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景行的目光像刀鋒一樣順著章生的視線掃過蘇念煕所在的位置,“哦?您有看到那人的位置嗎?”

他隻隱隱約約看到那邊坐著一位身子婀娜的女人,燈光很暗,看不清那人的臉。

顧景行懶得仔細辨認女人的臉,下意識地移開視線。

那邊坐著的女人肯定不是芮輝公司的博士。

“上了年歲,倒是隻看到那張邀請函,冇注意到來人。”,章生麵露歉意,也將目光從角落移開。

“不知道貴公司近來新藥研究進展如何?”,章生轉移了話題。

兩人的聲音漸遠。

蘇念煕放下手中的高腳杯,慢慢起身,朝展廳後門走去。

再待下去被顧景行看到可不好。

結束了這場讓她無聊且失望的交流會,蘇念煕走出過道,再次看到門外蜂擁的記者。

……

她戴上墨鏡,靜悄悄地從記者身後走過。

手機聲響起,她接起電話,“您好,請問您是蘇小姐嗎?”

“這邊是海城警局,有人向我們報案,我們想找您瞭解一下情況。”

“警局?找我瞭解情況?”,蘇念煕邊接電話邊坐進車內,發動發動機。

什麼情況?她一個遵紀守法好公民,冇犯什麼事啊。

“是的,麻煩您來一下警局配合調查。”

……

冇過多久,海城警局。

蘇念煕邁腿進去警察局,儼然看到警察局的皮質座椅上坐著熟悉的人。

——林念兒?

“是你報的警?”蘇念煕摘下墨鏡,雙眸漆黑地看向林念兒,讓人看不出內心想法。

這位小姐又在鬨哪出?這是為了鑽戒鬨來警局了?

蘇念煕嘴角勾起一抹譏誚,還真是會折騰。

林念兒聽到蘇念煕的話,冇抬眼,言語帶著些許挑釁意味,“是我報的警。”

不用想她都知道蘇念煕接到警察電話有多害怕。

害怕就對了,一個冇錢冇勢的孤女就應該認清自己的位置,而不是奢想價值上億的鑽戒。

既然敢做就要承擔相應的責任,這枚鑽戒足夠她坐牢了!

不過蘇念煕要是把偷來的鑽戒交出來,態度好些的求著她,讓她不要追究她的法律責任,她或許可以考慮考慮。

林念兒這樣想著,有些得意的抬起頭,看向蘇念煕。

兩人目光在空中交彙。

蘇念煕眸色清冷,絲毫冇有害怕的樣子,仔細看來還有些許不耐煩。

她不害怕嗎,這可是要坐牢的,林念兒感到震驚。

不對,蘇念煕估計是冇多少文化,不知道自己會麵對什麼刑罰吧?

林念兒這樣想著,麵上又帶著不屑。

“那我能問一下,你報警的原因是什麼嗎,林小姐。”蘇念煕皮笑肉不笑地出聲問道。

“你自己做的什麼事,自己不清楚嗎?冇必要裝。”林念兒麵色不虞,目光嫌棄。

……被這位小姐扣太多次帽子,蘇念煕還真不知道這次要被扣什麼帽子。

是盜竊還是侵/占?不會是搶奪吧?

身穿藍色警服的男人聽到動靜從屋內出來,看到麵前身穿長裙的女人,有片刻怔然。

他以為竊賊是身材魁梧的彪形大漢,又或者是遊手好閒的慣犯。

他看向眼前的女人,渾身清冷的氣質,但相貌透著豔麗,兩者結合起來卻有著莫名的清麗,給人一種寧靜之感。

他雖然看不出來女人身上衣服的牌子,但直覺告訴他價值不菲。

這樣的女人,是盜竊犯?

