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 第1257章 這可不能怪我啊

小說: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 作者:三九音域 更新時間:2022-11-30 04:02:54 源網站:qj

-

當他把這個猜測告訴醫生時,醫生表示聽不懂,但大受震撼,並建議他去樓下的精神科看看。

總之醫院也查不出病因,後來,老媽從國外給他帶回來了特效藥,病情這纔得到控製,隻要定期吃藥,就不會發作。

“一準是昨晚冇休息好,太累了,都怪江玉餌,大半夜的非要來我房間打遊戲”

嘴上雖然這麼說,但內心卻悄然沉重,因為張元清知道,藥效的作用開始減弱,自己的病症越來越嚴重了。

“以後要加大藥量了”張元清穿上棉拖鞋,來到窗邊,‘刷’的拉開簾子。

陽光爭先恐後的湧進來,把房間填滿。

鬆海市的四月,春光明媚,迎麵而來的晨風清涼舒適。

“咚咚!”

這時,敲門聲傳來,外婆在門外喊道:

“元子,起床了。”

“不起!”張元清冷酷無情的拒絕,他想睡回籠覺。

春光明媚,又是週末,不睡懶覺豈不是浪費人生?

“給你三分鐘,不起床我就潑醒你。”

外婆更加冷酷無情。

“知道了知道了”張元清立刻服軟。

他知道脾氣暴躁的外婆真能乾出這事兒。

在張元清還讀小學時,父親就因車禍去世了,性格剛強的母親冇有再婚,把兒子帶回鬆海定居,丟給了外公外婆照顧。

自己則一頭紮進事業裡,成為親戚們交口稱讚的女強人。篳趣閣

後來母親自己也買了房,但張元清不喜歡那個空蕩蕩的大平層,依舊和外公外婆一起住。

反正老媽每天早出晚歸,隔三差五的出差,一心撲在事業上,週末就算不加班,到了飯點也是點外賣。

對他這個兒子說得最多的,就是“錢夠不夠用,不夠要跟媽媽說”,一個能在經濟上無限滿足你的女強人母親,聽起來很不錯。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

但張元清總是笑眯眯的對母親說:外婆和舅媽給的零花錢夠用。

嗯,還有小姨。

昨晚非要來他房間打遊戲的女人就是他小姨。

張元清打了個哈欠,擰開臥室的門把手,來到客廳。

外婆家裡的這套房子,算上公攤麵積有一百五十平米,當年賣老房子購置這套新房時,張元清記得每平米四萬多。

六七年過去,現在這片小區的房價漲到一平米11萬,翻了近兩倍。

也幸虧外公當年有先見之明,換成之前的老房子,張元清就隻能睡客廳了,畢竟現在長大了,不能再跟小姨睡了。

客廳邊的長條餐桌上,害他頭疼的罪魁禍首‘咕咕咕’的喝著粥,粉色的拖鞋在桌底翹啊翹。

她五官精緻漂亮,圓潤的鵝蛋臉看起來頗為甜美,右眼角有一顆淚痣。

剛起床的緣故,蓬鬆淩亂的大波浪披散著,讓她多了幾分慵懶嫵媚。

小姨叫江玉餌,比他大四歲。

看到張元清出來,小姨舔了一口嘴邊的粥,驚訝道:

“呦,起這麼早,這不像你的風格。”

“你媽乾的好事。”

“你怎麼罵人呢。”

“我隻是實話實說。”

張元清審視著小姨如花似玉的漂亮臉蛋,精神抖擻,明媚動人。

都說黑夜不會虧待熬夜的人,它會賜你黑眼圈,但這個定律在眼前的女人身上似乎不管用。

廚房裡的外婆聽到動靜,探出頭看了看,片刻後,端著一碗粥出來。

外婆烏髮中夾雜銀絲,眼神很銳利,一看就是那種脾氣不好的老太太。

雖然鬆弛的皮膚和淺淺的皺紋奪走了她的風華,但依稀能看出年輕時擁有不錯的顏值。

張元清接過外婆遞來的粥,咕嚕嚕灌了一口,說:

“外公呢?”

“出去遛彎了。”外婆說。

外公是退休老刑警,即使年紀大了,生活依然很規律,每晚十點必睡,早上六點就醒。

漂亮小姨喝著粥,笑嘻嘻道:

“吃完早飯,姨帶你去逛商場買衣服。”

你有這麼好心?張元清正要答應,身邊的外婆充滿殺氣的橫他一眼:

“你敢去就打斷狗腿。”

“媽你怎麼這樣。”小姨一臉婊氣的說:“我隻是想給元子買幾件春季裝,您就不樂意了?外甥雖然有個外字,但也是親的呀~”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

外婆一力破萬法,“你也想被打斷狗腿?”

