老太太認真地看著傅斯銘,語氣勸導。

傅斯銘剛剛還無所謂的表情,瞬間收了回去。他知道蘇念熙的身份有可能不一般,但是傅老太太的話讓他嚇了一跳,蘇念熙的身份看樣子比他想象的還要尊貴?

半響之後,他回神,終於說了一句,“我知道了。”,隨後便上了樓。

傅斯銘坐在書桌前,桌麵上厚厚一疊檔案,幾乎已經過了一個小時,還冇有翻一頁……

他的目光看著那些檔案,很明顯在走神。

……

蘇念熙坐在後排,按開了車燈。車內瞬間明亮如晝。她隨後翻開那份厚厚的合同,開始逐字逐句的閱讀起來。

因為當了很多年的特種兵,常年在崎嶇的山路上開越野車,所以顧清開車技術非常好。蘇念熙坐在裡麵,完全冇有任何顛簸感。

時間流逝,她一頁一頁仔細看過去,並冇有發現什麼特彆的地方……蘇念熙皺眉頭。

不應該呀?怎麼可能就是一份普通合同呢?她重新又將檔案翻來覆去讀了一遍,還是冇有發現不對的地方。

可是如果僅僅是一份普通合同,顧景行又為什麼非得逼迫傅家合作呢?

蘇念熙想不通。

“蘇小姐,到地方了。”,耳邊傳來一道男聲。

蘇念熙聞聲抬頭,不知不覺間,車子竟然已經停在了華天門口,她擰了擰眉心,隨後起身/下車。

不過她剛走了兩步,突然想起來有話冇跟顧清說,她急忙轉頭,“明天早上,你不用……”

眼前哪裡還有顧清的身影?他早已把車子開走了。

蘇念熙扶額,顧清這個保鏢好是好,可是太有個性。而且話也很少,蘇念熙跟他說話,他從來都是隻做不說。

蘇念熙經過跟他短暫幾天的接觸,也算瞭解了他的脾性。簡言之,就是隻要能用行動完成的事,顧清絕對不會開口多說話。

而且顧清行動能力非常強,從來不拖泥帶水,這一點跟她非常像,這也是蘇念熙把他留下的原因。

蘇念熙望著空蕩蕩的門口,歎了口氣,然後轉身進了彆墅。一番簡單洗漱之後,蘇念熙坐在了床上,又重新拿回那份合同。

當從一個方向看問題,冇辦法解決這個問題的時候,就應該換一個角度看問題。這是蘇念熙一貫的思考路徑。

蘇念熙果斷選擇換了角度……這個合同是請傅家與顧家研製一種新的藥……等等,這個藥的原料!

她趕緊翻到原料頁,手指從上到下挨個劃過之後,她心裡終於明白了。

這個新藥物跟伯來素所需要的藥材幾乎是高度重合!伯來素到期,而芮輝一直壓著授權不放,顧景行竟然直接放棄授權,轉而選擇仿造藥物了!

蘇念熙皺起眉頭,顧景行真是好大的膽子。

她立刻拿起手機,找到顧景行的電話,撥了過去。

電話幾乎是瞬間就接了,“這麼晚還冇睡?”,電話的另一頭傳來顧景行低沉的聲音。

蘇念熙挑眉,語氣諷刺,“顧總不也是?”

許是蘇念熙話裡的諷刺太過於明顯,電話那邊冇了聲音。

半響之後,二人異口同聲地開口,“我們談談吧?”

這句話的整齊程度,把二人都嚇了一跳。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最新章節,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