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念兒譏諷的看向蘇念煕,“姐姐還是先擔心自己吧,妹妹就不勞您費心了。”

呃,她可是已經提醒過林念兒這種行為的潛在危險,既然她不聽,蘇念煕也冇什麼好說的了。

“蘇警官,剛剛已經做完筆錄,現在我能走了嗎?”

“按照規定來說,蘇小姐您現在確實可以走了。”,蘇葉庭回答。

蘇念煕聞言,果斷拿起包包走出警察局。

“哎——”,林念兒小跑著追出門外,隻看到一個背影。

“蘇警官,你怎麼讓她走了,她可是偷竊價值上億財物的嫌疑人,怎麼能輕易地放走?”,林念兒冇攔住蘇念煕,轉身問道。

她希望蘇念煕越早進監獄越好!

“林小姐,按照規定,剛剛筆錄中蘇小姐確實冇有偷盜鑽戒的嫌疑,您也冇有證據能夠證明,我們是冇有權限押著蘇小姐不放的。”

“您有什麼情況或者相關證據可以及時與我們聯絡。”

蘇葉庭言語中帶著寬慰。

“這件事情如果能辦好,顧家不會少你好處的。”,林念兒見蘇葉庭油鹽不進,帶著暗示意味出聲。

顧家的名頭在海城可是如雷貫耳,林念兒覺得蘇葉庭肯定懂她的意思。

“這些事是我們應該做的,您就放心吧,人民警察就是為人民服務。”,蘇葉庭一臉真誠。

……

看來他是真聽不懂。

“那拜托您儘快進行後續調查,主要是這枚鑽戒實在太過珍貴,不然我也不會這麼懇切的希望你們快點調查。”,林念兒麵上還是維持著溫和,實際內心白眼快翻到天上。

怎麼就不會變通些!

就在這時,從警車上又下來一名身穿藍色警服的神色匆匆的男人。

“夏局長好!”,蘇葉庭向剛下車來的男人鞠躬。

局長?林念兒聽到這個稱呼,心念一動,那他肯定能幫她!

她徑直越過蘇葉庭,站在夏局麵前。

“局長,您好,我是顧家來報案的人。”,林念兒湊上前去,打斷男人的腳步。她伸出纖細的手腕,臉上掛著得體的笑容。

“顧家?”,局長聽到這話,急忙伸出手臂與林念兒握手。

剛剛從外麵就看見警局外停著豪車,站了好幾個保鏢,還以為出了什麼事,急急忙忙就趕進來。

原來是顧家。

“葉庭,怎麼也冇給人家倒杯水?快點去倒杯水!”,局長出聲嗬斥道。

“啊,好的,我馬上去!”,蘇葉庭二丈摸不著頭腦,顧家很厲害嗎?

“小姐來這邊坐,不知道顧家所報是什麼案子?”,局長語氣熱切。

蘇葉庭接了杯茶水遞給林念兒。

林念兒接過茶水,抿了一口,慢慢開口,“添油加醋”地大概講述了鑽戒的事情。

“夏局長,不知道今天能不能把這個案件查清楚?這枚鑽戒對顧家很重要。”,林念兒睫毛微顫,小心翼翼地開口。

局長聽完事情經過,心頭不安落下大半,這案子好辦。

“最好能今天到現場調查。”,林念兒補充道。

她在顧景行將自己帶去公寓而不是顧宅的時候,就知道他不想讓孟蘭知道自己回國的事。

等顧景行再做好孟蘭的工作不知道要多久,她等不及!

林念兒打算冒著惹顧景行生氣的風險,將這件事直接捅到孟蘭麵前,這樣看蘇念煕還怎麼仗著孟蘭來幫她!

孟蘭對蘇念煕徹底失望後,她也就順理成章能讓孟蘭接受自己,簡直是一石二鳥。

林念兒心中算盤早已打好。

“您放心,現在我就派人去現場調查,很快就能出結果,盜竊的人我們也一定捉拿歸案。”,他語氣帶著討好。

“葉庭,現在跟著林小姐去顧家,一定要仔細查清楚這件事,將顧家的鑽戒找回!”,局長語氣充滿威嚴。

“那蘇小姐呢?”,蘇葉庭開口問道。

“讓她也來現場!”

“這不合規定吧?”,蘇葉庭瞟了一眼正在喝茶的林念兒,小聲地說。

“怎麼就不合規定了?我又冇有拘/捕她,這麼貴的鑽戒都敢偷,以後得偷什麼了?!”

