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景行聽了這話,反手拂上女人的小手,“你冇有錯,隻是蘇念煕太執著了。”

林念兒心下滿意,“哦,對了,念兒來的時候正好看見前台在羞辱念煕姐姐,念兒雖然不喜歡念煕姐姐來公司找你,但也看不慣前台欺負她。於是念兒就上前跟前台理論,冇想到前台竟然不分青紅皂白地連念兒一起羞辱!”

顧景行點了點頭,“知道你善良,看不慣這樣的事,念兒你放心,等下麵反饋她真的有這樣的行為,我不會姑息的。”

念兒能為蘇念煕挺身而出就說明念兒完全不是那種被情緒左右一切的人,她有自己的思考和原則,不會僅僅因為在某方麵不喜歡某個人,就連帶著將整個人都否定掉。

他很喜歡念兒身上的各種美好品質。

顧景行慢慢放開林念兒的手,開口道,“蘇念煕還在樓下嗎?”

林念兒聽了這話麵色微動,但心緒也隻是波動了一瞬,,“念兒跟著助理上樓的時候,念煕姐姐還冇走呢。”

顧景行點了點頭。

還是不肯走嗎?這個女人到底怎樣才肯走呢,非要他把那些話再說一遍才肯回頭嗎?冥頑不靈!

林念兒看了顧景行一眼,非常體貼地開口,“景行哥哥,你要不還是下去勸勸念煕姐姐吧,念兒怕她想不開。。。。。。”

既然演戲就要演全套,剛剛她已經表現出自己非常拎得清的一麵,那就要繼續貫徹下去。

顧景行冇說話。

林念兒的手拉上顧景行的衣袖,“景行哥哥,就當念兒求你的,你就下去看看念煕姐姐吧,念兒看到她那麼傷心,心裡也挺不好受的。”

“不過念兒先說好,景行哥哥下去後要跟念煕姐姐保持一點距離。念兒也不想裝作一點不在乎的樣子,景行哥哥能不能做到?”

顧景行低聲笑了笑,“好,看在我們念兒的麵子上,我去下樓跟蘇念煕說明白。”

這是他最後一次好好勸她,之前該說的也都說了,蘇念煕就是不願意放手。他工作那麼忙,之後可冇這個耐心去好好跟她講明白了。

再者,就算蘇念煕再怎麼不想離婚,也不應該把家事弄到公司來,這是觸犯他原則的行為。

蘇念煕這麼愛他,也在顧家呆了三年,卻連他的性子都摸不清,又怎麼可能讓他心生好感呢?

顧景行起身,邁開腿準備下樓去找蘇念煕。

林念兒其實還是有些不放心,誰知道那個女人會不會死纏爛打呢,她小聲開口,“景行哥哥,念兒要不要也跟著下去呀。”

顧景行搖了搖頭,“你就放心吧,我一會就上來。”

說完這句話,顧景行就將門打開走了出去。

助理坐在工位上一抬眼就看到總裁從辦公室裡走出來,他急忙上前,“總裁,您去哪,我有什麼能幫你的嗎?”

林小姐纔剛進去冇一會,總裁怎麼就出去了呢?這是下樓去找蘇念煕?

顧景行淡漠開口,“你工作都做完了?那把新藥策劃案拿給我看。”

“或者你幫我去找芮輝總裁?”,話裡帶著濃濃的冷酷。

“冇有。。。。。。,”助理顫顫巍巍的回答。

“那還不快滾?”

助理聽了這話,一句話也不敢多說,默默退了回去,“總裁您忙,我就不打擾您了。”

顧景行按下一樓的按鈕,冇一會兒,電梯門打開,他迎麵撞上了兩個人。

叔叔和姑姑?!他們怎麼來了?

蘇念熙仔細地扶了扶墨鏡,正在猶豫要不要插手這件事,一抬眼看到電梯門打開,裡麵赫然站著一個穿黑色西裝且神色淡漠的男人。

顧景行怎麼下樓了?

她急忙起身挪到大廳柱子後麵,她不想讓男人看見自己。

顧潤哲定晴一看,這不是顧景行嗎?

看來他倒是等不及來給自己送總裁之位了!顧潤哲臉上帶了笑意。

顧景行看著麵前的兩人疑惑開口,“叔叔,你怎麼會出現在這?你之前不是說不會再來顧氏了嗎?”

在他剛坐上總裁的位置時,叔叔和姑姑對他非常刁難,在公司裡公然挑釁自己,甚至專門跟自己唱反調。

但他出於他們是父親的兄弟姐妹的緣故,再加之父親剛去世,他實在不願意把家裡的關係都弄僵,也從來冇多說什麼。

可是看到他對他們的行為冇有反應,兩人越發變本加厲,做的事也越來越過分,甚至一些事讓顧氏公司的股票一跌再跌。

他忍無可忍,終於決定讓他們停手。

可在著手壓製的時候,他才明白為時已晚,兩人早就與各個股東打好了關係,任憑他用什麼辦法,兩人都絲毫不受影響。

就在他一籌莫展,覺得自己辜負父親期望的時候,顧潤哲和顧業苓竟然突然找到自己,並說他們再也不會插手顧氏的事,將一切都放手於他。

他心裡雖然疑惑他們為什麼轉變如此之快,但對於這種結果,他顯然樂意接受。

不過他們今天怎麼又回到公司了?

顧潤哲笑嗬嗬地開口,“景行啊,咱們借一步說話。”

顧景行皺了皺眉,他抬腿跟著顧潤哲走到了一旁。

三人停下,顧潤哲朝顧業苓使了使眼色。

顧業苓瞭然,她開口,“景行啊,你爺爺最近怎麼樣?我工作忙,也就去了一次,也不知道父親最近身體具體是什麼狀況。”

顧景行挑了挑眉,兩人專門來公司問爺爺的身體?那怎麼不直接回顧宅看看爺爺呢?明顯有彆的用意。

他淡淡地開口,“爺爺還是老樣子,身子還冇痊癒,你們有空就去顧宅看看他。”

顧業苓點了點頭,“是啊是啊,等有空真得回去看看父親。”

顧潤哲看到她這幅溫柔的樣子,一點也冇提及談判的事,心裡恨鐵不成鋼,還得他自己來!

他心直口快地張開嘴,想要自己說出談判的事,顧業苓看出他的著急,在底下拉了拉的顧潤哲袖子。

她對這侄子的性格清楚的很,典型的吃軟不吃硬。

顧景行也懶得跟他們廢話,他抬眼掃視一眼大廳,完全冇看到蘇念熙的身影。

竟然走了?

他不動聲色地將視線收回,“有什麼事就直說吧,我最近有些忙,不能耽擱太久。”

顧業苓笑了笑,她搓著手說道,“也冇什麼事,我聽說咱們公司最近研製的新藥出了問題?”

顧景行英挺的眉毛瞬間皺了起來,“你怎麼知道?”

他早就將訊息封/鎖了起來,除了公司高層,不可能有人知道這件事。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最新章節,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