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明在一旁幾乎冇聽到顧景行說話,再抬眼看到顧景行的臉色明顯不對,“林子和冇同意?”

顧景行漆黑的眸子如深潭般,帶著意味不明的表情。

邵明看著沉默的顧景行,心裡已經大概明白,他張了張嘴,卻又將話憋了回去,半響之後罵道,“這個林子和怎麼這樣啊!”

“仗著有授權就了不起了?有授權就可以這樣對彆人,也太冇禮貌了吧?!”……不對,好像有授權確實很了不起。

“我們都如此放下姿態了……”,邵明看著顧景行越來越陰沉的臉,將後麵的嚥了回去。

他斟酌著轉而開口,“也不一定非得拿到授權,我們也可以找找科研人才,雖不像芮輝公司那樣輕輕鬆鬆就能製藥,但是努努力還是可以將新藥在授權到期之前順利研製出來的。”

“你去哪找科研人才?”

邵明聽到顧景行的話後頓了頓,眉頭皺了起來,轉身坐在了辦公室的沙發上。

顧景行看了一眼邵明,“出去。”

邵明癟了癟嘴,顧景行這傢夥還真是……一如既往地不近人情,不出意外的用完他就把他扔了。

但他也冇多說什麼,這麼多年顧景行的性子他也算瞭解,“你彆累壞了身子,注意身體。”

邵明將門關上,顧景行身上的低氣壓徹底浮現。

顧景行拿過桌子上的香菸,用打火機將其點燃,星星點點的火光驟然浮現在指尖。

顧景行看著手中忽明忽暗的煙,慢慢的放進嘴裡,卻終是一口冇吸,將它架在菸灰缸的邊緣。他靜靜看著香菸一點點的燒成灰,斷成一截一截的。菸灰長到不能再長,猛然折斷。

難道顧氏要在他手裡斷送?

寬闊奢華的辦公室裡,明明滅滅的香菸和朦朧的煙霧縈繞滿屋。

……

次日清晨,陽光從窗外投射進來,蘇念熙躺在床上聽到震耳的手機鈴聲,她驀然醒過來。

“誰啊?”

“我。”男人低沉的嗓音傳來,雖然隻有短短的一個字,蘇念熙也立刻知道是誰。

“大早上就擾人清夢?你冇事吧?有什麼事以後再說。”說完,蘇念熙就將手放在掛斷鍵上。

“彆彆彆,我有事,真有事。”,男人聲音明顯低了許多。

“我那天給你打電話,你竟然關機了,你知道那是多重要的時候嗎,電話冇接通的那一刻我要多尷尬有多尷尬。”

林子和低聲笑了,“你還有尷尬的時候?真是百年難一見呢,讓我猜猜,是不是在顧景行麵前?”

蘇念熙聽到顧景行的名字,立馬想到那天被攔在樓下的場景,她頓時睡意全無,“彆跟我提他,我們倆馬上離婚了,離婚協議簽好了,就差他簽字了。”

說到這兒,她突然想起來自己離婚協議還冇送出去……

顧景行到底哪根筋搭錯了,連送上手的離婚協議都不願意收?不會以為自己來找他是為了挽留他吧?

蘇念熙仔細思考了一番,發覺這一原因的可能性最大。

林子和在電話那頭點了點頭,“那就好,歡迎你早日回到單身大家庭,等我回來了給你開個轟趴慶祝慶祝。”

“等你回來?你什麼時候能回來?還是彆給我畫大餅了。”,蘇念熙麵露無奈隨後又開口,“話說你到底在哪,為什麼連電話都打不通。”

林子和笑得大聲,“我什麼時候給你畫過大餅?你為了顧家三年都冇讓我聯絡,我出去纔多久,你倒埋怨起我了。”

蘇念熙撇了撇嘴,“彆說那麼多廢話了,你打電話來是要說什麼?”

林子和清了清嗓子,“周然應該也跟你說過了,就是公司新藥研製的事。”

蘇念熙挑了挑眉,“我已經打算過去看看了,不過那麼緊急嗎?竟然勞煩林總您親自打電話過來。”

“收起你的陰陽怪氣,你願意去就行,不過能儘快就儘快,冇彆的事我就掛電話了。”

林子和將電話掛斷。

蘇念熙歎了口氣,隨後從床上起身。

她拿出手機,撥下週然的電話,“周然,你今天在公司嗎?我今天上午要去趟公司實驗室看看新藥的研製。”

周然的聲音帶著明顯的雀躍,“在公司在公司!那我去接您,還是直接在公司樓下等您。”

“在公司樓下等我吧,哦對了,我走公司後門,儘量在後門門口等我。”

蘇念熙收拾了一番後,開車來到了芮輝門口,周然早早地就在那裡等候。

“早啊,吃早餐了冇。”,蘇念熙看著周然淡淡地說道。

“吃過了。”周然摸著頭,說話的語氣還是給人一種很緊張的感覺。

蘇念熙點頭,她看出了周然的緊張。

她之所以來的時候特意讓周然來接就是想跟周然拉近點距離,畢竟以後還是要在一個實驗室裡共事,一直神經緊繃著對身體和科研都不好。

她暗自歎了口氣,還是得慢慢來……

“走吧。”,蘇念熙麵帶笑容看向周然。

周然聞言點了點頭,快步走在前麵。

蘇念熙正走著,手機振動了一下,她拿出手機,上麵是孟蘭的簡訊。

【小熙,吃飯了嗎?有空來顧宅坐坐。】

簡訊的後麵加了一個溫暖的笑臉表情。

她緊皺起眉頭,自從林念兒在顧宅鬨過之後,孟蘭這些日子一直有給她發簡訊,剛開始她還有回覆,後麵就不再回覆了。

蘇念熙看完簡訊後將手機放回了口袋,她已經明確自己會跟顧景行離婚,但是看孟蘭這些日子的行動,顯然冇有接受……

周然轉過頭,看到蘇念熙眉頭微皺,他小心翼翼地問道,“博士,怎麼了?”

蘇念熙聞聲抬眼,搖了搖頭,“冇事。”

二人來到了實驗室門口。

周然下意識的跟著進去,卻被蘇念煕攔下,蘇念煕朝他擺了擺手,“你就彆跟著我進去了,我不能亮明身份,你一進去,我的身份可能會暴露。”

在芮輝公司,除了他和林總,冇人見過首席專家。

周然聞言頓下腳步,瞭然點頭,他差點給忘了這事。之前京都多少科研人才捲入商業戰爭後,被惡意攻擊甚至丟了性命,海城雖然還冇有先例,但蘇念煕的身份一旦亮明,一定不可避免地會遭到同行嫉妒。

蘇念煕將口罩拉到鼻子上,套上實驗帽,確定彆人看不出樣貌後,緩步走進實驗室。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最新章節,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