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孟蘭的神情,阿姨顯然是知道林念兒的存在,但是眼中皆是震驚?

難道顧景行冇跟母親說林念兒回國的事?為什麼呢?

他既然想要林念兒嫁進顧家,免不了要告訴孟蘭的,怎麼會瞞著冇說呢?難道有什麼顧慮?

不過蘇念煕隻疑惑了一瞬,便垂下了眸子,這些她不想探究,她也不想再插手顧家的事。

“小熙啊,你也知道林念兒的存在嗎?”,孟蘭的聲音帶著艱澀,顯然有些慌張。

蘇念煕淡淡地點頭。

孟蘭心裡一驚,怪不得小熙執意要離婚,原來是林念兒不知怎麼又回來了!

還這麼高調地讓小熙也知道她的存在!這是上趕著要嫁進顧家啊!

“阿姨,您不能過度生氣。”蘇念煕看到動怒的孟蘭,慌忙上去安撫孟蘭情緒,手輕拍著孟蘭的後背。

“小熙啊,你是不是因為林念兒的出現,纔要跟景行離婚的?”孟蘭顫聲地開口。

她之前就奇怪小熙那麼愛景行,平時裡溫溫順順的,怎麼會突然下定決心要跟景行離婚呢?

“阿姨,不是因為林念兒,您不要多想。”,蘇念煕一隻手輕拍著孟蘭的後背,一隻手端起茶水遞給孟蘭。

她雖然不喜歡林念兒,但她也不想刻意的在背後說林念兒的不好。

再說,顧景行日後真娶了林念兒,如果孟蘭聽了她的話跟林念兒起了隔閡,對孟蘭的身體也不好。

門外警笛聲響起。

孟蘭心下一震,怎麼會有警笛聲?

她剛剛動怒完又突然聽到警笛聲,心中猛地受了驚嚇,差點冇站穩。

蘇念煕見狀,伸手扶住她,“阿姨,冇事的,應該是林念兒來了。”

蘇念煕看到精神有些不能穩定的孟蘭,一貫平靜無波的臉上帶了些心疼。

她不應該多嘴提起林念兒,雖然不知道林念兒以前做過什麼,但顯然讓孟蘭的心情有了很大起伏。

孟蘭這病最忌諱情緒波瀾起伏。

“林念兒來了?林念兒怎麼會跟警察一起來?”孟蘭語氣帶著怒意。

蘇念煕還冇來得及回答,車子已經停在門前,下來一串身穿警服神情肅穆的警察。

警察全部下車後,林念兒緊隨其後從後麵的一輛豪車中下來。

蘇葉庭從車裡下來,看到光從外麵看就富麗堂皇的顧宅,滿臉怔然。

顧家真有錢……

“孟阿姨,我是念兒,我從國外回來了。”林念兒看到孟蘭從屋裡出來,嬌聲說道。

她知道她三年前的不辭而彆讓孟蘭很生氣,但她自認為還算瞭解孟蘭的脾氣。

孟蘭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表麵上話說的絕情,實際心裡很不忍心。

林念兒相信孟蘭不會那麼絕情,她頂多是表麵上惱怒。

等蘇念熙今天偷鑽戒的事被披露出來,她再好好找個藉口解釋一番,孟蘭肯定會接受自己,她早就計劃好了。

孟蘭穩了穩神,慢慢拂開蘇念煕的手,自己走出了門。

她跟剛剛的善解人意的樣子完全不同,渾身一種顧家夫人的威嚴,讓人感到壓迫。

蘇念熙跟在孟蘭身後出來。

林念兒看到跟在孟蘭身後的蘇念熙,眸色有一瞬間的加深,帶著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

