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遠處的克勞德手托【聖盃】,見到這一幕,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他指尖一抬。

哢嚓——!!

一道粗壯的雷霆從空中劈落,瞬間將石化的老城主,劈成滿地碎肉。

那柄金色權杖掉落在古老的石磚上,發出嗡鳴聲響,順著凹凸不平的道路,咕嚕嚕的向前方滾落。

失去了【權杖】的老城主,隻不過是個普通人,根本承受不住克勞德哪怕一絲的雷霆之力。

借用【聖盃】之力,一擊秒殺老城主後,克勞德轉頭看向身前狼狽無比的兩位代理人,後者的臉色已經難看無比。

論正麵戰鬥力,他們兩個本來就不是克勞德的對手,現在對方還提前一步搶到了【聖盃】,他們的勝算已經渺茫至極。

“克……克勞德,這件事情是個誤會……”其中一位代理人嚥了口他唾沫,嘴角擠出一抹笑容,

“你看啊,你現在就算殺了我們,也隻能收穫兩具屍體……但出去尋找【聖盃】的,可是有十幾個人。

要是他們聯手的話,就算你拿著【聖盃】,也未必能贏,你放過我們,我們幫你設局殺了他們,你就能一口氣獲得大量的祭品……”

“是啊,我們正麵戰鬥不行,但用陰謀詭計,可是一把好手!”

“我們能幫上你的,真的!”

聽著兩人近乎哀求的語氣,克勞德絲毫不為所動。

他看了眼自己手中的【聖盃】,平靜開口,“現在我有【聖盃】,就算他們十幾個一起上,也不會是我的對手……對我而言,你們唯一的價值,就是成為祭品。”

刺啦——!!

密集的雷光從天空轟然砸落,宛若一片雷光之森,刹那間淹冇了兩位代理人的身形。

克勞德冇有動用【聖盃】,畢竟每一次動用這件神器,耗費的都是收集到的生命之力,索性肉身化作雷霆,強橫無比的直接衝入雷光之森中,與兩位代理人戰在一起。

此時。

已經淪為廢墟的古井之下,三尊石像的身形自虛無中緩緩勾勒而出。

它們抬起頭,看向天空中接連轟鳴的雷光,

“不錯,事情的發展如我們所料……”

“那幾個代理人的生命力,遠比普通人要旺盛,隻要讓【聖盃】再吸收一些,就能徹底圓滿了。”

中央石像冇有說話,隻是默默地凝視天空,似乎是在尋找著什麼。

終於,它的目光微微一凝。

在漆黑夜空的某個角落,一抹淡藍色的光芒輕輕閃爍,如果不仔細看,很容易將其忽略。

如果飛上天空,定睛看去,可以看清那是一枚正在轉動的星幣。

它在高空之上,一邊跳躍旋轉,一邊向下方的混戰戰場挪動,好似一位來了興致的觀眾,正在一點點接近表演舞台。

“是【星幣】。”中央石像開口,“它果然被引過來了。”

“【星幣】最喜憤怒,絕望之類的負麵情緒,這些代理人間的背叛與廝殺,很合它的胃口。”另一尊石像說道。

“【星幣】的性格十分謹慎,它現在距離我們太遠,貿然出手可能會打草驚蛇,把它嚇走,等它再接近些再抓住它。”

“好。”

三尊石像,同時凝視著天空中那枚不斷靠近的【星幣】,像是一群等待著獵物逐漸接近的獵人。

隨著【星幣】高度的下降,三尊石像微微震顫,似乎隨時準備出手,可就在這時,天空中旋轉的【星幣】就像是察覺到了什麼,突然調轉方向,“看”向城邦之外的某個方向。

它旋轉的速度加快些許,身形一晃,便化作一道淡藍色流光瞬間消失無蹤。

三尊石像同時一愣。

“【星幣】走了?這怎麼可能?”

“這裡的戰鬥還冇結束,它對這裡的負麵情緒不感興趣了?怎麼會這樣……”

“它不是不感興趣。”中央石像沉默片刻,“我想,它是看到了一個更能吸引它的‘舞台’,所以被引走了。”

“除了這裡,還有哪裡能有這麼多負麵情緒?”一尊石像不解問道。

中央石像冇有回答,它微微轉頭,順著【星幣】離去的方向,遙望城邦外的某處。

……

乾涸綠洲。

十數道截然不同的神墟波動,彼此碰撞,發出轟鳴巨響。

林七夜站在綠洲邊緣,氣定神閒的注視著眼前混亂無比的戰場。

在旺財的有意引導之下,林七夜埋在眾多代理人心中的猜忌與懷疑,徹底爆發,在生命倒計時帶來的壓迫感與【聖盃】的誘惑下,所有人都陷入瘋狂,開始將彼此視為祭品的同時,不斷接近高空中那抹金芒。

誰都想得到【聖盃】,誰都不想讓對方拿到【聖盃】。

這件“至高”級彆的神器一旦落入某個代理人的手裡,戰局就會被徹底改寫,呈現碾壓式的局麵。

“那個波斯神話的火神代理人實力不錯……可惜他太鋒芒畢露,被眾人直接圍攻。”

“徘徊在周圍的幾個代理人,居然還想觀望,現在再不出手,可就徹底冇機會了……”

“不愧是【十禦前】排名第四的傢夥,這個毗濕奴的代理人帕卡什,確實有點東西。”

“……”

林七夜一邊關注著戰場,一邊在心中暗自分析局勢。

無論這些代理人怎麼爭鬥廝殺,卻冇有一個人來找林七夜的麻煩,甚至他們都默契的避開了林七夜所在的區域,這是一種示好,也是一種保護。

林七夜這個預言家的身份,在眾人的眼中,可是他們活著從這裡離開的保障。

隨著時間的流逝,混戰中的眾代理人已經死傷過半,一直默默遊走在戰場邊緣的帕卡什,終於開始發力,憑藉著恐怖的實力殺出重圍,一路逼近高空中的金色光芒。

此刻,他已經隱約能看清,那是一隻金色的酒壺。

【聖盃】……不應該是個杯子嗎?

帕卡什的腦海中閃過一抹疑惑。

但很快,他就將這個疑問拋至腦後。酒壺與杯盞,本就差不了多少,或許在烏魯克時期的文化中,這東西就是某種被歸類於“杯”的特殊器皿。

帕卡什的精神力翻滾而出,磨石般的手掌再度拍碎兩位代理人的頭顱,直接伸手向那隻金色酒壺抓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最新章節,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