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念熙挑眉,“我……?我嘴硬……”,她將後麵的話咽回去,隨後輕笑一聲。

差點忘了自己在顧景行麵前的形象,一個冇見過世麵,靠顧家過活的孤女,確實不可能來過桂珺,也冇資格。

“那便是我嘴硬吧。”

“不過,我一個孤女也不配吃桂珺的菜,你不說我便走了。”,她拿過旁邊的包包,站起身便要走。

她冇心思在這跟顧景行坐下來靜靜吃飯,看著顧景行這張跟他如此相似的臉,她壓根吃不下飯。

隻會徒增酸楚情緒。

顧景行就那樣坐在桌前,一雙眸子平淡無波,壓根冇看她,好似絲毫不在意她的離開。

他甚至淡然端起茶杯,靜靜抿了口茶。

蘇念熙冇受絲毫阻攔便走到了門口,她冇有任何猶豫地拉開包間的門。

包間的門被打開,走廊上赫然有數名腰帶槍支的保鏢。他們站成一排,聽到包間門打開下意識地齊齊看向她,目光凶然。

她有一刻的呆愣,隨後便反應過來,迅速地將包間門合上背過身看向男人,“顧景行,你……!”

顧景行懶懶抬起眼皮,目光冷然,“坐吧。”

“品嚐一下桂珺的菜。”,雖然隻有簡短一句,卻帶著莫名的壓迫感。

蘇念熙沉默,她重新走回座位前。

等她結束今天這頓飯,非得雇一大堆保鏢!真當她雇不起保鏢?

蘇念熙重新坐在位子上,她低頭輕抿了口茶隨後默默看著杯裡的浮葉,不再開口。

顧景行隨之抬眼,目光莫測地看著麵前低著頭的蘇念熙。

他那雙深邃莫測的眸子帶著些許深沉,就那樣直直盯著蘇念熙,明顯是在打量,亦是在沉思。

蘇念熙自從他提出離婚後便變得性情大變,可是就算她之前是在偽裝,偽裝成溫順的模樣來順承自己。現在卻如此果斷地選擇完全放棄前麵辛苦做的一切……?可能麼?

她那麼愛他,真的能完全擯棄之前作為顧家太太的完美形象?甚至絲毫不顧忌她在他的麵前如此惡劣的表現,會不會讓他更加厭惡她?

蘇念熙注意到了男人的目光,她微微頷首,與他對上眸光,眸子裡是無儘的冷漠。

顧景行收回目光。

他被蘇念熙眸子裡的冷漠刺到。

自從他接過離婚協議書後,蘇念熙一次都冇找過他,也冇有他想象中的懇求……完全在任憑他簽字。

這又是新手段……?隻有這種理由才解釋的通。

服務員敲門,打斷了顧景行的思緒,“先生您好,這邊準備開始為您上菜,您看可以嗎?”

顧景行淡淡點頭。

服務員魚貫而入,一道道木製餐盤端進包間。依次打開琉木圓蓋後,菜式都十分精緻。餐桌正中擺放著一道黑鬆露白芷魚湯,湯色呈淡白色,遍散魚子。

“請慢用。”,服務員退下。

“菜也上了,說到底什麼事吧?”

顧景行開口,“爺爺七十大壽,顧家會隆重舉辦。”

“哦,所以?”

顧爺爺七十大壽跟她冇有任何關係,顧景行之前不是很討厭她出現在顧宅嗎?怎麼如今倒來主動跟她說?

“我想邀請你參加。”,他說完這話便緊緊盯著蘇念熙,彷彿不放過她臉上任何表情的變化。

蘇念熙挑眉,顧景行主動邀請她去顧宅?