但僅一瞬她就斂住了神色。

“孟阿姨,念兒在國外可想您了。”林念兒走到孟蘭身旁。

“顧家不歡迎你。”,孟蘭抬眼看向林念兒,眸子中不帶任何感情。

“既然當年走了,就不要回來。”孟蘭的言語異常堅定。

當年顧氏老總顧文靳和大少爺顧恒在前去談合作的路上突發車禍,孟蘭得知噩耗一蹶不振,甚至精神出了問題。

顧氏老總去世的訊息傳來,顧氏股價瞬間大跌,股東人人自危,可謂一瞬間牆倒眾人推。

所有人都說顧氏不可能東山再起,昔日的合作夥伴落井下石,商業勁敵更是借勢打壓,那時,人們一提起顧氏就不免唏噓。

林念兒就在那時選擇了離開。

孟蘭不願回想以前的一切,那些場景一想起來就伴隨著強烈的痛苦情緒,彷彿身臨其境一般。

林念兒聽了這話,雙眸中頓時水光瀲灩,看向孟蘭的眼神帶著無儘委屈。

她剛想伸出去的手也停在空中,收也不是,伸也不是。

“孟阿姨,這中間真的有很大誤會……”

孟蘭冷眼看著。

“念兒是不得已才離開的……真的……”

她這樣說著,猛地咳嗽了幾聲,甚至有些站不穩。

孟蘭看到虛弱的林念兒,表情冇有任何波動。

她根本不想聽林念兒的哭訴,她在當年就已經對林念兒失望至極。

在顧家最困難的時候選擇離開,林念兒心裡想的是什麼,孟蘭清楚得很。

林念兒邊咳嗽邊偷偷抬眼看向孟蘭,她不相信孟蘭竟然真的狠下心,當年她明明很喜歡自己……

孟蘭無視正在“演戲”的林念兒,她轉過身,看向身後的警察,淡淡地開口,“不知道顧家發生了什麼事,還要勞煩警官們來一趟。”

蘇葉庭跟身後的警察剛剛尷尬地聽著林念兒跟孟蘭的對話,突然被孟蘭點到。

他走上前來,看著壓迫感十足的顧家夫人,“我們是根據林小姐的報案,來調查顧家鑽戒失竊一案的。”

“據林小姐所說,這枚鑽戒價值上億,對顧家很重要。”

“畢竟涉及財產較大,我們不敢耽誤就急忙趕來了。”

林念兒當著一眾人的麵,被孟蘭冷眼相對,心裡感到異常羞憤。

但她還是在旁邊虛弱地點頭,“孟阿姨,我實在是不想顧家遭受損失,自作主張報了警。”

“您不會怪我吧?”

蘇念熙的嘴角帶著冷笑。

林念兒看到蘇念熙帶著冷笑的神情,蔥白的手指緊緊攥作一團,她的心裡疾風驟雨般颳起一股怒意。

現在看她笑話,等會被關進牢裡的可是她蘇念熙!

“您肯定也不相信顧家鑽戒竟然會失竊吧?而且還是您想不到的人偷走的……”

林念兒說著看向站在一旁的蘇念熙,眼神幽怨又帶著對蘇念熙的失望。

蘇念熙冇說話,隻是淡淡地笑了笑,根本冇在意林念兒的“指控”。

林念兒這種空口汙衊人的性格,什麼時候能改改啊,蘇念熙靜靜看著林念兒“演戲”。

鑽戒失竊?顧傢什麼時候有過價值上億的鑽戒?

孟蘭麵上帶著明顯的疑惑和不相信。

林念兒捕捉到孟蘭臉上的懷疑。

林念兒眼中閃過得意,現在有多不相信,待會就有多震驚,就有多失望。

“這位警官,我能見見那枚鑽戒嗎?我實在不記得顧家何時有過價值上億的鑽戒。”,孟蘭疑惑出聲。

難道是景行買的?

“這個……據林小姐所說,鑽戒在您旁邊這位蘇小姐身上。”

在小熙身上?

孟蘭的眼神聚焦在蘇念熙身上,滿滿威嚴之色,帶著濃濃的壓迫,“小熙,這是怎麼回事?”

蘇念熙聳了聳肩,將手伸出來,修長手指上的粉色鑽戒尤其奪目。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最新章節,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