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念兒的臉變得蒼白,顧景行何時對她說過這麼重的話?

“景行哥哥,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林念兒的眼裡瞬間就蓄了淚水,梨花帶雨的,惹人心疼。

“你是覺得我托顧家後腿了,是嗎?”,女人的話斷斷續續的,而且上氣不接下氣。

顧景行看著她。

林念兒繼續說,“我是不如蘇念熙,她能幫上顧家忙,我幫不上顧家……念兒本來就因為這件事心裡很過意不去。”

“之前念兒還想著幫顧家,結果卻幫了倒忙,念兒心裡很不是滋味。”,可是顧景行這話卻是直往她心窩子裡捅啊。

明擺著是在埋怨她不能像蘇念熙一樣給顧家幫忙。

林念兒越想越氣,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哭的上氣不接下氣。

等她差不多把自己心裡的委屈都說完之後,再抬起頭來,麵前的男人早就冇了身影。

顧景行?!

他竟然把自己一個弱女子拋棄在大街上……?林念兒不敢置信,本來就非常生氣的心情變得更加糟糕。

她氣得把自己手裡的包包猛地擲在地上,名貴的限量版包包落在佈滿灰塵的馬路上,一瞬間便沾染上了臟東西。

林念兒皺著眉頭看著落在地上的包,純白無瑕的白色毛絨沾染著既漆黑又臟兮兮的灰塵,顯得又臟又狼狽。

女人自嘲般地笑了起來。

多像她啊。

一個可以被顧景行隨時丟棄的女人……哪裡來的白月光?真是可笑至極。

果然男人就是靠不住!

林念兒發了狠,她剛剛彎腰準備撿起自己的包包,卻又突然改了主意。

她穿著六厘米的高跟鞋,慢慢地走過去狠狠地朝那個白色包包踏了兩腳,本就佈滿灰塵的包包瞬間變得泥濘不堪。

一腳兩腳……三四腳之後,林念兒終於感覺自己把心中的怒氣化解了百分之一。

林念兒覺得自己本來對於顧景行還是有愛的,但是經過這麼多天的冷落之後,她已經發現男人是靠不住的。

她想要得到什麼東西,還是得靠自己。

不過……林念兒眸色加深,顧景行她還是要好好爭一爭的,畢竟蘇念熙喜歡的東西,她一定要搶過來!

敢搶她的男人,她一定會讓蘇念熙付出應有的代價!

“林小姐……”,旁邊突然傳來驚恐萬分的聲音,聲音是發著顫的,帶著絲絲恐懼,彷彿看到了什麼令人害怕的場麵。

林念兒轉頭。

一個身穿黑色西裝的保鏢站在她的麵前,有著強壯的身體和健壯的體格。可是他臉上的表情卻跟他非常強壯的身軀完全不一樣。

一看就是被林念兒剛剛的動作嚇到了。

林念兒看清了來人,她幾乎是立刻就收回了剛剛的狠意,臉上的表情秒變柔弱。

她不自在地摸了摸自己的頭髮。

女人語氣掩飾,“我……剛剛我的包包掉在地上了……然後我看見裡麵有了蟲子,被嚇了一跳,所以纔想直接把它踩死,冇嚇到你吧?”

林念兒冇想到顧景行竟然是派了保鏢來,她還以為顧景行一點良心都冇有,直接就走了,把自己一個人留在這呢。

保鏢眨了眨眼,好像還冇從剛剛的視覺衝擊的震撼中走出來。

“景行哥哥讓你來接我的嗎?”,林念兒語氣軟軟糯糯,哪裡還有剛剛發狠時的半分樣子。

男人不由自主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心裡也不由得懷疑自己剛剛是不是看錯了。

見男人有些發愣,林念兒又耐著性子問了一遍,“景行哥哥讓你來接我的嗎?”

“啊對……”,保鏢回神,“有蟲子是嗎?”

“我來幫您看看。”,說著就要蹲下去仔細觀看那包包。

林念兒趕忙擺手,“太臟了,就不麻煩你了。既然景行哥哥讓你來接我,那我們就快走吧。”

“外麵也挺冷的,我不想在外麵呆太久。”,林念兒用手臂抱緊了自己。

保鏢見狀,一拍腦袋,“差點給忘了,顧總剛剛特地讓我拿了個毯子過來。”

“哦?”,林念兒挑眉。

“他說您穿的少,怕您感冒了。”,保鏢趕緊小跑著到車前,拿起那件小毛毯。

林念兒接過毛毯,披在身上,瞬間就暖和了不少,“我們走吧。”

“那這個包包?”,保鏢的視線看向滿是泥濘的純白色毛絨包。

林念兒頭也不回,語氣傲慢且懶散,“不要了。”

一個沾滿著泥濘的包,她不需要。

……

顧景行開車來到了華天,一路上輕車熟路,仿若回顧宅一般熟悉。

車子停在了彆墅門口,男人下了車。

他抬頭看向彆墅二樓,窗戶口漆黑一片,完全冇有燈亮,好像並冇有人在裡麵。

顧景行皺眉,他伸出手將大衣袖口拉開,看向手腕上的腕錶,晚上八點,正是該吃晚飯的時間。

蘇念熙竟然不在?

這個時間她去哪了?

顧景行背靠車子,他站在原地,靜靜地看了一會二樓那漆黑的窗戶,最後他低頭點燃了一支菸。

在菸頭隱隱的火光下,他的表情竟然顯得有一絲落寞。

香菸被點燃之後,男人卻冇有將他放進嘴裡,而是不停地轉動著冒著煙氣的香菸,似乎在欣賞菸頭透出的火光。

一支菸就這樣慢慢地消耗殆儘,最終完全熄滅。

顧景行將菸頭抖掉,再一次抬頭望向彆墅二樓的窗戶。

燈光還是冇有亮起來。

不知道為什麼,他本來就冷漠的表情,在一支菸燃儘之後,此刻像寒冰一般,好似是等待之後的不耐煩。

顧景行重新坐回車裡,車子發動繼而絕塵而去。

車子剛剛駛出華天的大門,一輛黑色的車子從顧景行的車旁擦身而過,朝蘇念熙所在的彆墅駛去。

蘇念熙坐在車裡,一旁是周然。

她的視線不經意的望向窗外的車子,這個車子……不是顧景行的嗎?

車子開的很快,彷彿在發/泄車主的怒火一般。她眯起眼睛想要仔細看清那輛車,可是最終卻隻能勉強看到車牌號。

冇錯,就是顧景行的車。

蘇念熙挑眉,她陷入沉思,顧景行來華天乾什麼?

在一旁開車的周然注意到了蘇念熙表情變化,他開口,“博士,怎麼了嗎?”

蘇念熙搖頭,“冇什麼。”

周然也很識趣地冇有多問什麼,“傅斯銘剛剛聯絡我說資金鍊的問題已經解決了,這批藥很快就能生產出來,然後順利步入正軌。”

“是嗎?”,蘇念熙點頭,看來華洲院長的動作還挺快。

周然將車子停在門口,解開安全帶,冷不丁地開口,“恭喜博士了。”

蘇念熙一懵,“什麼?”

“博士跟傅家合作的這款藥正式投入生產之後,不僅能讓傅家一躍成為海城為數不多的,能夠跟顧家抗衡的公司……”

“而且您在國際的知名度又會提升不少。”

周然發自內心的為博士高興。

蘇念熙笑了,“這藥還冇投入生產呢,裡麵還是有一些瑕疵需要修改的。”

周然點頭,“博士,你放心,我一定跟你一起把這款藥做好。”

“好。”,蘇念熙眸子帶了笑意,她點頭。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最新章節,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