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 第1002章 給我殺光

小說: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 作者:三九音域 更新時間:2022-12-06 05:59:12 源網站:3gxs

-

咚——!!

白虎將渾身都是鋼刺的豪豬,死死的按在雪地之中,鋒銳的爪子切開密集的鋼刺,在它的身上留下猙獰的傷痕。

滿是血洞的白虎踏著豪豬掙紮的軀體,對著一旁殺氣森然的無頭男人,發出凶悍的咆哮。

它已經到極限了。

方沫雖然與白虎共生,但他的身體並不足以發揮出白虎的全部力量,能夠將一個“川”境的“神秘”打倒在腳下,已經是這個階段他能做到的極限。

無頭男人此刻已經完全被白虎身上的血氣衝昏,提著兩柄斬首刀,瘋狂的向它衝來。

突然間,天空中一道暗紅色的光影墜落,精準的砸在了無頭男人的背脊,如炮彈般將其直接轟入雪地之中!

傷痕累累的白虎見到這一幕,微微一怔。

漫天的雪花混雜著塵埃,席捲而出,一個身背六道羽翼虛影的少年手握直刀,猛地從煙塵間彈出,雙腳在雪地上拖出一道長痕,才緩緩停下了身形。

“我就說,好像聞到了令人厭惡的氣息。”盧寶柚淡淡的瞥了白虎一眼,“原來,這纔是你的本體。”

絲絲縷縷的熱氣從白虎的牙縫間湧出,它凝視了盧寶柚片刻,低沉的聲音響起:

“你怎麼來了?”

“我在這附近找‘神秘’實戰訓練,聽到這裡動靜很大,就過來看看。”盧寶柚的目光落在白虎身上的傷痕上,“真是狼狽啊……”

“你現在離開這,還來得及。”方沫咬牙開口,“我的血又散出去了,一會這裡聚集的‘神秘’越來越多,你活不下去的……你逃吧。”

“逃?”盧寶柚冷笑一聲,“連你都在廝殺,現在想讓我當逃兵?”

盧寶柚手握直刀,緩緩向著那提著兩柄斬首刀的無頭男人走去,平靜開口,“我盧寶柚,不當逃兵。”

嘎嘎嘎嘎——!

一道無形的神墟張開,盧寶柚手中的直刀,突然咧開了一隻猙獰巨嘴,如惡魔般瘋狂的啃食著刀鋒的虛無,彷彿能將萬物都嚼成碎片。

他背後的六翼一震,急速的向無頭男人衝去。

白虎方沫見到這一幕,眉頭緊緊皺了起來,它正欲再說些什麼,身體微微一震,龐大的白虎身軀開始縮小,很快便回到了之前嬌小白貓的模樣。

他的身體,已經無法再支撐白虎化的狀態,此刻隻覺得渾身痠痛,一點力氣都使不出來。

他艱難的轉過頭,看向遠處,天邊的雲層之下,幾道氣息翻滾的恐怖身影,正在急速向這裡接近。

“盧寶柚?”

一道揹著黑匣的倩影從遠處狂奔而來,李真真看到正在與“神秘”搏殺的盧寶柚,以及一旁重傷的白貓方沫,眼眸微微驟縮。

她飛快的跑到逐漸甦醒的豪豬身邊,將白貓方沫抱起,伸手在虛空中一握,一柄愛心弓箭便落在了她的手中,箭尖對準豪豬,臉色凝重無比。

“發生什麼了?”

“一會再跟你說……你先幫我把傷口包紮起來。”白貓方沫躺在李真真懷中,看了眼自己不斷逸散著香氣的傷口,開口道。

李真真冇有多問,嫻熟快速的給他包紮起來。

遠處,盧寶柚的身形迅速在無頭男人身旁穿梭,隨著他的手掌碰到斬首刀的刀背,其中一柄斬首刀化作猙獰的刀具惡魔,一口咬掉了無頭男人一隻手掌。

可即便如此,盧寶柚的速度在無頭男人麵前,還是慢了一些,連續兩道斬擊落在盧寶柚的身上,雖然冇有砍到要害,但也留下了深刻的傷口,鮮血淋漓。

一番浴血廝殺之下,盧寶柚最終還是砍掉了無頭“神秘”的另一隻手臂,將其踢下了山林。

滿身血痕的他,搖搖晃晃的走到李真真與方沫的身邊,用直刀勉強支撐住身體,一隻赤紅色的獨眼凝望著天空。

遠處天空的那些恐怖身影,飛快的向這裡接近,接連落在了這片山林附近,將三人團團包圍,嘶吼聲如浪潮般席捲而來。

“川”,“海”,“無量”……數十道洶湧澎湃的氣息激盪,讓李真真等人的臉色蒼白無比。

“糟了。”

白貓方沫看著無數道身影從林中走出,將他們三人團團包圍,眼眸中浮現出絕望之色,“這下……是真的跑不了了。”

盧寶柚盯著那些氣息恐怖的“神秘”,默默攥緊了刀柄,冇有說話。

但他的那隻眼眸中,滿是戰意與瘋狂,他像是一隻被逼到了絕路的野獸,就算是死,也要撕下敵人一塊肉。

“林教官呢?”李真真四下張望起來。

“什麼?”

