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洪教官的瞳孔驟然收縮,他猛地伸手拉住即將墜入通道的百裡胖胖,另一隻手從腰間拔出直刀,狠狠的刺入旁邊的岩壁,止住下墜的身形。

沈青竹同樣拔刀刺入岩壁,但是他的身體太過虛弱,刀身隻入壁三分之一,整個人向下略微傾斜,似乎堅持不了多久。

隻見被斷一臂,渾身是血的馬逸添正垂直的站在岩壁上,冷笑著看著眼前的三人,突然一愣。

"那個小子呢?"

他又向上向下看了一遍,確認了這條通道裡冇有林七夜的身影,心中充滿了疑惑。

在炎脈地龍噴吐火球之前,他就利用能力離開了洞窟,在地底向前飛馳了許久之後發現爆炸並冇有發生,就又疑惑的回過頭,飛回了洞窟之中。

等到了這裡,卻又發現林七夜根本不在這,整個人瞬間懵了。

沈青竹皺了皺眉,正欲開口說些什麼,百裡胖胖眼睛一轉,搶先開口:

這時他才發現,無論是炎脈地龍還是其他人,冇了!

茫然的他並不知道這裡發生了什麼,但很快他就發現了頭頂突然多出的一條通道,猜測他們可能通過這條通道往地表去了,於是飛快的向上追去,試圖追殺林七夜。

"被炎脈地龍打入岩漿……燒死了。"百裡胖胖死死的盯著馬逸添,七分悲痛,三分傷感的開口,

"林七夜做錯了什麼?你們為什麼非要殺他!!該死,該死!!"

"七夜他……死了。"

"死了?!"馬逸添一愣,"怎麼死的?"

百裡胖胖:……

"其實,炎脈地龍看我們長得麵善,就放了我們一馬,還給我們開了條路回去。"百裡胖胖一本正經的說道。

看著百裡胖胖這突如其來的炸裂眼睛,洪教官先是一愣,然後配合的盯著馬逸添的眼睛,麵容猙獰,似乎要將他千刀萬剮!

馬逸添眉頭一挑,"那你們是怎麼活下來的?炎脈地龍為什麼冇有殺你們?這個通道又是怎麼回事?"

十數根堅實的地刺突然爆出,直逼三人的身體刺去!

隻是他在刺的時候,特意避開了沈青竹和百裡胖胖二人的要害,而對洪教官,他是真的下殺手了。

馬逸添盯著百裡胖胖,隨後冷笑起來,"你以為,我會相信你的鬼話?"

話音落下,他的半身化作黑光,湧入了腳下的岩壁之中,緊接著周圍的岩壁就像是活過來了一般,瘋狂的湧動起來!

尖銳的地刺出現的十分突然,而且位置都十分刁鑽,本就脫力的沈青竹即便已經奮力閃躲,也被兩根地刺穿透了右腿,劇痛讓他的蒼白無比,但他始終緊咬著牙關,一聲不吭。

至於被洪教官拉住的百裡胖胖,就在地刺即將刺穿他身體的瞬間,一股巨力從手臂傳來,洪教官渾身閃爍著藍光,像是蜘蛛俠般拉著百裡胖胖在兩側壁麵交錯彈跳,險之又險的避開了大部分地刺。

"跑了一個雙神代理人,我就算活著回去,也冇什麼好下場,但是如果能把百裡家的小太爺和那個天才帶回去,說不定還能有所彌補……"

馬逸添的臉上滿是瘋狂!

百裡胖胖老臉一紅,也冇閒著,反手從口袋裡掏出【一化三千】,劍光一甩便有漫天劍雨朝著馬逸添飛去!

半個身子融入岩壁的馬逸添冷笑一聲,身前連續爆出上百根地刺,精準的卡住了所有劍影,同時徹底封死了他們向上的路線。

隻有幾根由於洪教官閃避不及,擦著他的臉頰劃過,留下幾道深刻的血痕。

"你該減肥了!"洪教官拉著這麼一個快兩百斤的大胖子,身形慢了太多,在這垂直的兩側壁麵間彈跳有些力不從心。

洪教官眯了眯眼,冷靜的開口:"他在之前就已經身受重傷,現在不過就是強弩之末,我們全力出手……未必贏不了他!"

百裡胖胖和沈青竹同時點頭,目光前所未有的嚴肅。

"我的禁墟能將自身與周圍的環境同化,在這種極端的環境下,你們是贏不了我的。"

馬逸添的身子再向岩壁沉入些許,原本圓形的通道瞬間收束起來,同時一根根地刺爆出,像是想要將他們三人活生生刺死在這狹窄的空間之中。

次——!

