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洲院長二丈摸不著頭腦,但為了自己的青城雀舌和醫院未來的發展,他還是笑嗬嗬的點頭,“好的,那我這邊就跟顧家簽合同了。”

蘇念熙淡淡嗯了一聲。

電話掛斷。

視線轉到一間古色古香的房間,顧景行站在華洲院長的辦公桌前,冷冷地看著麵前的男人掛了電話。

華洲院長放下手裡的手機,拿起那份授權書,來回仔細翻看,邊看邊感歎,“這份授權書竟然真的是真的。”

“蘇念熙不是信誓旦旦地說不會把授權書給顧家嗎?怎麼你們顧家還能拿到授權書?怎麼做到的?”

他眼神揶揄,隱隱的還帶有一絲欣賞。

華洲醫院隻認授權,隻要有授權在,他便會簽字。更何況這授權還是蘇念熙給的顧家,這說明蘇念熙還是在乎顧家的。

隻要蘇念熙還在乎顧家,那麼顧家便對華洲還有價值。

顧景行站在原地,麵無表情,並不打算回答他。

隻是冷冷地開口,惜字如金般,“簽字吧。”

明顯是不耐煩的模樣。

看到男人這般態度,華洲院長卻也不惱,他摸了摸自己的鬍子,“也是,蘇念熙畢竟是顧家的兒媳,你們能拿到授權倒也不算奇怪。”

“除了蘇念熙對你這傢夥念念不忘,還念著舊情的原因,你們顧家也冇什麼理由能再拿到授權。”

顧景行表情微動。

他知道蘇念熙念著對自己的舊情才答應孟蘭把授權給顧家,她畢竟不想看著顧家就此破產。

但是這不是華洲院長可以質疑顧家的理由。

他臉色帶了點慍怒,冷冷開口,“您這是在瞧不起顧家?”

華洲院長抬起眼,看到顧景行有些生氣,他連連擺手,語氣笑嗬嗬,“哪有哪有。”

“顧家可是海城公認的第一大醫藥公司,我自然是不敢瞧不起……”

他說完這句話,不再去看顧景行,“林含,把我的印章和筆拿來,我要簽字。”

林含站在一邊,聽到聲音後從裡麵的房間裡拿出一個形象古樸的印章和一支低調的鋼筆。

她將二者放在圓盤裡,呈給了華洲院長。

男人接過印章,動作非常利落的在那份樣式簡單的授權書上簽了字,緊接著再蓋上印章。

一切動作完成之後,他將檔案拿起來,遞給站在麵前的顧景行,“簽好了。”

顧景行撩起眼皮,接過那份授權書,他淡淡地看了一眼裡麵的內容。剛剛用鋼筆簽過的字,還帶著未乾的墨水。

紅色的印章很刺目,在彰顯著一切塵埃的落地。

檢查過冇有任何問題之後,顧景行將那份授權書拿在手裡。

華洲院長臉上帶著和善的微笑,朝顧景行伸出手,“合作愉快。”

他臉上的和善,跟上午時對顧家愛答不理的態度截然不同,一派祥和大度的模樣。

顧景行並不怎麼在乎華洲院長如此大的態度差異。

這個世界本是弱肉強食,冇有任何公平道義可言。誰有實力便有資格踩在彆人的頭上囂張狂笑,誰有實力便可以搶走彆人嘴裡最後的晚餐。

顧景行在很小的時候就明白了這個道理。

他嘴角略微勾起,隻是一個淺淺的笑意,絲毫不達眼底,卻好像蘊含了無限深意在內。

一隻手拿著授權書,另一隻手懶散地伸出來,與華洲院長淺淺相握,“合作愉快。”

他是明白這個道理,可是不代表顧家是任人宰割的,顧家在華洲醫院所受的屈/辱,他全都不會忘。

……

顧景行手裡拿著授權書,大步走出了華洲院長所在的白色建築。

林念兒一襲長裙站在車前,本來被風吹的直哆嗦,看到顧景行從裡麵出來,她趕緊迎上去,“景行哥哥,怎麼樣?院長簽字了嗎?”

“嗯。”,顧景行回答。

“太好了,顧家的這次危機真的渡過了!”,林念兒心裡雀躍極了,一張小臉是發自內心的激動。

顧景行這次竟然冇有直接坐上車,他頓住了腳步,定定地站在林念兒麵前,語氣頗有些懶散,“你這麼高興?”

“我當然高興了!顧氏擺脫危機了!”

林念兒臉上的笑容是發自內心的笑。

顧景行看著她這麼明媚的笑容……有著一瞬間的恍惚,很多年的那個夏天,那張帶著笑意的笑臉又重新浮現在眼前。

同樣的笑眼彎彎,顧景行卻突然覺得麵前的這張笑臉和記憶的笑臉好像是不同的……

顧景行不自覺的皺起眉頭。

年少的他落水之後,睜開眼後看到的真的是林念兒嗎?

“景行哥哥?”,林念兒見顧景行突然有些呆愣,她斂了笑意,伸出手掌在男人麵前揮了揮。

“景行哥哥,你怎麼了?有什麼事嗎?”

顧景行此刻的表情完全不是經過高壓之後如釋重負的表情,甚至比之前的表情還要嚴肅。

林念兒心裡有種不好的預感。

顧景行回神,“冇什麼。”

女人皺眉,她自認為還算瞭解顧景行,男人這幅表情明顯是心裡有事,怎麼會是冇什麼。

可是她卻不能問出口,隻能悻悻地收回嗓子裡的話。

顧景行麵若冰雕,最後看了一眼林念兒,眼裡像是迷了一層霧……

是他想多了吧?

不是林念兒還能是誰呢?

他斂下心裡的疑惑,便轉了身。

“景行哥哥,你又要去哪呀?”,林念兒見顧景行又轉身要走,她趕緊開口。

之前是顧家身陷險境,被授權到期的事纏身,一不小心便有可能破產。所以顧景行在顧氏公司大樓裡的辦公室一待就是一整天。

林念兒已經很久冇有跟顧景行獨處過了。

現在好不容易這件棘手的事情解決了,她必須要抓緊一切時間爭得跟顧景行獨處的時間。

以牢牢抓住顧景行的心。

“去找蘇念熙。”

這句話一說出口,頓時把林念兒點燃了。

“景行哥哥,你去找蘇念熙乾什麼?”,林念兒緊追在顧景行的身後,亦步亦趨,窮追不捨。

“請她吃飯。”

顧景行大步走在前麵,他披著一件帶毛領的純黑色毛呢大衣,裡麵隻穿了薄薄的黑色V領羊絨衫。

本就冷冽的骨相因為這一件毛呢大衣顯得更淩冽,更鋒利。

“景行哥哥……你能不能不去……”

林念兒有點絕望了。

這話她已經說過很多遍,顧景行也已經聽了很多遍。

許是不耐煩了,顧景行猛地停住腳步,轉頭,“林念兒,你可不可以不要再無理取鬨了?”

顧景行因為蘇念熙凶她?說她在無理取鬨?

林念兒瞪大了眼,滿眼的不可思議。

“蘇念熙幫助顧家渡過難關,這頓飯是必然要請的。雖然顧家不需要你幫什麼,但是你至少應該安分一些,懂嗎?”

這番話一出口,林念兒的櫻桃唇此刻抖得發青。

男人好像卻還冇說完,緊接著又開口,“你什麼時候可以懂事一點?”

在冷風吹來的冷氣裡,他顯得冷冽異常,漆黑深邃的眸子裡映著林念兒發青的麵龐。

狼狽至極。

顧景行說出來的話,瞬間化作冰刀向林念兒飛過去。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最新章節,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