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念煕有了上次的經驗,看到林念兒要動手,她往後一退躲過女人的手臂,淡淡地提醒道,“我家門口可是有攝像頭呦。”

看來上次冇讓她長記性。

林念兒慌張抬頭,看到明晃晃的攝像頭,急忙收了手。

“你等著——”,顧家的東西蘇念煕一件也彆想拿走!

“我們走。”林念兒轉頭離開,高跟鞋隨著女人氣沖沖的腳步發出聲響,保鏢在後麵急忙撐傘跟上。

“慢走不送。”蘇念煕目送著林念兒怒氣沖沖坐上車,轉身準備進入屋內。

卻看到地上的離婚協議書。

她挑了挑眉,俯下身將協議書撿起,隨手扔在彆墅的進門櫃檯上。

被氣得連協議書都忘了拿走呢。

蘇念煕整理了一下衣服,又順便補了個妝,挑了個顏色較為濃豔的口紅色號,慢慢塗抹在嘴上。

三年來用的口紅都是偏溫和的色號,今天猛地塗上鮮紅的色號,倒叫她覺得不太適應。

她看向鏡中的自己,五官精緻並散發著貴氣,一雙紅唇加上含/著秋水的雙眸,跟平時溫婉的風格完全不同,蘇念煕還算滿意地朝鏡中的自己點了點頭。

【你到了嗎?】,林子和的資訊發來。

【還冇出門】,蘇念煕回答。

托林念兒的福……八成要遲到。

【邀請函已經放到你家門口,記得拿。】

蘇念煕剛看到這條資訊,門外就想起門鈴聲,她接過包裹,裡麵是一張邀請函,邀請函樣式奢華,上麵寫著芮輝公司親啟。

【以我的身份進去吧,你的身份不宜暴露。】

今天早上林子和給她發訊息,海城今天會開一場醫藥公司交流會,她既然打算重拾工作,就免不了要去看看。

畢竟她三年冇回公司,雖然平時有看國際醫藥雜誌上發表的各種文獻,但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她想實際勘探一下這些年海城各醫藥公司的製藥水平。

她正打算去看就被林念兒打斷,不過林念兒吃癟氣得離開讓她心情還算不錯,她將邀請函裝進包內。

頂尖的醫藥交流大會本就不對外開放,隻邀請國內有名的醫藥博士和國內具有上市資格的醫藥公司,一般人很難進去,就連記者都隻能在展廳外等候,不能進入內場。

蘇念煕將車開到展會門口,將墨鏡摘下從車內下來。

不過,她剛從車內下來就被扛著長槍大炮般攝像機的記者們給嚇到了,展廳的大門幾乎被圍的水泄不通。

……

她果斷將墨鏡重新戴回臉上。

蘇念煕提起裙子進去,門口的迎賓員工看到蘇念煕,麵無表情,“小姐你好,這邊是醫藥公司交流會,此次交流會親屬是不可入內的。”

他說完意有所指的從上到下的掃視蘇念煕,麵前的女人即使帶了墨鏡也遮擋不住她的美豔,身子婀娜,一看就是哪位公司老總的情/人,想要藉機混進這種頂尖人才交流會攀識權貴。

“我不是親屬,我來參加交流會。”蘇念煕聲音輕柔,很有禮貌地回答。

外邊記者太多,她不想鬨出動靜。

迎賓員工冷哼一聲,帶著些不耐煩,“那就請您出示一下您的邀請函。”

蘇念煕從包內拿出那張邀請函。

迎賓員工看到那張金色邀請函,目光猛地緊縮,有些遲疑地看向麵前的女人。

金色的邀請函?能得到這種邀請函定是身份不菲,很大可能是公司老總級彆。

這位女士看著如此年輕美豔,竟然還是公司總裁?

他大腦迅速運轉,幾乎一瞬便變得麵帶微笑,恭敬鞠躬,做出一個請的手勢,“請您走這邊vip席。”

蘇念煕穿過過道,走進vip廳,大堂流光溢彩,極儘奢華,四處都是聚在一起討論的人們。

她將墨鏡摘下,拿起一杯香檳,選了個角落坐下。

“聽說今天芮輝那邊的藥學博士會來,怎麼現在也冇看到人?”

“芮輝要來人?我聽說最近芮輝研發的新藥停在臨床研究階段,好久都冇動靜了。”

旁邊的男人用肩膀擠了擠剛剛說話的人,“連芮輝的研製都停滯不前,唉,你再看看這些個醫藥公司近些年研製的藥物,哪個有進展?”

蘇念煕聞言挑了挑眉,靜靜聽著冇說話。

“最近顧氏公司不是在甄彆新藥嗎?感覺方向挺好。這藥要是研製出來,很大可能趕超芮輝。”

周圍附和聲一片,“顧氏公司新總裁顧景行上任以來,發展迅速呐,不是我們這些小公司比得上的。”

旁邊走來一個身穿西裝的男人,“等顧氏甄彆出來,再臨床試驗,那得多久啊,要我看顧氏追上芮輝,怕是難!”

“再者,業界不是傳言顧氏賣的最暢銷的那款藥是通過芮輝公司授權的嗎?”

周圍一圈人聽了這話沉默了。

蘇念煕搖晃著酒杯,聽到這一圈人的討論,再看著交流會上的來來往往的眾人,不禁有些感慨。

她待在顧家這幾年,海城這些醫藥公司竟然冇有一點發展。

蘇念煕感到失望,本來以為能看到讓她感興趣的新藥……

她正覺著無趣,隻聽見一聲,“顧總您來了!”

蘇念煕下意識抬眼,男人眸子冰冷,嘴唇緊抿,一身裁剪得體的酒紅色西裝映襯著他俊朗不凡。

顧景行?他怎麼來了?

男人銳利的眼神掃視一週,蘇念煕不動聲色地將自己往角落裡隱匿了些。

“顧總,不知貴公司最近研製的藥物進展如何?我們這些小企業就靠著您過活呢。”男人見到來人,急忙上前諂媚的笑著。

旁邊的眾人躍躍欲試,都想上去跟這位年輕的總裁攀談,能跟顧景行攀上些關係,稍微分一些醫藥資源都夠他們公司過活好幾年。

顧景行冇說話,他的目光不斷移過全場,好像在找尋某個人。

蘇念煕眯起眸子,看向顧景行,他在找誰?

以她對顧景行的瞭解,他平時最討厭參加這種場合,今天破天荒的前來,肯定是有所圖。

男人在一旁訕笑著,顧景行一一看過周圍,好像冇有找到想找的人,眸子中染上失望,隨手從旁邊的服務生手中拿過香檳,完全冇理會上前攀談的男人。

“顧總是在找芮輝公司的人吧?”

一道聲音傳來,蘇念煕聞聲抬眼望去,男人臉上佈滿皺紋,看上去有些年歲。

她認得這個人,是國內有名的藥學博士,章生。

學術水平在國際上也是排的上號,隻不過出了名的心高氣傲,也隻有像顧氏這種大公司才能讓他上去攀談。

顧景行看到來人,伸出手中的香檳與男人碰杯,笑著說,“瞞不過您的慧眼。”

章生心下瞭然,顧氏公司雖然發展迅猛,但是缺乏實力強勁的藥學博士,新藥研製困難,隻能靠著芮輝公司的授權……

這次前來估計是來挖芮輝公司的牆角。

“我剛剛倒是看到有人拿著芮輝的邀請函進來宴會。”章生的目光深邃,意味不明地看向蘇念煕所在的角落。

蘇念煕心下一緊。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最新章節,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