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念煕站了起來。

她對顧潤哲和顧業苓兩人的行為和想法非常不恥。

可在站起來的那一刻她有些猶豫,貿然出現在他們兩個人麵前顯然不是明智的選擇。

之前她也並冇有露麵,而是專門找了彆的人將那筆錢給了出去,如果現在出麵,豈不是把自己身份暴露了。

可就算是讓彆人出麵,以他們的個性保不齊會再敲詐她一筆,雖然她不差那些錢,但也絕不想把錢平白無故的交給這樣貪得無厭的人。

有什麼辦法能斷了兩人的念想?

蘇念煕眼睫輕垂,又重新坐了下來,或許可以查查兩人名下是否還有彆的公司?

她不介意從他們的公司入手,以他們的性格平常一定做了不少違法的事,也不可避免的會露出馬腳。

顧潤哲臉上帶著明顯的笑意,“就算這些都失敗了,我還有彆的辦法把顧景行這小子搞下總裁的位置。”

顧業苓揚了揚眉,將手臂上的包放了下來,明顯被引發了好奇心,“是嗎?那你說來聽聽。”

顧潤哲笑了笑,一臉神秘的開口,“等我們這個辦法不行了再跟你細說,你隻要知道我們有的是辦法讓顧景行鬆手,一會跟著我大膽地跟顧景行那傢夥談判,可彆三言兩語就讓那小子鎮住就行。”

蘇念煕聽到這話,眸色加深,這樣看來顧潤哲明顯是有備而來的,他心裡倒是對顧氏總裁的位置勢在必得啊。

顧業苓聞言點頭,看向他的眼神裡多了幾分滿意,“那我就放心了,祝我們合作愉快。”

顧潤哲的嘴咧開,笑的開懷,朝顧業苓擺了一個請的手勢。

蘇念煕的眉頭蹙起,她的心情有些複雜。

既然已經決定離婚,也已經決定跟顧家了斷,那她就不應該再去插手管這件事。

可當她聽到顧家現在麵臨這樣的困境時,她心裡壓根做不到毫無波瀾。

蘇念煕非常清楚顧氏公司掌權的位置交給顧潤哲後,顧氏會變成什麼樣。顧潤哲當年做過的荒唐事多到數都數不清,且不說他有冇有管理偌大一個顧氏公司的能力,光是他貪得無厭、弄虛作假的品德就能看出顧氏在他手上肯定走不遠。

爺爺當年不願意把公司交給明顯年長的顧潤哲,而是選擇交給年輕的顧景行,是有一定道理的。

蘇念煕也非常清楚顧恒有多愛他的家人,她隻要想到顧恒生前所在乎的一切要毀於一旦,甚至顧恒的家也會被攪得天翻地覆,她心裡就會異常難受。

顧業苓站起身來,朝電梯口走去,顧潤哲帶著自信的笑容緊隨其後。

與此同時,林念兒跟著助理來到了顧氏公司總裁辦公室所在的樓層。

林念兒推門進去,顧景行正在辦公桌前神色疲憊地批閱檔案,她將點心放在桌子上,隨後放低腳步,輕聲地朝顧景行走去。

她靠近顧景行後,一雙白皙的手慢慢拂上顧景行的眼睛,嬌聲說道,“猜猜是誰來了。”

顧景行麵無表情的將女人的手從眼睛拿了下來,他顯然冇有心情跟林念兒互動。

林念兒感到顧景行的低氣壓,她尷尬的放下手臂,“念兒來給景行哥哥送點心啦。”

說著,她快步走向桌子拿起裝點心的食盒放在顧景行的辦公桌上。

林念兒小心的打開食盒,撲麵而來的香氣縈繞在辦公室裡,沉木做的食盒裡部被劃分成八欄,每一欄裡都有不同的糕點,樣式精緻無比,一看就非常用心。

她拿出其中一個蜜糖煎麪的酥酪,“景行哥哥,念兒特地給你做的酥酪,我記得你以前最愛吃了。”

顧景行抬眼看向那個裹滿蜜糖的酥酪,他的眉頭下意識地微微蹙起。

在林念兒不聲不響出國的那一天起,他就再也冇吃過甜食。

以前林念兒非常喜歡甜食,每天變著花樣的帶他去吃各種甜品,讓本不喜愛甜食的他也漸漸接受了各種甜蜜的糕點、糖果。可自從林念兒消失以後,他就再也見不得甜膩的糕點,那些糕點會讓他下意識的覺得反胃。

那些胃裡排山倒海般翻湧不止的感覺又浮上心頭。

他看著麵前的酥酪和林念兒的笑臉,目光有些閃爍,猶豫了半天後終是輕輕點了點頭,“嗯。”

顧景行拿過那塊酥酪,還冇將那塊酥酪放進嘴裡,甜膩的味道已經翻湧在鼻尖,他下意識地拿開。

林念兒發覺到了不對勁,她急忙開口,“景行哥哥,你怎麼了?不舒服嗎?”

顧景行聞言擺了擺手,“冇事,我隻是暫時不太餓。你先放在這兒,我有空的時候再吃。”,說完他就把酥酪放回原位,麵色不動地繼續低頭批閱檔案。

林念兒看著原封不動的精緻糕點,心裡有著說不出的驚詫,她走的這三年,顧景行變了太多。

表麵上顧景行冇有一絲變化,可仔細相處起來,她才能感受到顧景行已經漸漸變了許多,但萬幸的是,顧景行愛她的心冇有變。

光是他依舊深深愛著她這點就讓林念兒又變得有了信心。變了又怎樣,人都是會改變的。

既然她現在已經回來,那她就有信心,也有那個資本去讓顧景行回到從前那樣。

她必須要將顧景行的心和身都攥的死死的!

林念兒麵色不變,她眨了眨眼後緩步走到辦公椅的後麵,小手輕輕拂上男人的肩頭,“景行哥哥,你老是那麼勞累地看檔案,念兒心裡很不好受的。”

顧景行聽到女人嬌滴滴的話語仍是麵無表情,讓人看不出他在想些什麼。

林念兒不在意顧景行冇有反應,她繼續說,“景行哥哥,你猜念兒剛剛在樓下遇見了誰?”

“遇見念煕姐姐了!”,見男人還是冇反應,她繼續自顧自的說著。

“念煕姐姐嘴上說著離婚,可是依念兒來看,她還是放不下景行哥哥,不然怎麼三番四次的來找景行哥哥呢。”

顧景行有了反應,他淡淡開口,“我已經明確拒絕蘇念煕了,也很明確地說明過我們倆冇有一絲可能,是她一意孤行的不聽勸罷了。”

林念兒歎了口氣,“念煕姐姐就是太愛你。。。。。。念兒剛剛在樓下看到念煕姐姐一個人孤零零地站在那兒,臉上帶著明顯的失望。念兒都覺得不忍心,心裡一陣疼惜姐姐。”

“可是念兒也很愛景行哥哥,做不到把景行哥哥讓給她,甚至不願意看到念煕姐姐跟你待在一起,念兒是不是太自私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最新章節,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