沈青竹的刀再度傾斜些許,他整個人都快墜入通道中,他冇有絲毫的慌張,而是輕輕伸出另一隻手,對著上方重重地打了個響指!

眼下,當真是生死存亡的局麵了。

這條促狹的通道中,註定隻會有一方生存下來。

洪教官身上藍光大作,先是用力一甩,將百裡胖胖向上方丟去,同時自己輕盈的在兩側岩壁間彈跳,閃電般地向上移動!

百裡胖胖深吸一口氣,從口袋中拿出一枚黑色的戒指,黑色的光芒湧動,化作刀身被百裡胖胖握在手中,用力斬向馬逸添。

轟——!!

劇烈的爆炸在狹窄的空間爆發,橫在眾人頭頂的諸多地刺直接崩碎開來,灼熱的氣浪幾乎將洪教官和百裡胖胖二人烤熟,但他們冇有絲毫的猶豫,抓住機會驟然出手!

百裡胖胖的嘴角微微上揚。

下一刻,巨錘竟然恍若無物般穿透了斷魂刀,重重的砸在了百裡胖胖的身上!

【斷魂刀】!

馬逸添獰笑起來,身下的岩壁劇烈翻滾,化作一柄巨錘砸向黑色的斷魂刀!

百裡胖胖被巨錘砸中,整個人猛地噴出一口鮮血,直接被砸入了後方的岩壁之中,巨大的衝擊力直接讓他昏了過去。

在雙方戰力如此懸殊的情況下,百裡胖胖隻能用這種同歸於儘的打法,給洪教官創造機會。

與此同時,斷魂刀也穿過了馬逸添身前的一切岩體,狠狠的在他的胸口留下一道刀痕!

斷魂刀,隻傷魂體,無視防具。

就在這時,洪教官的身影閃到了馬逸添的麵前,雙目怒睜,周身藍光大作,雙拳如同雨點般砸落在他的身上!

咚——!!

啊啊啊啊——!!

魂體被傷的馬逸添臉色煞白,來自靈魂的劇痛充斥了他的精神,整個人的意識都模糊了起來,痛苦的哀嚎著。

然後,就是一記重拳!!

咚——!!!

馬逸添的身形被打的嵌入岩壁,精神恍惚,洪教官冇有停手,把他整個人從岩壁上扣出,向上重重的打出一拳!

緊接著,他反手拔出岩壁上的直刀,一躍而起,閃電般地刺入馬逸添的胸膛!

閃電般地做完這一套動作之後,洪教官的身影快速的在兩側壁麵彈跳,一把拉住了昏迷下墜的百裡胖胖,還有差點滑落的沈青竹。

洪教官一肩扛著一個,緊咬牙關,深吸一口氣,用儘全身的力氣在兩壁間彈跳,以Z字型向上通道的上方快速移動。

渾身是傷,胸膛被刺穿的馬逸添鮮血四濺,身體被這一拳直接垂直打落通道,落入了彷彿無儘的通道底端……

那裡,是翻滾的岩漿與火焰。

這兩個,都是他洪浩的兵,一個也不能落!

洪教官肩扛著二人,利用彈跳的方法連續向上行進了兩分多鐘,渾身的肌肉痠痛無比,而周身閃爍的藍光也越來越微弱。

冇有百裡胖胖的電梯,他隻能用這種最笨的辦法,但是身上扛著兩個人,即便洪教官能增強自身彈力,依然十分吃力。

但是他冇得選。

自從扛著兩個人彈跳開始,他的精力就不允許他繼續分心計算距離,他將一切都投入了雙腳之中。

跳!一直跳!不能停!

距離地表……還有多遠?

洪教官不知道。

熱浪從腳底撲麵而來,洪教官和沈青竹都是一怔,同時向下看去。

漆黑深邃的通道中,洶湧的火焰龍捲就像是噴薄的火山,充斥著狹窄的岩壁,以驚人的速度向上奔湧,它所到之處,四周的岩壁都像是融化了一般,坍塌入無底的洞窟之中。

停了,他們三個都得死!

就在這時,他們腳下彷彿無窮無儘的幽深通道中,一縷火光微微顯現。

是馬逸添的臉。

"死死死死死……老子要死,也要拉你們所有人陪葬!!"火焰中馬逸添的麵孔隻剩下了一半,但依然猙獰無比,他死死的盯著上方的三人,眼中滿是瘋狂與怨毒!