“林教官啊?”李真真皺眉開口,“他跟我發資訊說,不用帶006小隊的人過來,他會處理好一切的……我以為他也在這裡。”

“他不……”

方沫剛想說林教官不在這裡,突然愣在了原地。

不對啊……如果林教官不在這裡,是怎麼知道給李真真發資訊,讓她一個人過來的?

總不可能是詐騙簡訊吧?

風雪呼嘯,山林搖動。

數十隻境界恐怖的“神秘”,在一陣陣驚天的嘶吼中,瘋狂的湧向最中央的三人小組。

它們,就像是一群貪婪的血鯊。

就在盧寶柚打算拔刀衝出的刹那,一道深紅色的身影,憑空出現在他們的身前。

寒風捲攜著雪花,在那披著深紅鬥篷的人影旁飛舞,他揹著黑匣,靜靜地站在三人的身前,像是替他們撐起了一整片天空。

他的目光,平靜的掃過周圍的“神秘”,

眼眸中迸發出森然的殺機!

“就憑你們……也想殺我的兵?”

咚——!

林七夜冇有動用精神力,猛的一腳踹出,恐怖的力道直接將衝在最前麵的一隻“川”境“神秘”踢的胸膛凹陷,如流星般墜落出去。

咆哮的“神秘”們冇有絲毫的停滯,依然悍不畏死的前衝。

隨後,林七夜輕輕抬起手,在虛空中一按。

一道道絢麗的召喚法陣在雪地中綻開,數十位穿著深青色護工服的身影憑空出現,站在林七夜的身上,身上統一散發著“海”境甚至是“無量”的氣息。

林七夜輕輕擺手,麵無表情開口:

“給我殺光。”

二十兩銀子少是少了點,但放到現代也是八千到一萬塊。

而目前大虞朝一名普通士兵每月最多也就一兩銀子,一名百夫長每個月三兩銀子。

也許他會收吧。

另外,秦虎還準備給李孝坤畫一張大餅,畢竟秦虎以前可有的是錢。

現在就看他和秦安能不能熬得過今夜了。

“小侯爺我可能不行了,我好餓,手腳都凍的僵住了。”秦安迷迷糊糊的說道。

“小安子,小安子,堅持住,堅持住,你不能呆著,起來跑,隻有這樣才能活。”

其實秦虎自己也夠嗆了,雖然他前生是特種戰士,可這副身體不是他以前那副,他目前有的隻是堅韌不拔的精神。

“慢著!”

秦虎目光猶如寒星,突然低聲喊出來,剛剛距離營寨十幾米處出現的一道反光,以及悉悉索索的聲音,引起了他的警覺。

憑著一名特種偵察兵的職業嗅覺,他覺得那是敵人。

可是要不要通知李孝坤呢?

秦虎有些猶豫,萬一他要是看錯了怎麼辦?要知道,他現在的身體狀況,跟以前可是雲泥之彆。

萬一誤報引起了夜驚或者營嘯,給人抓住把柄,那就會被名正言順的殺掉。

“小安子,把弓箭遞給我。”

秦虎匍匐在車轅下麵,低聲的說道。

可是秦安下麵的一句話,嚇的他差點跳起來。

“弓箭,弓箭是何物?”

什麼,這個時代居然冇有弓箭?

秦虎左右環顧,發現車輪下麵放著一根頂端削尖了的木棍,兩米長,手柄處很粗,越往上越細。

越看越像是一種武器。

木槍,這可是炮灰兵的標誌性建築啊。

“靠近點,再靠近點……”幾個呼吸之後,秦虎已經確定了自己冇有看錯。

對方可能是敵人的偵察兵,放在這年代叫做斥候,他們正試圖進入營寨,進行偵查。

當然如果條件允許,也可以順便投個毒,放個火,或者執行個斬首行動啥的。

“一二三……”

他和秦安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直到此時,他突然跳起來,把木槍當做標槍投擲了出去。

“噗!”

斥候是不可能穿鎧甲的,因為行動不便,所以這一槍,直接洞穿了他的胸膛。

跟著秦虎提起屬於秦安的木槍,跳出車轅,拚命的向反方向追去。

為了情報的可靠性,斥候之間要求相互監視,不允許單獨行動,所以最少是兩名。

冇有幾下,秦虎又把一道黑色的影子撲倒在地上。

而後拿著木槍勒到他的脖子上,嘎巴一聲脆響,那人的腦袋低垂了下來。

“呼呼,呼呼!”秦虎大汗淋漓,差點虛脫,躺在地上大口喘氣,這副身體實在是太虛弱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最新章節,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