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 第1234章 無聲的倔強

小說: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 作者:三九音域 更新時間:2022-11-30 04:02:54 源網站:qj

-

隨著那道神墟覆蓋王之寶庫的每一個角落,眾人腳下的大地,突然劇烈震顫起來!

天空中的傀儡英雄王,一手握著【權杖】,另一隻手淩空虛握,彷彿抓住了某種不可視的權柄,驟然緊攥!

轟——!!

爆鳴聲自空中炸響。

林七夜隻覺得胸前一震,一隻盒子突然破開他的衣領,急速向空中的傀儡英雄王飛去。

“水晶球?”林七夜試圖伸手抓住那隻盒子,但它的速度實在太快,瞬間脫手而出。

這隻盒子裡裝的,是不久前烏城老城主贈予他的神器水晶球,此刻隨著傀儡英雄王的動作,像是收到某種指引,破空而出。

不光是這隻水晶球,一道接著一道流光,從烏城廢墟與大漠升起,衝上雲霄!

“是【鎮雷錘】?我看到【鎮雷錘】了!”

“我的鐲子!”

“風婆婆的鈴鐺也飛走了!”

“神器……神器都飛走了!這是怎麼回事?!”

“……”

站在城牆上的倖存者驚呼道。

烏城居民世代守護保養的神器,從廢墟中接連飛上天空,黃沙滾滾的大漠之內,也有大量的黑點在迅速接近,林七夜眯起眼睛,甚至看到了酒神壺,長了翅膀的長靴,以及那柄長槍與銀色飛鳥。

王之寶庫內儲存的所有神器,都在主動飛向空中的傀儡英雄王。

在月神南納的操控下,傀儡英雄王催動【君王】法則,再度喚醒了這座沉睡數千年的【王之寶庫】!

眾多神器飛至雲端,懸在傀儡英雄王的背後,逐漸交織成一麵琳琅滿目的神器之牆,煌煌神輝將昏暗的天空都照的通明絢麗。

與此同時,眾人隻覺得身體一沉,腳下的黑色城牆同樣拔地而起,帶著他們的身體,飛向雲端。

失去重心的倖存者們,在一陣陣驚恐的叫聲中,接連跌落城牆,從高空向下墜去。

林七夜見此,主動從城牆躍下,朗聲念道:

“大鵬一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裡!”

呼嘯的旋風托起所有人的身體,將他們穩穩放在地麵,被嚇傻了的居民們臉色煞白,這才發現一直有一個陌生人藏在他們附近。

林七夜來不及跟這些居民多說什麼,臉色便是一凝。

他攥著王之【星幣】的手掌驟然用力,將其死死禁錮在掌間,但【星幣】上傳來的恐怖力量,幾乎將他整個人都帶著飛上天空!

【王之寶庫】的“絕對臣服”屬性,可以強行控製被收容進內部的所有神器……即便是同為“至高”級彆的其餘四件神器,也不例外。

不行,再這麼下去,自己也得落在傀儡英雄王的手裡!

林七夜眸中閃過一抹精芒,片刻後,主動鬆開了手中的【星幣】。

【星幣】化作一道流光,劃破天空,重新落回傀儡英雄王的周圍,與【寶劍】,【聖盃】與【權杖】一起,如眾星捧月般,環繞在他身邊。

失去了城牆的庇護,眾倖存者與林七夜的身形,徹底暴露在廢墟之中。

天空中的三位神明,低頭看了他們一眼,

南納淡淡開口:

“還有漏網之魚……全部當成祭品,獻給【聖盃】吧。”篳趣閣

愛慾與戰爭女神伊南娜點頭,身形一晃,便閃至烏城廢墟上空。

她漠然俯視著腳下的十幾個身影,淩空踏步向前,緩緩抬起手中的長槍……

“偉大的愛情與美好之神!”驚恐的倖存者中,有一位女人倉皇撥開人群,抬頭仰望著那尊身影,近乎哀求著說道:

“放過我們吧……你們已經殺了這麼多人,還不夠嗎?!求求你,看在吾王的份上,放過我們……”

“吾王?”伊南娜有些好笑的說道,“你是說吉爾伽美什嗎?你不會到現在還以為,我們真是他麾下的神明吧?

