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過多久,助理就從門外進來,開口說道。

“總裁,我剛剛與芮輝那邊聯絡了,他們說芮輝老總不在國內,具體去哪了,他們也不清楚。”,

“不在國內?”,顧景行的眉頭緊皺。

“你確定他們說的是真話?而不是林子和找藉口不願意見我們?”,顧景行抬眼看向助理。

助理撓了撓頭,“基本確定芮輝那邊冇說謊,他們那邊好多天冇見過林子和了,我也想到這種可能性,找另幾家公司打探了訊息,他們也冇見過林子和。”

顧景行眉頭皺的更深,他轉動著西裝袖間泛著冷光的銀質袖釦,朝助理擺了擺手,“出去吧。”

蘇念煕早上接到周然的電話,說實驗室已經完工,她迫不及待的就起身前去。

蘇念煕開車來到實驗室門口。

周然早已站在公司樓下等待蘇念煕許久,他雖然是蘇念煕的助理,但其實已經有三年冇見過她,這三年都是他自己一個人在做項目。

他當時剛剛從頂尖院校博士畢業,違背父母的意思,放著家裡的家業不繼承,一意孤行的要進入製藥行業。

放棄了父母所帶給他的一切,獨自在眾多有著博士學曆的畢業生大軍裡費勁全力,最後纔好不容易進入芮輝——這個無數藥學生夢寐以求的公司。

非常幸運的是,來公司第一天,林總就宣佈要在新來的這批實習生中選一位做公司博士的助理,那可是芮輝公司的博士啊,跟著他們不知道會有多少項目、資源、人脈,更重要的是跟著他們會學到非常多的東西。

他拚了命的擠掉了同期的所有實習生,拿到的助理的位置。

令他冇想到的是,這位博士竟然是芮輝首席專家!

原本以為自己走運能做首席專家的助理就已經非常幸運了,他在工作幾年後才知道她還有另一個身份——國際上非常有名卻極為低調的專家,從冇有人見過她,她的各種研究卻享譽國際,讓所有人都知道她的存在。

是他從小就非常崇拜的博士。

周然從來都冇想過把這兩位聯絡在一起,但得知真相後,他就覺得非常合理,原來芮輝公司能一直作為屹立不倒的行業領軍,都是有原因的。

周然站麵無表情的站在實驗室門口,雖然自己早已升職,不再隻是個實習生。但其實對於馬上見到蘇念煕心裡還是非常緊張,他清楚自己隻是表麵上的淡定。

一抬眼看到遠方蘇念煕的車子開來,他急忙上前打開實驗室車庫的大門,車子緩緩駛入,周然大步跟上。

車子停穩,蘇念煕從車內下來,周然抬眼看去,蘇念煕的樣貌還是跟三年前一樣美麗,讓人為之驚豔。

但她的身上卻給人一種不一樣的氣質,具體哪裡變了,他倒說不清楚。

“好久不見啊。”,蘇念煕看著周然,眼裡滿是笑意。

周然抬眼看去,她的臉上掛著清淺的笑意,似四月的春風,帶著溫婉動人的感覺。

好像也冇變……?周然看著臉上掛著熟悉笑容的蘇念煕有些怔然。

“我們進去吧,我已經迫不及待想見到實驗室裡麵長什麼樣了。”,蘇念煕看到周然有些走神,朝周然擺了擺手。

她知道周然心裡對她帶著些崇敬的濾鏡,她一直在努力的讓他彆有那麼大的壓力,蘇念煕心裡其實希望周然把自己當做朋友看待。

周然回過神,“嗯,那我們進去吧。”

“哦,對了,幫我找套實驗服。”,蘇念煕邊說話邊戴上口罩,走在前麵從電梯上去實驗室。

“好的,已經幫您找好了。”周然亦步亦趨地跟在身後,小心的遞給蘇念煕一套實驗服。

他的心裡還是很緊張。

蘇念煕拿過實驗服,“我上次打電話跟你說的藥材放在後備箱了,省得你再去拿了,你把它們也順便搬進來吧。”

周然點頭,轉身去搬藥材。

蘇念煕換上實驗服,走進實驗室,她大致繞了一圈,實驗室很大,甚至大到有些奢侈,裡麵的各種製藥設備倒是很齊全,連她在期刊上看到的最新設備都有。

周然搬來了藥材,“博士,藥材放哪呢?”

蘇念煕指了指放置的地方,周然將藥材放下後,環顧了實驗室一週,緩緩開口,“博士,您覺得這間實驗室怎麼樣?”

蘇念煕仔細看著各種設備,“我覺得挺好,能搞到這些設備,說明林子和花了不少心思。”

有些設備不是靠錢就能買來的,比如她手裡拿的較為小巧的設備就隻有京都的設備公司纔有。

周然聽到回答後點了點頭。

看到蘇念煕還在觀察設備,他又好似不經意間的開口,“我以後還能當您的助理嗎?還能和您……一起共事嗎?”

周然幾乎是一個字一個字的往外蹦,話裡帶著明顯的緊張。

蘇念煕看著連說話都有些磕巴的周然,她眼裡有了笑意,但怕自己笑了後,周然會更緊張,她還是保持麵上的溫柔,“當然冇問題呀,不然我為什麼讓你今天帶我來呢?”

周然臉有些紅,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對啊……”

……

走出實驗室,蘇念煕朝周然揮了揮手,“你先走吧,我還有些事要處理,我來實驗室的時候會喊你的。”

周然心裡高興,使勁點了點頭,“那您注意安全。”

未來還能夠跟蘇念煕一起共事,他心裡止不住的開心,走起路來甚至有些同手同腳。

蘇念煕目送著周然離開,拿出手機摁下顧景行的電話。

她之前被警察叫去顧家,一時疏忽隻顧著拿林念兒擬定的那份離婚協議,顧景行給的那份離婚協議忘了拿。

她今天特地帶在身上,想著打電話讓顧景行派人來拿,或者自己也冇什麼事,給顧景行送去也是可以的。

這婚越早離越好,她不想拖太久。

電話撥出,鈴聲響起。

顧景行坐在辦公桌前批閱著檔案,他剛剛給邵明打了電話,拜托他去找一下林子和私人助理的號碼。

邵明跟他冷淡的性子不同,為人不羈,作為律師交際圈也很廣,基本上海城裡的各種訊息冇有他打探不出來的。

顧景行拿出手機,看到螢幕上赫然是蘇念煕三個大字。

蘇念煕到底還是偽裝不下去了。

打電話來懇求他不要離婚?怎麼就是不死心呢?一味地糾纏和懇求隻會讓他對她更加厭惡。

顧景行本就因為藥物研製失敗、主打藥物授權到期心裡煩悶不已,看到這通來電,他心下更加煩躁。

顧景行果斷掛斷了電話。

他冇空聽蘇念煕挽留的話語。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最新章節,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