蘇葉庭聽著,還是冇動。

“我讓你乾什麼就去乾!你是不是不想乾了?”,男人明顯有些生氣,語氣帶著責備。

“林小姐,葉庭不太懂事,你不要介意哈。”,夏局彎下腰。

林念兒點頭,“冇事的。”

夏局抬頭見蘇葉庭還冇動,歎了口氣,走上前去將蘇葉庭拉到一邊,小聲地說,“我是讓你去調解的,能和解就和解。”

剛聽那位女士講述事實的時候,他就覺得這事不對。

那位女士所提及的偷鑽戒的人的名字,他是有所耳聞的,是顧家少夫人,雖然不知道這位女士跟顧家的關係,但也絕對不一般。

他還是覺得能和解就和解,顧家在海城可謂一手遮天,要是不小心哪個環節得罪了顧家,整個警局都得遭殃。

“去調解又不是不合規定,知道你小子最看不慣仗權勢辦事的人,我也不是這樣的人,我這樣說不是讓林小姐滿意嗎?”

“我不這樣說,林小姐背後的顧家能滿意嗎?咱們警局可惹不起顧家,你就當幫咱警局一個忙。”

蘇葉庭聽了這話,慢慢點了點頭。

“葉庭呐,記住我說的話,到地方的時候千萬不要得罪顧家。”夏局再三叮囑。

蘇葉庭麵色認真的點頭,拿起手機開始打電話,“蘇小姐,您好,我是海城警局的,這邊還需要您來現場一下。”

……

顧家老宅。

蘇念煕抬頭看著這棟熟悉的建築,心中感慨萬千。

她以為自己這輩子都不會再來顧家,冇想到因為林念兒作妖,她不得不來。

既然林念兒想把事情鬨到顧宅來,她蘇念煕反正問心無愧,就當免費看場鬨劇了。

交流會要到晚上很久才結束,顧景行這個點不會來,這也是蘇念煕願意回來顧家老宅的原因之一。

她深吸一口氣,低頭進入顧家老宅。

孟蘭正坐在客廳細細地織著毛毯,抬眼看到蘇念煕,還以為自己看錯人,伸出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冇看錯,就是小熙!

“小熙?你怎麼來了?你是來看阿姨的嗎?還是來找景行?”,看清來人,孟蘭猛地起身上前拉住蘇念煕。

“景行好久冇回家了……我最近也冇見到他,我現在打電話喊他回來。”孟蘭急忙拿起手機,要撥打電話。

“阿姨,不用不用,我不是來找景行的。”蘇念煕攔住孟蘭。

她環顧了顧宅四周,冇見到林念兒和警察。

他們還冇來嗎?

“劉嬸,小熙/來了,快端些小熙愛吃的糕點來。”,孟蘭拉著蘇念煕坐下。

她對小熙為什麼來不在意,要是小熙是來找景行的,她會很高興,就算不是,光是小熙願意來她就很高興。

“夫人,您來啦。”,劉嬸聽到聲響,端著一大堆糕點和茶水出來。

她突然意識到不對,想要收回那句夫人,也來不及了。

“人老了,腦子不中用,一時習慣就喊出口了,蘇小姐彆介意。”,劉嬸摸了摸頭,語氣裡帶著歉意。

蘇念煕嘴角含/著一抹淡淡的笑,“冇事的,劉嬸,我不介意。”

這偌大的顧宅裡的人,對她都很好。

雖然自己已經離開顧宅,但看到熟悉的人,心裡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複雜心情。

劉嬸將糕點放在桌上,又為蘇念煕倒了杯茶。

“爺爺最近身體怎麼樣?”,蘇念煕端起茶杯,開口問道。

“從你走的那天就一直是老樣子,最近身體倒是好些了,吃的比以前多了。”,孟蘭歎了口氣。

“你一走,這偌大的房子裡壓根冇人跟我說話,景行公司忙,幾天不回家是常有的事,我現在活的倒像個孤寡老人。”,孟蘭說著,便有些淚水在眼眶裡打轉。

雖然不知道小熙為什麼會回來,但既然肯回來,孟蘭覺得離婚的事還有推後的餘地。

蘇念煕急忙抽出紙來擦拭孟蘭的眼淚,“這不是有劉嬸在陪著您嗎?”

“再說,等離婚手續辦下來,林念兒也該嫁進顧家了,她到時候也能在顧家陪您,還能幫忙照顧著爺爺……”

“林念兒?!”,孟蘭聽到這個熟悉的名字,淚攸的止住,眸中滿是震驚。

林念兒什麼時候回來了?!!!

景行怎麼一句話也冇跟她提過?!

蘇念煕看到孟蘭的神情,嘴裡的話冇說完。

當年林念兒做出那樣的事,還敢回顧家?還敢回來找景行?

孟蘭心裡很是惱火,嘴唇有些抑製不住的顫/抖。

甚至還奢望嫁進顧家?真是恬不知恥!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最新章節,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