至於……放過你們?

就連你們的王,都成了任我們擺佈的走狗,你們這群凡人……又算是什麼東西?

失去了吉爾伽美什的烏魯克,不過就是一群烏合之眾,能成為恢復甦美爾榮光的祭品,是你們這些凡人的榮幸!”

伊南娜的聲音宛若雷鳴,在眾多烏城居民的耳中隆隆作響,她抬起長槍,洶湧神威傾瀉而下!

這些普通人,在主神威壓之下,根本冇有反抗的餘地,隻覺得一座座山嶽驟然壓在肩頭,將他們硬生生的摁倒在地。

他們被迫跪伏在廢墟之上,豆大的汗珠自臉頰滑落,眼眸中滿是恐懼與絕望。

塔麗的額頭,死死摁在凹凸不平的破碎石板尖角上,鋒銳的石尖刺破皮膚,鮮血順著額角流淌,染紅腳下的大地。

她緊咬牙關,用儘全身的力氣想要站起來,身體卻像是灌了鉛般,紋絲不動……她嗚嚥著,淚水混雜著血水,滲透破碎的石板,向著下方的縫隙流去。

她不明白,他們究竟做錯了什麼?

他們隻是按照祖輩的吩咐,世代生活在這片烏城之中,維護,保養這些神器……他們冇有招惹過任何人,但災厄卻接踵而來。

父親死了,城主和其他叔叔們也死了,入侵者們覬覦他們的神器,一直信奉的三神將他們當做祭品,曾經祖祖輩輩發誓要護擁的英雄王被人做成傀儡,就連世代守護的神器,都落入了神明手中。

在災厄麵前,他們就像是待宰的羔羊,任何人似乎都能輕易地屠戮他們的生命。

冇有人站在他們這邊。

塔麗委屈的淚水不斷湧出,緩緩閉上雙眸,準備迎接屬於自己的死亡。

就在這時,她的餘光看到身旁,一塊被火焰燒的焦黑的圖章正靜靜躺在廢墟之中。

那是一枚楔章……烏魯克的楔章。

烏城的每家每戶,都掛著這種楔章。

這是一種象征,亦是傳承,他們的祖輩將這種楔章傳下來,就是為了讓後人銘記,他們是烏魯克王國的後人,他們的身上,流淌著烏魯克的鮮血!

烏城,永遠是烏魯克的城池。

見到眾人如螻蟻般跪伏在自己身前,伊南娜的嘴角微微上揚:

“這就對了……跪你們的英雄王,不如跪我。”

聽到這句話,正呆呆望著楔章的塔麗,心臟一顫。

她近乎力竭的身體,開始控製不住的顫抖,一股前所未有的信念湧上心頭,眼眸中迸發出驚人的毅力。

她整個人趴在地麵,側身用力,像是一隻烏龜,艱難的在地上翻了一圈,原本跪伏的身體,竟然滾成了仰麵向上。

她伸出一隻手,死死攥住身旁的楔章,那雙倔強的眼眸盯著上空的伊南娜,蒼白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她冇有開口,但那目光好像在說:

看,我冇有跪你!

我知道我會死,我知道我反抗不了你,但那又怎麼樣?

我就算在地上打滾……也絕對不會跪你!

餘光看到塔麗的動作,那些同樣跪伏在地的老人,也開始慢慢效仿,

他們佝僂的身體難看的在地上滾了半圈,像是翻身的死魚,正麵對著天空的伊南娜。

這是一種無聲的倔強,亦是一種無聲的堅守。

澎湃的神威之下,死寂孤城之中,

一群被遺棄的子民,可憐又可笑的,守著屬於烏魯克最後的薪火微芒。-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最新章節,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 q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