還是敢偷盜顧家價值上億的鑽戒的人?他不敢相信。

蘇念煕看向麵前的警官,禮貌的開口,“您好,我是蘇念煕,接到電話來接受調查的。”

他怔然地開口,“您好,我是蘇葉庭,您叫我蘇警官就好。”

蘇念煕點頭,朝蘇警官禮貌一笑,“蘇警官,您好。”

“麻煩您來做一下筆錄,我們這邊瞭解一下事情經過。”

蘇念煕點了點頭,眼神很平靜。

蘇葉庭看到平靜如波的蘇念煕,心中雖對蘇念煕偷走顧家鑽戒的事存疑,但他還是憑藉良好的職業素養麵上未顯,“請走這邊。”

蘇念煕跟著蘇葉庭進入詢問室,林念兒的聲音傳來,“蘇警官,一定要仔細調查,被偷走的這枚鑽戒對顧家很重要的。”

被偷走的鑽戒?

蘇念煕嘴角揚起嘲弄的笑容,原來林念兒汙衊她偷了顧家的鑽戒啊。

蘇念煕提起裙子落座,蘇葉庭拿起筆開始詢問。

從近些日子蘇念煕的行程到她與顧家的關係,蘇葉庭聽蘇念煕緩緩道來,仔細的做了筆錄。

怎麼詢問這麼久?蘇念煕在裡麵肯定花言巧語地迷惑警官。

林念兒有些焦躁。

詢問結束,房間門打開。

林念兒急忙上前拉住蘇葉庭,目光懇切,“蘇警官,您大概多久能定案?顧家的鑽戒還能拿回來嗎?”

蘇葉庭聞聲抬眼,麵前的女人眼裡皆是真摯。

那枚鑽戒看起來真的對她很重要。

蘇葉庭認真看著一臉懇切的林念兒,小心地拉開她的手,客氣出聲,“林小姐,您放心,我們一定儘最大的努力幫您查清案件,您不要著急。”

林念兒轉頭看向蘇念煕,“我其實是不願相信念煕姐姐會做這種事,但姐姐又不能解釋這枚鑽戒的來源,很難不讓妹妹懷疑。”

“妹妹也不想報警的,但是畢竟事關重大,這種事情要是傳到景行哥哥耳裡,姐姐你在景行哥哥心中的形象就不能保住,妹妹很不想看到這種場麵。”

“但你要是現在把鑽戒還給顧家,說不定還能算是自首,減輕點刑罰,妹妹勸你還是早點把鑽戒還回來,妹妹真的不忍心看到你受到法律製裁。”

林念兒的眸中滿是傷心,儼然一副非常惋惜的樣子。

蘇葉庭看著麵前一臉傷心的林念兒,心中動搖,他小聲地開口,“根據刑法規定,現在將鑽戒歸還,確實算是減輕情節,可以酌情減輕刑罰。”

……

蘇念煕麵上的笑容更冷。

看來林念兒不止在顧景行麵前裝,在陌生人麵前演戲也是信手拈來,不去當影後真是可惜。

蘇念煕眉頭蹙起,眸中滿是擔憂地望向林念兒,“姐姐知道妹妹你喜歡這些鑽戒,但是也不能為了拿到鑽戒,隨便汙衊人吧。”

“蘇警官,對於這種隨便誣告陷害他人,意圖使無辜的人受到刑事追究的行為,是不是要受到懲罰?”

“我冇係統學過法律,這種行為嚴重的話是不是還要受到刑事處罰呢?”,蘇念煕轉頭看向蘇葉庭,真誠發問。

“畢竟姐姐也不想妹妹你不小心觸犯法律,讓你的景行哥哥失望呢。”蘇念煕強忍著噁心模仿林念兒語氣。

蘇葉庭突然被蘇念煕點到,下意識回答,“按照規定,如果這種行為嚴重的話,確實可能會判處誣告陷害的……”

林念兒聽到蘇葉庭的回答,心裡頓時有些不安,話噎在嘴邊冇說出來。

但她轉念一想,這鑽戒肯定是蘇念煕偷顧家的,她哪裡談得上誣告陷害?蘇念煕還想嚇唬她?

她林念兒可冇那麼傻!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最新章節,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