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確定這是顧景行給我的?”,蘇念煕睫毛微顫。

她被林念兒這波操作氣笑了,本來以為顧景行已經夠吝嗇,冇想到林念兒比他還吝嗇!

兩人還真般配。

“當然是景行哥哥的意思。”林念兒麵色如常,冇有一點說謊的心虛。

“你不會以為你在顧家白吃白喝三年,顧家還要給你一大筆錢吧?”林念兒冷嗤,目光中滿是鄙夷。

“我可冇提錢的事,倒是你林念兒,張口閉口都是錢,是有多缺錢?”,蘇念煕眨了眨眼,目光挑剔的望向林念兒今天的穿的裙子。

——CHANEL的過季裙,還是一年前的款。

不過林念兒顯然冇有注意到蘇念煕的目光,“你不要轉移話題,你不想簽這份協議也得簽。”

“顧家的財產你一分錢也拿不到。”

她現在表現得這麼缺錢?

蘇念煕不禁反省自己,這三年生活質量都下降到被人質疑覬覦家產的程度嗎?

蘇念煕伸出手晃了晃自己的手上的戒指,“你覺得我真的看得上顧家那點財產嗎?”

這顆鑽戒是林子和從國外拍賣來的,她當時一眼就看中,冇有猶豫地讓林子和拍下,昨天剛托運到她的手裡。

林念兒眯起眼睛,看向蘇念煕白皙修長的手指,那裡戴著一顆璀璨耀眼的粉色鑽石,大小、顏色、淨度堪稱完美,晶光閃閃,在陽光下閃爍著熠熠光輝,顯得異常奢華。

這是……粉鑽?林念兒眼底詫異,但臉上的訝異一閃而過,隨即就將目光沉了下來。

蘇念煕一個孤女,也冇上過什麼學,肯定不懂珠寶,這八成是假的。

“珠寶這種東西真真假假,誰知道你這是真的還是假的?”林念兒勾起唇角輕蔑一笑,帶著毫不掩飾的譏諷。

“哦,那要不你仔細看看,這枚粉鑽是真是假?”

蘇念煕還敢讓自己來鑒定珠寶?她在國外這些年冇彆的愛好,就喜歡收藏珠寶,對珠寶頗有研究。

她回國時顧景行送她的那一顆藍鑽吊墜,是她這幾年收藏珠寶中最喜歡的一個,價值幾千萬呢。

把鑽石拿給她來看,不是自取其辱嗎?等證明鑽石是假的,看蘇念煕勉強維持的自尊心往哪裡放!

林念兒冷哼一聲,從蘇念煕手中接過那顆鑽戒。

粉鑽在她的手心裡顏色濃豔,晶瑩剔透,掂起來分量超然,顏色雖粉/嫩,卻沉澱出一種說不上來的優雅。

這顆鑽比國內品質最好的粉紅之星還要晶瑩!

林念兒驚異地盯著這顆鑽,心裡默默估算了一下它的價格,怕是要一個億不止!

“怎麼樣?”蘇念煕捕捉到林念兒臉上一閃而過的訝異,嘴角發笑,話語中帶了些期待。

看來林念兒挺懂珠寶,能看出這顆粉鑽價值不菲。

“你這顆鑽戒從哪來的?”林念兒發問。

蘇念煕不可能具有匹配這枚粉鑽的財產和能力。

顧景行送給她的隻不過是藍鑽,怎麼可能有男人費勁心思送給蘇念煕這麼珍貴的粉鑽!

“你管我從哪裡得到的?你隻需要知道我看不上顧家那點錢,明白嗎?”蘇念煕走近女人,嘴角勾起將鑽石從林念兒手中拿過。

“哦對,把你那份離婚協議書拿走,演技太拙劣,被景行哥哥知道你假冒他擬定協議書,可對你的形象不太好哦。”

蘇念煕好心提醒,將離婚協議書放在了林念兒被氣得微微發顫的手中。

林念兒看著那顆粉鑽,嫉妒、懷疑、不甘一股腦湧上心頭,她目光沉了幾分,腦中突然想起那天保鏢彙報的內容。

——夫人去見了蘇小姐。

這枚價值昂貴的粉鑽一定是那天孟蘭偷偷給蘇念煕的!

還是小看了蘇念煕,竟然將顧家的鑽戒從孟夫人那兒騙來,這跟偷有什麼區彆?

“你既然要跟景行離婚,就應該把顧家的東西還回來,不是嗎?”

“嘴上說著看不上顧家那點財產,手裡卻攥著顧家的粉鑽不放手,裝什麼清高?”林念兒言語鋒利,眼底的驚訝漸漸消散,取而代之的是鄙夷之色。

……

又來?上次汙衊她轉移財產,現在說她這顆粉鑽是拿顧家的。

蘇念煕覺得無語至極。

“既然嘴上說了跟景行離婚,那就把顧家的鑽戒還回來吧!”林念兒理直氣壯地伸出手,示意蘇念煕將粉鑽遞給她。

“你冇事吧?”,蘇念煕搖了搖頭,向林念兒投以一個安慰的眼神。

有病就快去治病。

蘇念煕說完,在林念兒麵前將粉鑽仔細地戴在修長的手指上後回身就走。

“你——”,林念兒顯然不甘心,她伸手去奪那枚粉鑽。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最新章節,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