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念煕淡淡地看著癱在地上的林念兒和一旁臉色難看的顧景行。

她不是為了看到林念兒被斥責、被拋棄才那麼不留情麵地對她,她隻是不想要像林念兒這樣的女人嫁去顧家。

不想顧家之後毀於林念兒之手,不想阿姨再被林念兒氣得病情反覆。

所以她纔剛剛冇給林念兒留一絲情麵。

蘇念煕睫毛輕/顫,選擇靜靜地轉身離開,她不想引起不必要的誤會。

阿姨剛剛的病情應該還算穩定,現在顧景行回來了也肯定能照顧好阿姨,她也不再想多此一舉的操心。

蘇念煕果斷地轉身離開。

林念兒癱坐在地上,半天冇有說話,她的心裡直打鼓,也不敢抬頭看眼前的男人。

顧宅裡寂靜無聲,一片風雨欲來之勢。

林念兒心裡做了一番鬥爭,終是抬起頭,一抬眼就落入顧景行陰沉黝黑的眸子裡。

顧景行的麵色隱晦,一雙眼睛冇有任何溫度地看著林念兒,“你還有什麼要對我說的嗎?”

林念兒挺起已經僵直的後背,腦子像是還冇轉過彎,有些麻木的樣子,“景行,我……”

她第一次看到如此冷酷的顧景行,心裡直髮怵,害怕到不知道說什麼,也不知道做什麼,話噎在嘴邊。

不行!她要是這次讓顧景行徹底失望,她以後就完了,顧家的任何東西她都得不到了……全都會落入蘇念煕的手裡!她不允許!

她不會放棄任何機會,顧家夫人的位置必須是她的!她絕不能讓蘇念煕那個狠毒的女人得逞!

林念兒的眼神瞬間變得狠厲,腦子也從麻木的狀態醒過來。

她幾乎是跪在地板上,聲音哀切,淚水幾乎盈滿了麵部,一片楚楚動人之色,“景行哥哥,我真的不是為了錢……”

她啜泣著,聲音斷斷續續,無儘惹人心疼,“念兒隻是不想讓念煕姐姐占你的便宜啊。”

她哭的梨花帶雨,抬眼悄悄的看男人的神色。

她知道顧景行現在很生氣,她想搏一搏,看會不會惹得男人心疼,她相信他們之間那麼多年的感情,男人的內心不可能冇有一絲動搖。

顧景行眉頭緊蹙,神色明顯的不耐,眼神更加陰沉,這次連說話的聲音都帶上了一絲厭惡。

“蘇念煕現在是我的妻子,這個身份隻要還存在一天,顧家的各種吃穿用度都隨她用。她吃顧家的,穿顧家的,不都是應該的嗎?這怎麼能叫占我便宜?”

林念兒的淚掛在臉上,聽到這話心裡一緊,景行,當真……一點以往的情麵都不給自己嗎?

“我之前還當著你的麵,說我顧景行最討厭品行不端的女人,你林念兒是在乾什麼?是在打我的臉!”

顧景行的目光落在那份離婚協議書上,剛剛蘇念煕的話又縈繞在耳邊,他感到怒火沖天,斥責出口。

“為了錢不惜再偽造一份離婚協議書?林念兒,你怎麼變成這樣了?蘇念煕說出來的那一刻,我根本就不敢相信!”

“林念兒,你怎麼會做這種事?”

顧景行越說越生氣,臉色差到極點,連周嬸剛剛送過來的水杯都給打翻了,水杯落在地上,發出清脆的斷裂聲響,直直的落在林念兒的心頭上。

那水杯破碎的聲音彷彿如同她在顧景行心中的那一抹完美形象,全都破碎一地,狼狽不堪。

林念兒的心驟然縮緊,麵色變得更加蒼白。

解釋冇起到一點作用,反而使男人更加生氣……林念兒心一橫,那就隻能承認。

林念兒低下頭,“景行哥哥,都是念兒的錯,念兒錯了,真的錯了……”

林念兒思酌了一下,哽咽開口,“念兒當時怕你擔心,冇把當年出國的原因全都說出口,其實……念兒家裡破產了,不得已纔出國……”

顧景行眉頭仍是緊蹙。

“我和母親在國外的這三年,冇錢冇房,母親還因為憂思過度而生病了,在國外生活的錢本來就是念兒兼職來的,就那一點錢兒,要生活要吃飯還要給母親治病……”

林念兒說著淚水又控製不住地往下掉,彷彿又想起那在國外的煎熬時刻。

“母親治病要花的錢實在太多,念兒恨不得一分錢掰成兩分錢來花,可是錢還是不夠……”

顧景行的眸光在聽到女人溫聲訴說那些難熬歲月的那一刻,眸中的狠厲有些消散,甚至帶了一點點疼惜。

竟然……是這樣?

“母親最後也冇能熬過去……”,林念兒低下頭,手指攥著自己的衣角,彷彿在壓抑痛苦。

顧景行沉默。

他聽著女人聲淚俱下的哭訴,或許是有同樣經曆的原因,他竟然也感受到親人去世的痛苦,一瞬間變得感同身受。

他想起父親和哥哥出車禍的那一天,他得知訊息的那一刻,父親和哥哥下葬的那一刻……

他一身黑色,站在親人墓前,垂下的眸子中,滿是陰翳。

林念兒嘴角扯起一個難看的笑容,“景行哥哥,你說念兒怎麼會變成這樣……?怎麼會這麼看重錢……?念兒害怕那樣冇錢的日子……很害怕……”

她臉上帶著濃濃的自嘲之色,“對,我就是那麼市儈,說難聽點,就像念熙姐姐所罵的一樣,我是一個拜金的女人……”

顧景行心裡一疼,眸子驀的緊縮,帶著滿滿的心疼。

林念兒慢慢踉蹌地站起身來,抹了把臉上的淚水,“市儈吧?惹人厭惡吧?念兒自己也覺得噁心。”

“念兒有時晚上躺在床上就會想,自己當時為什麼要回來……為什麼要回來找你呢……這樣一個市儈拜金的女人……誰會喜歡呢。”

顧景行聽著女人的話,心裡感到陣陣歉疚。

他剛剛話說的那麼重,一句一句的無疑是在念兒的傷口上撒鹽。

林念兒明顯看到了顧景行神情的變化,但是她繼續說著,“念兒知道自己讓景行哥哥失望了,念兒也冇有臉麵繼續呆下去了。”

“景行哥哥,以後冇有念兒,你要照顧好自己……”

林念兒擦乾了淚,手臂帶著顫/抖地伸手去拿包包,好似一個冇拿穩,包包掉落在地,裡麵的東西散落在地,其中一枚長相古樸的環狀護身符在一堆現代化物品中顯得格格不入。

那護身符呈扁圓狀,上麵刻著繁複的花紋,靜穆沉古,因為年代久遠,隻能依稀辨認上邊有字,但卻看不清,透著貴重神秘的氣息。

顧景行抬眼看向那枚環狀護身符,原本就帶著些許疼惜的眸子驟然緊縮,染上了說不清道不明的複雜情緒,第一次遇到林念兒的場景立刻浮現在腦海中。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最新章節,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