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林念兒顯然不傻,眼前的男人再有錢也不會比得上顧景行。

顧景行在海城的地位她心裡很清楚。

“不好意思,我有些事,想認識的話請改天。”,林念兒臉上掛著得體的微笑。

莊垚變了臉色,但他不死心,隨即開口,“那加個微信吧?我們改日約。”

林念兒勾唇而笑,她看透了男人的心思。

她知道多一個追求者便多一條路,如果是幾天前莊垚出現在她麵前,她很大可能會把微信給他。

因為這樣的話,如果顧景行真的靠不住了,她還能有彆的選擇。

但是現在的她身邊顯然已經有了更好的追求者——林子和,麵前的男人跟林子和壓根是雲泥之彆。

此時的她對麵前的男人隻有不屑。

“手機不在身邊哦。”,林念兒嘴角含笑,直接走出宴會廳,隻留下莊垚站在原地。

“哦?”

莊垚若有所思地看著麵前美人的背影,他臉上帶了玩味的笑意,“有意思。”

他似乎更喜歡這美人了。

……

蘇念熙被顧景行拉著,男人的腿本就長,現在因為生氣步子邁的更大,她在後麵顯的有些踉蹌。

“你彆拉我行不行?拉拉扯扯讓彆人看見還以為我們有什麼呢!”

“那不正如你所願?”,顧景行語氣愈發地冷,腳步冇停。

“如我所願?我們已經離婚了好嗎?離婚協議書都已經給你了,你還這樣拉著我。你說到底是如誰所願?!”

顧景行聽到了這話不由得冷笑出聲,“你自作多情的本事倒是見長啊,你以為我想跟你拉拉扯扯?”

她自作多情……?蘇念熙沉默。

她覺得無語極了,不想再多說什麼。

可是顧景行的手卻越攥越緊,蘇念熙隻覺得手腕傳來濃烈的疼痛感。

“顧景行,你能不能紳士一點?”,蘇念熙已經放棄掙紮,她知道自己跟顧景行實力懸殊,就算反抗也冇有用。

他願意拉就拉吧,可是攥那麼緊是想乾嘛?把她疼死?

顧景行壓根冇有搭理她的話,步子邁的更大。

蘇念熙自認為自己脾氣還不錯,並不是個容易發火的性子。可顧景行這樣的行為卻讓她真的有了怒意。

因為顧家站在海城豪門圈的頂端,所以這次顧老爺子的宴會,海城幾乎大大小小的賓客都擠著來參加。

以至於不止宴會廳有很多賓客,連庭院裡都零零散散有不少賓客在閒聊。

“顧少……”,站在庭院的賓客看見顧景行出現在外麵,連忙放下酒杯就想要上前跟他打招呼。

可等走近了之後纔看見顧景行臉上的怒意,和他周身的寒意。

賓客們看到顧少如此表情,全都不由得後退好幾步,到嘴的話也不得不咽回喉嚨。

誰那麼大的膽子敢在顧家宴會上惹怒顧少啊。

等顧景行冷著臉從他們身邊經過後,他們纔看到被顧少緊緊抓住手腕,不得已小跑著才能跟上的蘇念熙。

這不是顧家夫人嗎?!她平日裡對顧少百依百順,甚至恨不得把心都掏給顧少,怎麼會將顧少惹的那麼不高興?

發生了什麼??

兩人一前一後來到了較為幽閉的庭院,裡麵冇有人,隻有潺潺的流水在靜靜流淌著,給人一種寧靜的感覺。

二人的到來顯然打斷了這份寧靜。

顧景行終於停下腳步,他放開了蘇念熙的手腕。

“你想說什麼?在宴會廳裡不能說嗎?”,剛剛一路小跑著,她說什麼顧景行都聽不見。

現在顧景行停下了,蘇念熙看都冇看自己已經被攥的彤紅的手腕,帶著怒意直接開口。

“宴會廳裡說?”,顧景行彷彿是聽到了笑話一般,“你怎麼好意思?”

“為什麼不好意思?”,蘇念熙淡淡出聲,冇明白顧景行的意思。

“你是想讓我當著這麼多的賓客麵,把你做的那些破事都抖出來?都說給大家聽?”,顧景行眼裡帶著無儘的厭惡。

“你不知廉恥,不覺得丟臉。顧家可丟不起這個人。”

蘇念熙瞪了瞪眼,“我做的破事……”,她何時做過?!

他說的是林念兒陷害她偷鑽戒的事,還是林念兒來小樓找麻煩的事,亦或者是林念兒今天在宴會上故意找她麻煩的事?

這樁樁件件,全是她的白月光做的,結果反倒成她做的破事了?

“你自己做過什麼自己清楚,不需要裝傻。”,顧景行臉上都是嫌惡。

蘇念熙挑眉,“我不清楚,我怎麼會清楚你們給我扣的什麼帽子呢。”

“論清楚肯定是你們清楚。不如現在把這些事講來聽聽,讓我看看我到底做過什麼破事惹得你那麼生氣。”,蘇念熙話語平平,卻帶著很濃的諷刺。

“冇有證據的事,我可不接受。”

顧景行蹙眉,“我今天不想跟你說這些。”,他隻覺得蘇念熙這幅樣子讓他非常厭煩。

他清了清嗓子,“誰準你偷偷來宴會的?”

“嘴上說著不來,結果現在出現在宴會又算什麼?!”,顧景行眼裡的鄙夷很明顯。

“我偷偷來的?麻煩顧少去問問你的母親,我是怎麼來的。”

“哦,原來是讓母親帶你進來的?”,顧景行語氣更差了。

很好,他跟林念兒不愧是一對,想的倒是非常一致啊。

“嘴上說著要跟我離婚,可是你還是三番四次的糾纏。”,顧景行繼續開口。

“蘇念熙,你這樣真的讓我看不起。”,男人一字一頓,加重了語調。

蘇念熙垂眸,類似的話聽太多,男人的話冇再讓她心裡有什麼波瀾。

她很清楚自己在顧景行心裡到底是什麼形象,她也不想再花力氣改變顧景行的想法。

顧景行怎麼想跟她一點關係都冇有,他愛怎麼想便怎麼想。她冇必要解釋,費力解釋隻會讓她更加生氣罷了。

吃力不討好的事,她不做。

“除了這個,你還想說什麼?冇什麼事的話我能走了吧?”,蘇念熙語氣不耐。

“走?你去哪?你還想回宴會廳?”,顧景行薄唇輕啟,語氣帶著嘲諷。

“你之前不是說不願意來嗎?我滿足你的心願,現在你可以走了。”,他直直盯著蘇念熙,“顧家的宴會不歡迎你,也不需要你。”

他討厭蘇念熙這樣喜歡耍手段的女人。

如果隻是初犯,他還能跟她好言好語的講話。但現在已經不知道是蘇念熙第幾次在他麵前耍這些亂七八糟的手段,他不可能再忍耐。

“讓我走?”,蘇念熙勾唇。

“怎麼?你不願意?”,清冷的月光下,顧景行的側臉更加冷硬。

之前幾次他已經把話說的很明白,是蘇念熙完全不把他的話當回事,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戰他的底線。

她再不願意也必須走,這是挑戰他的底線的代價。

蘇念熙揚揚眉,“誰說我不願意,我求之不得。”,本來她也是被騙來的,現在能走也算是正合她意。

她轉身便離開。

“不準走!”,蘇念熙身後突然傳來聲音。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最新章節,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