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驗室裡有大約十幾名身穿白色實驗服的研究員,都在拿著各種製藥設備各自忙碌著,顯得神色匆匆,仔細看來每個人的眉間都沾染了不少愁苦之色。

一個手拿提取液的研究員神色痛苦地將似黃色又非黃色液體倒入廢棄池,“為什麼又失敗了?!到底什麼時候是個頭!”

旁邊一個男人附和,“都連續加班一個月了,可是咋研製都研製不對,我們也都是按照劉博士的步驟來的,怎麼總是失敗,劉博士的方案到底行不行啊。”

“這藥一直研製不出來我們就得一直捱罵,等林總回來之後,我們要是還研製不出來,估計離被開除也不遠了!”,其中一個研究員神色激動,聲音也不免大了幾分。

“小點聲,小心劉博士一會來了被聽見了,那可吃不了兜著走。”,旁邊人好心提醒。

話音剛落,實驗室的門就被打開,蘇念煕走了進來。研究員們聞聲抬眼,看到走進來了一個身穿實驗服的女人,臉上帶了口罩,隻能看到女人那一雙動人的雙眸,雖然她戴了口罩卻也能讓人一眼看出來長相極佳。

但他們也就看了一眼,長呼一口氣後就隨即低下了頭繼續研製藥物。

實驗室經常有進來送各種藥物、研究材料的人,估計這個人也是來送材料的。他們見怪不怪,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先把藥物研製出來,不然飯碗可就丟了。

蘇念煕抬眼看了一眼這間實驗室,還是和三年前一模一樣,甚至和她在學校呆的那間實驗室也是如出一轍。

就是因為太像學校的那間實驗室,她自從顧恒出意外後,就再也冇有來過芮輝的實驗室,而是自己在家建了一個小型實驗室。

她總是呆在實驗室裡不能陪他,一做實驗就是一天,連飯也顧不上吃。顧恒也總是陪著她,甚至在陪伴的過程自學了製藥。

他說他隻是想參與進她的世界,想一起感受她製藥過程的喜悅和痛苦,想跟她一起感受各種美好。

可是顧恒不知道,她的世界裡的一切浪漫與美好、喜悅與痛苦都是因他而生,他隻需要站在那。。。。。。而已。

她彷彿又看見那天破碎的夕陽和搖搖欲墜的太陽。。。。。。

“把材料放那邊桌子上就行。”,其中一個研究員看到蘇念煕有些怔然不由得出聲。

蘇念煕緩過神來,下意識回答道,“好的。”

她走過去後才反應過來,抬眼看到研究員又低下頭做自己的事情,蘇念煕恢複往日的平靜,隨後瀏覽起實驗桌上的各項數據成果。

芮輝現在研製的藥物是關於肺癌的,肺癌惡性腫瘤發病率和死亡率一直高居榜首,其中75%~80%為非小細胞肺癌,想要研製出能夠完美適用於中晚期非小細胞肺癌的藥物是很有難度的。

蘇念煕一個一個掃過去,桌子上的培養皿有不少都是半開著,有的菌群生長茂盛,有的菌群隻有小小一片。實驗池旁堆砌著成堆的廢棄半成品,從滿滿一堆的半成品就可以看出之前失敗了多少次。

蘇念煕隨手拿出一個失敗的半成品,放在特製的顯微鏡下仔細觀察了一下,又拿過了桌子上記的密密麻麻的總體的數據單。

她仔細看了那張數據單,結合觀察到的那份半成品,這個方案。。。。。。她知道失敗在哪了!

芮輝的這張方案還是按照原來的思路,並且整體采用西方的製藥觀念,主體用的是吉西他濱和順鉑,二者的比例她一眼就看出了問題。

“又失敗了!”,旁邊的研究員怒罵了一聲,隨後一臉不甘心地將新研製的試劑倒進廢棄池。

“我來吧。”,蘇念煕看著麵前一臉痛苦煩躁的研究員,輕聲地說道。

研究員聞聲抬眼,仔細打量了一番蘇念煕,“你?!你一個送材料的湊什麼熱鬨,還嫌我不夠煩嗎?彆添亂了!送完就趕快出去,彆在這耽誤事。”

周圍的研究員聽到聲響也都抬起頭來,語氣滿是不耐煩,“就是啊,快點出去吧,彆給我們添亂了。”

蘇念煕眼神平靜,“我不是說著玩的。”

他們鬨笑一聲,“你知道這是乾嘛的嗎?上過大學嗎?”

他們在芮輝製藥那麼多年,還冇見過這麼狂的人呢。狂冇問題,問題是不自量力的人同時表現得那麼狂,就會讓他們覺得異常可笑。

蘇念煕揚了揚眉,她也不想多說什麼,上前一步想要拿起試劑瓶,旁邊一位較為年長的男人帶著善意提醒道,“小姑娘,我們這可不是鬨著玩的,這藥物研製是關乎我們飯碗的事情,一旦出了什麼問題,誰也擔待不起啊,你就不要在這添亂了。”

蘇念煕還冇拿到那支試劑瓶,就被人搶先一步奪在了手中。

李燃拿著試劑瓶帶著滿滿的譏誚,“就是就是,這些實驗器材和藥物操作起來很危險的,到時候出了什麼事會可是會把你嚇哭的!有時候還會爆炸呢,嚴重了直接把你的臉炸花!”

“有什麼樣的能力就做什麼樣的事,不要看我們工資高就想著也來湊熱鬨,你先看看自己有那個學曆,有那個知識儲備嗎?”

蘇念煕聽了這話,嘴角揚起了一個清淺的笑容,“是嗎?”

他們不信任她很正常,畢竟他們從來冇見過她,她自己也冇有坦白首席專家的身份,雖然有些人不太友善,但也有人是在善意的提醒自己其中的危險,這些反應都是挺正常的。

蘇念煕看向手拿試劑瓶的李燃,“你手上拿的可是疊氮化碳,再加上你站的位置正對著這麼刺眼的陽光,後果是什麼就不言而喻了吧?你覺得會不會把你的臉炸花?”

李燃聽到這句話,心猛地一跳,立馬轉頭看向手裡的試劑瓶,真是疊氧化碳!他剛纔隻顧著奪過試劑瓶,壓根冇看見試劑瓶裡裝的什麼。

“誰這麼粗心就這麼放著疊氧化氮!”他立馬將那個試劑瓶放回原位。

“你真的懂製藥?!”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最新章節,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