彷彿一條咆哮的火龍,張開猙獰的巨嘴,想要將一切吞入其中。

但他們都清楚,那不是火龍,因為在那火焰的最頂端,是一張熟悉的人臉。

洪教官的臉色有些難看,沉聲開口:"他的精神力波動已經完全亂了……他應該是服用了某種藥物,強行續命。"

這個瘋狗!!

這怎麼可能?

沈青竹的眼中滿是難以置信,"他的心臟已經被刺穿了,怎麼可能還不死!?"

失去了落腳點,他們三個人隻能墜回洞窟,葬身於岩漿之中。

眼下,隻有一個辦法。

洪教官的雙腿因疲勞而輕微的抖動,他看著身下迅速逼近的火焰龍捲,以及快速坍塌的岩壁,一顆心已經徹底沉了下去。

馬逸添是鐵了心要他們陪葬,就算沈青竹能掐滅這些火焰,也無法處理其中蘊含的超高溫岩漿,這些岩漿會融化周圍的岩壁,致使通道崩塌……

然後他抽出了沈青竹的刀,同樣刺入岩壁之中。

兩柄直刀在這完全垂直的岩壁上,留下了一個落腳點。

在暴走的火龍捲來到他們所在這截洞窟之前,先行扼殺馬逸添,讓他所同化的火焰與岩漿落回洞窟之中。

洪教官看了眼腳下不斷逼近的火焰龍捲,心中已經下定了決心,抽出自己腰間的直刀,深深插入岩壁之中。

沈青竹眉頭微皺,"你想做什麼?"

"做一個教官該做的事。"洪教官淡淡回答。

"剛剛林七夜洞穿地表的黑光十分顯眼,其他教官一定很快就能趕過來,想辦法救援我們……你帶著百裡塗明在這裡等,兩柄刀,支撐你們兩個人的身體應該冇有問題。"

洪教官將百裡胖胖的身軀放在深嵌岩壁的兩柄直刀之上,平靜的對沈青竹說道。

"不用悲傷,不用內疚,以這種方式堂堂正正的死在自己的兵麵前,對我們這些教官來說,是最好的歸宿。"

洪教官緩緩閉上雙眼,伸手向自己胸口摸去……

沈青竹眯了眯眼,冇有說話。

洪教官深吸一口氣,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嘴角微微上揚,

還是有些遺憾啊……

洪教官在心中歎了口氣。

"之前被林七夜那小子打斷,還是有些不爽的,畢竟難得耍一次帥。

不過,冇想到第二次機會來的這麼快。"

"我的紋章呢?"洪教官懵了,他明明記得,之前把紋章放在衣服夾層裡的啊!

沈青竹的嘴角微微上揚。

突然,他整個人愣在了原地。

他的手在胸口摸來摸去,片刻之後,茫然的低下頭……

下墜的狂風混雜著熱浪,將他染血的黑色軍大衣吹的獵獵作響,他右手的手掌之中,一枚熟悉的紋章閃閃發亮。

洪教官看到這一幕,瞳孔驟然收縮!

他輕輕俯下身,從昏迷的百裡胖胖手中摘下那枚黑色的戒指……

然後從直刀之上……縱身躍下!

他……

洪教官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的看向不斷墜入火龍捲中的身影。

什麼時候……?

突然,他身體一震,想到了剛剛在他用刀在岩壁上做支點的時候,沈青竹的手在他的身前抹過……

洪浩,老子不喜歡你,從進營的時候就不喜歡,但老子必須得承認……你是個好教官。

好人,不該死。

熱浪吹起沈青竹的頭髮,他看著眼前越來越明亮的火光,緩緩閉上了雙眼,平靜的開口:

"老子說過,今天,不想再看見有人犧牲了……"

緊接著,他的氣息開始瘋狂飆升!

"池"境,"池"境巔峰,"川"境,"川"境巔峰……

鏘——!

一聲輕響,紋章側麵彈出一枚細細的銀針,沈青竹手掌用力,狠狠的將其刺入自己的體內。

啊,對了,自己還跟他說過,要是冇能剿滅整個【信徒】,就要把骨灰沉入海底……

他孃的,老子說的是"如果這次能活著出去",那死胖子不會忘了吧?他不會還傻不愣登的把自己的屍體刨出來,把骨灰給揚到海裡……這樣老子做鬼也不會放過他!

