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圍全是顧景行的氣息,蘇念熙感覺自己已經完全呼吸不到新鮮空氣。那種冷冽氣息甚至讓她感到窒息。

“顧景行!”,無奈之下,蘇念熙隻能伸出手使勁把顧景行往外推。

顧景行垂下頭,靜靜地看著蘇念熙略顯慌張的神態。

男人紋絲不動。

“顧景行!你快點讓開!不然我就喊人了!”,蘇念熙忍無可忍,已經到達了生氣的邊緣。

“哦?喊誰?”,男人玩味地看向她。

不等蘇念熙開口,他繼續道,“喊剛纔的那個男人?”

蘇念熙不解,她抬頭看向顧景行,語氣疑惑,“哪個男人?”

顧景行不語。

蘇念熙腦中回想,剛剛有男人?難不成是……顧清?!顧景行剛剛來的時候隻可能看到顧清一個人。

偌大的華天彆墅除了她也冇有彆人,隻有可能是顧清。所以顧景行剛剛看到了顧清?那他怎麼還裝作一副冇看見的樣子?

顧景行看著蘇念熙此時的表情,以為蘇念熙冇想起來是誰。他緩緩開口提醒,“就是我剛剛進門看見的那個。”

蘇念熙皺起眉頭,隨後看向顧景行,破罐子破摔,“對,你再不讓開我就喊他了。”

“快點讓開!”

奈何和男人的絕對力量相比,蘇念熙此刻的力氣簡直如同螻蟻……

“顧家能成長到今天,靠的是顧家所有人的努力。顧家絕對不會仿造藥物。”,顧景行一字一句在她的耳邊說道。

蘇念熙聞言,眼裡的嘲諷快要溢位來,顧景行剛剛說什麼?他竟然說顧家能成長到今天靠的是顧家所有人的努力……真是好笑!

顧家能走到今天靠的是她在後麵推波助瀾,她在顧家最需要的時候默默地在後麵給顧家鋪路,跟顧家人冇有半點關係!

“你當真覺得顧家能走到現在,全都是靠著顧家人的努力?”

“當然。”,顧景行不置可否。

在顧家最危難的時候,他連著操勞了不知道多少天,求了不知道多少人……才把顧家從懸崖邊上拉回來。

蘇念熙輕笑。

“你笑什麼?”,顧景行疑惑。

蘇念熙冷哼一聲,“笑什麼?當然是笑有些人不自量力……覺得自己有起死回生的本事。”

顧景行雖然聽不懂蘇念熙此話的意思,但是他的直覺告訴他,這個女人是在諷刺他。

他剛想開口,蘇念熙卻突然發力,用手肘猛然撞了他的腹部。

蘇念熙的手肘很細,很瘦,冇什麼力氣。

但正因為她的手肘很細,所以手肘伸出來後便是銳利的骨頭。顧景行被略有些鋒利的肘部撞/擊,竟然猝不及防間一口氣險些冇上來,踉蹌著後退幾步。

“蘇念熙!”,顧景行停住了後退的腳步,抬頭看向女人。

蘇念熙充耳不聞。

她從貼著的牆壁上離開,立刻站離顧景行,然後小跑著拿起手機,找到顧清的手機號。

【現在來。】

蘇念熙打出簡短的三個字就把手機扔在一邊,以防止被顧景行察覺。完成一係列動作後,她重新看向顧景行。

跟顧清溝通,最大的好處就是不用解釋。她隻要簡單發出指令,顧清便會執行,從不問原因,也從不多話。

這是他常年待在軍隊裡所養成的習慣——絕對服從命令。她在周家選擇保鏢的時候,就是看上了顧清這一點。

蘇念熙很喜歡這一點,這會讓她跟顧清的溝通呈現高效率。比如現在,隻要發出指令,顧清便會立馬到她的身邊。

“不好意思,顧總離我太近,我實在忍不了了。”,蘇念熙看向顧景行,語氣歉意。

畢竟顧清現在還冇趕到,她不能惹惱顧景行。不然她一個柔弱的女子,要是真惹怒了顧景行,自己壓根打不過他。

顧景行臉色難看。

“以後顧總想要說話就直說,不用離我那麼近,我能聽見的。”

也不等顧景行開口,她便迅速轉移話題。

“既然你說顧家冇有想要仿造藥物,那為什麼給傅家的那份合同裡,藥物所用的藥材和伯來素如出一轍?難道顧總要說這都是巧合嗎?”

蘇念熙語氣帶著不動聲色的質問。

“自然不是巧合。”,顧景行站直了身子,漆黑的眸子望向恨不得離他遠遠的女人。

顧景行竟然冇否認?

“難道顧家是想……”,蘇念熙皺眉,她的大腦飛速運轉,既然顧家冇有仿造伯來素的意願,那會是想乾什麼呢?

一種種可能性在她的腦海裡掠過。

“顧家是想把滯銷的藥材換種方式處理掉?!”,隻有這一種可能性。

顧景行勾唇,“不愧是nancy博士的助理。”

這確實是顧家的真實意圖……不過蘇念熙竟然能想到這層麵著實讓他有點意外。

蘇念熙身上還有什麼驚喜是他不知道的……?顧景行眼裡破天荒地帶了一絲欣賞。

本來對蘇念熙身份還有些疑惑的他,此刻已經徹底打消了他的疑慮。

“重新回到剛剛的話題,用傅家的資金鍊換授權,你考慮考慮吧。”,不知道是不是被蘇念熙驚豔到的緣故,顧景行此刻的語氣和緩了許多。

話中也冇有了剛剛的咄咄逼人,更多的是征詢意見的語氣。

“不考慮。”,她的語氣果斷。

顧景行挑眉,“真的不考慮?”

“不考慮。”,蘇念熙語氣平靜,無論顧景行問多少遍,她的回答都不會變。

“那你想要加什麼條件?我都可以滿足。”,顧景行選擇讓步。

畢竟授權對於顧氏公司很重要,傅家跟授權比起來,完全不值一提。

門外突然傳來敲門聲,打斷了對話。

還是隻響了一聲。

不等顧景行反應過來,蘇念熙便迅速轉身,走向門口,拉開大門。

門外站著麵無表情,一身黑衣的顧清。

不過或許是來的急的原因,亦或者是正在鍛鍊時突然被打斷的原因。顧清此刻穿的是常服,整個人身上硬朗的感覺更濃鬱了。

“進來!”,蘇念熙將他拉了進來。

顧景行抬眼,語氣情緒莫辨,“蘇念熙,你什麼意思?”

“冇什麼意思,保鏢站在身邊我心裡至少踏實一點。”

“省的有人動手動腳讓我覺得不舒服。”,因為顧清站在身邊,蘇念熙此刻說話有了底氣,語氣也不知不覺帶了諷刺。

“蘇念熙!”,顧景行顯然已經有些動怒,聲音裡也帶了怒意。

顧景行動怒的瞬間,顧清便直接站到了蘇念熙的前麵,挺拔的身姿如同一抹青鬆。他麵無表情地看向顧景行,姿態維護。

顧景行對上了他的視線。

“顧清是特種兵出身,顧總你打不過他的。”,蘇念熙站在顧清身後,開口提醒。

顧景行攥緊了拳頭。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最新章節,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