小姨撇撇嘴,低頭喝粥。

張元清一聽母女倆的博弈,就知道外婆一準兒是又給小姨安排相親了,古靈精怪的小姨則想拉他去攪渾水。

以往都是這麼乾的,帶著外甥去相親,坐幾分鐘,社交牛逼症的外甥就會把相親對象搞定,兩個男人相談甚歡,從民生大計聊到世界格局,全程冇她什麼事。

她隻要喝著飲料玩手機就行了,相親對象還會覺得自己在美人麵前展現出了足夠的社會閱曆和見識,從而感到高興,自我感覺良好。

江玉餌從小就精緻可愛,是街坊鄰居們誇讚的對象,顏值高,甜美乖巧,很討長輩喜歡。

這麼漂亮的閨女,外婆當然要嚴防死守,讀初中時就耳提麵命不準早戀,不準和男同學出去玩。

小女兒果然冇讓她失望,直到大學畢業也冇交過男朋友,可進了社會,尤其是年初過了25歲生日後,外婆就有些坐不住了。

心說我隻是不讓你早戀,冇讓你當剩女啊,女人能有幾年青春?

於是召集老姐妹們,五湖四海的蒐羅青年才俊的資料,為女兒張羅著相親。

“外婆啊,她這擺明瞭還不想談對象,強扭的瓜不甜。”張元清一邊啃包子,一邊毛遂自薦道:

“您要不替我張羅一下相親?我這顆瓜可甜了。”

外婆怒道:“你還小,急什麼。大學裡都是女同學,自己不會找?再搗亂小心我揍你。”

外婆是南方女人,但脾氣半點都不溫婉,特彆火爆。

就算是張元清那個事業女強人的母親,也不敢頂撞外婆。

我長大了好吧,都做了好幾年的手藝人了張元清心裡嘀咕。

吃完早飯,小姨在外婆強勢要求下,回房間換衣服化妝,外出相親。

小姨化了淡淡的妝,這讓她看起來愈發的明豔動人。

>

蓬鬆的圓領針織衫搭配一件長款外套,淺色窄口牛仔褲包裹兩條大長腿,勻稱圓潤。窄口褲腳收在黑色馬丁靴裡。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

森係簡約風格的打扮,不妖豔不浮華,又特彆精緻。

小姨朝他拋了一個“你懂的”小眼神,拎著包包,扭著小腰出門:

“媽,我出去相親啦。”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最新完整內容

張元清回到房間,不疾不徐的換上黑色t恤衝鋒衣,穿上跑鞋。

隔了幾分鐘,拉開臥室的門。

外婆在客廳裡打掃衛生,見他出來,停下手頭的工作,默默看著他。

張元清學著小姨的語氣:

“媽,我也出去相親啦。”

“滾回來。”外婆揚起掃帚,威脅道:“敢邁出這個門,狗腿打斷。”

“好的!”張元清從善如流的返回臥室。

坐在書桌邊,他捧著手機給小姨發了條資訊:

“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

“說人話!”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小姨應該在開車,回覆的內容言簡意賅。

“我被外婆攔在家裡了,你還是自己去相親吧。”

小姨發來一條語音。

愛閱app最新完整內容免費看張元清點開,揚聲器裡響起江玉餌氣呼呼的聲音:

“要你何用!!”

小姨撤回了一條語音,接著發來另一條,這次換了副語氣,嬌滴滴的撒嬌賣萌:

“好外甥,快來嘛,小姨最疼你了,mua~”

嗬,女人!

撒個嬌賣個萌就想讓我觸外婆的逆鱗?至少也得發個紅包啊。

這時,略顯刺耳的鈴聲傳來,張元清來到客廳,在外婆的注視下,按下樓宇對講的通話按鈕,道:

“哪位!”

“快遞。”

揚聲器裡傳來聲音。

張元清按下開門鍵,隔了兩三分鐘,穿著製服的快遞小哥乘電梯上樓,懷裡抱著一個包裹:

“是張元清嗎。”

“是我。”

我冇有網購啊他一臉困惑的簽收,看了一眼包裹資訊,包裹冇寫寄件人,但地址是隔壁江南省杭城。

他返回房間,從書桌抽屜裡找出裁紙刀,打開包裹。

裡麵是防摔氣墊包裹著一張黑色的卡片,一封黃皮信件。

張元清拿起身份證大小的黑色卡片,材質似乎是金屬,但觸手極為溫潤,卡片做的非常精美,邊緣是淺淺的銀色雲紋,中央一輪黑色圓月。

黑色圓月印的很精緻,表麵不規則的斑塊清晰可見。

什麼東西?懷著疑惑的心情,他拆開了信封,展開了信件。

“元子,我得到了一件很有趣的東西,曾以為它能改變我的人生,可我能力有限,無法駕馭它。我覺得,如果是你的話,應該不成問題。

“兄弟一場,這是我送你的禮物。

“雷一兵!”-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最新章節,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 q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