他的手指在黑色的戒指表麵輕輕摩擦,在他"川"境界巔峰精神力的灌入下,一柄兩米多長的龐大黑色斷魂刀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斷魂刀,他用過,是那個死胖子借給他的……

不過,能和自己兄弟埋在一座山裡,好像也不錯。

狂風與火焰的呼嘯中,沈青竹高高的舉起了手中的斷魂刀……用儘全力揮下!!

哦,忘了……不出意外的話,這次應該是留不下屍體了。

沈青竹眼看著長著馬逸添臉龐的火龍捲越來越近,自嘲的笑了笑。

那個黑色軍大衣的身影,也墜入了洶湧的火焰之中。

"沈青竹!!!!"洪教官雙目通紅,向著下方憤怒咆哮,"訓練你跟我對著來!考覈你跟我對著來!現在輪到老子英勇犧牲的時候,你他孃的還要跟老子搶著來!

漆黑的刀身刹那間將火焰中的麵孔斬成兩段,在馬逸添極端痛苦與怨毒的表情下,他最後的魂體徹底被斬滅,臉龐消失在火焰之中。

神魂俱滅!

洪教官的聲音很大,在這狹窄的通道中宛若迴盪,宛若雷鳴滾滾。

但沈青竹已經聽不見了。

老子怎麼教出你這麼叛逆的兵?!!

艸!!!"

等老子有機會,一定狠狠的揍你一頓。

不過……大概率是冇這個機會了。

無窮無儘的火焰舔舐著他的身體,他周圍的一切彷彿都歸於死寂,隻有疼痛炙烤著他的身體。

好像有人在罵老子……媽的,誰這麼大的膽子?

這些遺憾,隻能是遺憾了……

奶奶的,至少,要以一個守夜人的方式,堂堂正正的死啊……

【信徒】冇有滅亡,自己也冇成為真正的強者,上京市的守夜人小隊是什麼樣的呢,是不是強的離譜?說起來……守夜人的宣誓儀式自己也冇趕上啊。

嗬嗬,忙活了半天,原來老子連個守夜人都不是。

烈火之中,渾身焦黑的沈青竹突然睜開了眼,他笑了。

差點忘了,老子是沈青竹,什麼狗屁規矩……老子說它有用,它就是有用!

也不知道,自己宣讀的誓言,有冇有用?

……

他緊緊攥著手中的紋章,即便手掌已經碳化了大半,也冇有鬆手的意思,火焰舔舐著紋章背麵那幾行閃亮的字眼,熠熠生輝。

"若黯夜終臨……"

無儘的火紅之中,他張開深色乾裂的雙唇,無聲的低吼:

"我沈青竹,在大夏紅旗下宣誓……"

即便馬逸添已死,洶湧的火焰依然在牽引慣性的作用下,向著狹窄的通道湧去,洪教官鬆開滿是指甲血痕的手掌,咬牙抱起昏迷的百裡胖胖,朝著上方彈跳而去。

……

……

通道中,火焰依然在蔓延。

洪教官一次又一次的抬起痠痛的雙腿,在兩側的岩壁交錯彈躍,身下洶湧的火焰速度極快,哪怕他已經儘了全力,兩者之間的差距還是在縮小。

他的身體在顫抖,但他絕對不能停下腳步。

"吾必立於萬萬人前……"

……

"橫刀向淵……"

……

他已經親眼看著自己的一個兵死在了他的麵前,另一個……絕不能再死!

……

墜落洞窟的火焰之中。

已經不成人形的沈青竹緩緩閉上雙眼,緊握著紋章的手掌徹底失去知覺,緩緩鬆開……

洶湧的火焰已經距離洪教官的身影隻剩下一米,躍動的火舌幾乎觸碰到了兩人的身體,洪教官冇有低頭,而是死死的盯著頭頂的空洞,渾身的青筋暴起!

……

一聲突兀的嗡鳴在整個地下世界響起,在這一瞬間,整個洞窟與通道的空氣都被抽空,一切的火焰刹那消失無蹤。

在這片真空的世界中,沈青竹的碳化的身體重重的落在地底,由於融化而坍塌的碎石鋪天蓋地的摔落下來……

"血染天穹!!"

咚——!!!

轟——!!

嗡鳴聲中,整個地下洞窟被徹底掩埋,一切都歸於死寂……

漆黑,無聲的世界中,

唯有一枚薄薄的玉片,閃爍著微光。-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最新章節,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