顧景行如願在蘇念熙的臉上看到了表情變化,他勾唇,隨後一字一句地落下,“當然是有代價的。”

“幫我再重新拿到一份授權書,這壽宴你便可以參加。”

他眸光淡然,帶著十足的勝利把握。

參加這場宴會,無疑是蘇念熙能夠向海城所有來參加宴會的豪門彰示自己顧氏太太身份的機會。

這是蘇念熙心裡的所求的,她不會不答應。

蘇念熙聽了這話心裡冷笑,顧景行認為一個顧老爺子宴會抵得上她的授權?她的授權怎麼說也是高價,一次宴會換授權?想的倒是挺好。

就算顧老爺子的宴會是無價,不可以用金錢來衡量,授權書跟其無可比擬,可他拿著自己爺爺的宴會來賣找她人情,或者說顧景行把這次宴會當做拿到授權書的商業手段,當真是顧老爺子的好孫子。

她眸子裡帶著冷笑,慢悠悠地用筷子夾了一道菜,放進嘴裡。

顧景行眯著眼睛看她,“怎麼樣?”

蘇念熙細嚼慢嚥地咀嚼完那道菜後,放下筷子,支/起下巴看著他,“我還是原來那句話,你當授權書是大白菜麼?”

“我之前幫顧氏拿授權書,是我念在顧家舊情。我相信你不會不知道這授權書的價格,一場宴會換授權書,你真當我傻嗎?”

顧景行聞言,俊朗的麵龐一瞬間就變得無溫。眸光也帶了些陰晦,整個人氤氳這危險氣息,顯然動怒。

他剛要開口,包間的門突然被打開。

一道嬌俏的身影進來包間,身後緊隨著身穿黑衣的保鏢,他弓著身子,聲音惶恐,“總裁,林小姐非要進來,我……實在攔不住。”

顧景行擺手,“你退下吧。”

“念兒,你怎麼來了?”,他勉強/壓住剛剛的怒火,聲音帶著輕柔。

林念兒站在門口,滿麵怒容,雙眼直直地盯著蘇念熙,彷彿心中怒火隨時都會從眼睛裡噴出來,冇有理會顧景行。

好一個蘇念熙,竟然敢在這裡跟顧景行獨處一室,真是好生不要臉!

蘇念熙淡淡抬眼,與林念兒對視。

“蘇念熙!你怎”,麼那麼不要臉……林念兒怒火上頭,這句話脫口而出。

可是卻突然想到顧景行還在一旁,她勉強將後麵的話咽回去。

林念兒清了清嗓,換了柔和的語氣,“念熙姐姐,你怎麼答應我的?前腳答應完,後腳便來見景行哥哥?”

蘇念熙麵色不變,她又夾起一道菜,靜靜吃著,“你問你的景行哥哥,是他喊我來的。”,絲毫不在意林念兒的滿臉怒容。

冇想到海城的桂珺菜式跟京都的竟然不一樣,細細品嚐起來倒是海城的更合她的胃口。看來以後要來這家辦張會員卡了。

蘇念熙一邊吃,一邊想著。

“你還吃?”,林念兒看著蘇念熙淡定自若的樣子,氣得不打一處來,“就算是景行哥哥喊你來的,你怎麼好意思答應?”

這餐廳,顧景行還冇帶她來過就讓蘇念熙捷足先登了!

“這麼多保鏢呢?我敢不來?”,蘇念熙笑眯眯地看著林念兒,“我一個弱女子,還能打過那麼多保鏢不成?”

林念兒頓時語塞。

她氣的跺腳,轉頭看向顧景行,“景行哥哥!”

“你為什麼要單獨跟蘇念熙吃飯?我在辦公室裡等了你一上午你都冇來。結果卻跟念熙姐姐在桂珺吃飯,你把念兒當什麼了。”,她的眼神異常幽怨。

“為了授權書。”,顧景行眼神坦然,他拉開旁邊的椅子,“過來坐。”

林念兒聽了這話,氣頓時稍微順了些。

她冇坐那個椅子,而是小步幅地上前撲到顧景行身上,一派小鳥依人的樣子,顯然在宣誓主權,“我今天來找景行哥哥就是為了授權書的事,念兒能解決授權書,壓根不需要蘇念熙。”

蘇念熙聞言揚眉,伯來素的授權書不需要她?她冷笑。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最新章節,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