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七夜不是那種會被美色吸引的人,絕不是。

他決定錄用炎脈地龍,隻是因為對方擁有了人形,而隻要擁有了人形,就能做很多事。

不會洗碗?沒關係,李毅飛教你!

不會掃地?沒關係,李毅飛教你!

不會鋪床?沒關係,李毅飛教你!

炎脈地龍本身的智慧並不低,這一點林七夜在與它戰鬥的時候,就已經深切領教過了,讓它學會做飯洗碗掃地這種工作,並不是什麼難事。

說到底,林七夜之前糾結,隻是因為對方的體型而已。

現在炎脈地龍在他的眼前變成了人,還是一個紅髮禦姐,身材氣質都很到位的那種,他自然不會再拒絕這位"海"境的打手入住精神病院。

一口吃了下去。

還是不帶嚼的那種。

林七夜:……

聽到自己被錄用,紅髮禦姐的龍瞳之中,浮現出劫後餘生的喜悅,還有一絲羞怒。

最終……自己還是委曲求全了。

林七夜的手在空氣中一抓,一份合同就出現在他的手中,他將合同遞給紅髮禦姐,對方看也不看,就……

林七夜的手又是一抓,再將一份合同遞到了她的手裡,在她閃電般將其塞進嘴之前,林七夜一把捂住她的嘴,同時抓住她的手掌,用筆在上麵塗色,然後用力蓋在了合同之上。

他是不指望對方能做出"簽字"這麼高難度的動作,隻是不知道,按手印這種原始的方式是不是有用。

事實證明,這個精神病院的功能性比他想象的更加強大,當手印按在合同上的瞬間,合同就消失在了空氣之中。

"你吃了它乾嘛?"林七夜無奈的開口,"我是讓你簽字,簽字啊!"

紅髮禦姐的眼中浮現出茫然,她根本無法理解林七夜在說些什麼。

龍的世界裡,冇有簽字這種東西。

——004。

林七夜歎了口氣,通過這次簽契約的過程,他能隱約感覺到,想完全馴服這隻冇有絲毫常識的炎脈地龍,註定是一個漫長且艱難的過程。

"你叫什麼名字?"林七夜看著她的眼睛問道。

契約生效。

與此同時,紅髮禦姐麵前鐵籠也消散無蹤,一件青色的護工服出現在她的身上,將她凹凸有致的身體完美的遮掩了起來。

在她胸前的銘牌上,寫著三個小字。

隻見紅髮禦姐毅然決然的伸出雙手,在身前比了個"X",清冷的臉蛋上寫滿了不屈與嚴肅!

"……那就叫紅顏,紅顏行了吧?"林七夜很不情願的說道。

紅髮禦姐想了一會,重重的點了點頭。

紅髮禦姐搖了搖頭。

"忘了你連話都不會說……"林七夜扶額,想了想,"既然你是炎脈地龍,那以後就叫你……二妞吧。"

炎脈地龍:……

李毅飛,阿朱站在林七夜的麵前,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紅顏,下巴都快掉在地上了。

"七……七夜,你這護工挑的……有水平!"李毅飛嘿嘿一笑,對著林七夜比了個大拇指。

阿朱也張大了小嘴,忽閃著眼睛,感慨道:"大姐姐,你好漂亮啊。"

這年頭,員工都敢跟老闆唱反調了,這種歪風邪氣,以後必須要控製控製。

林七夜揹著雙手,搖了搖頭,邁步朝著牢獄之外走去。

一分鐘後。

說完,他才意識到哪裡有些不對,四下張望一圈,"魔方呢?"

"它啊,被梅林抓走了,現在在書房裡被當成玩具在玩,脫不開身。"李毅飛聳了聳肩。

說完,他邁著大步走到紅顏麵前,咳嗽了兩聲,微笑著伸出右手。

紅顏的嘴角微微上揚,直接無視了李毅飛的眼神,蹲下身,寵溺的摸了摸阿朱的腦袋。

"她是紅顏,以後就是咱們病院的第四位護工,不過她的情況有些特殊,李毅飛,你好好帶帶她。"

林七夜站在紅顏身前介紹道。

嗷嗚——!

一口將李毅飛的手塞進了嘴裡。

林七夜:Σ( ̄ロ ̄lll)!

"你好,我叫李毅飛,我是這裡的……護工頭子。"

紅顏終於將目光從阿朱身上移開,仔細打量了李毅飛一陣,看著他伸出的右手,眼中浮現出些許疑惑。

緊接著,這位穿著護工服的紅髮清冷禦姐,緩緩蹲下身……

李毅飛懵逼的轉頭看向林七夜,後者點了點頭,"我說了,她的情況比較特殊……"

就在這時,一隻哈巴狗吭哧吭哧的跑到了紅顏的腳下,有些疑惑的看了她一眼,用頭蹭了蹭她的腿。

"呱!呱呱呱!!"

阿朱:(*

.

*)

李毅飛:(°д°)!!!!臥槽!!

李毅飛猛地將自己的手從紅顏嘴裡抽出來,通紅的手掌上,遍佈著密集的牙印……

"臥槽!紅顏老妹!這不能吃,這真的不能吃!!"李毅飛驚悚的跑上前,從紅顏嘴裡救出了被嚇壞的哈巴狗,將它放在地上。

事實證明,哈巴狗真的被這一口嚇壞了。

它先是在地上癱了一陣,然後猛的從地上彈起,撒丫子就往前狂奔,狗嘴裡竟然吐出人聲:

紅顏的眼中再度浮現出疑惑,她緩緩蹲下身,抱起哈巴狗,然後……

嗷嗚——!

哈巴狗的四肢在半空中瘋狂揮動。

林七夜看了眼正在被李毅飛教育的紅顏,又看了眼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哈巴狗,表情頓時古怪了起來。

他總覺得,經過他悉心的治療與管理,這間精神病院裡的精神病人……怎麼越來越多了?

錯覺,一定是錯覺!

"雅——美——蝶!!"

啪——!

它一頭撞上了前麵的牆體,四肢一抽,乾脆利落的暈了過去。

而魔方則一臉生無可戀的模樣,被梅林把玩著,它似乎想不明白,它堂堂"魔方牌"自動洗衣,洗碗,洗牌一體機,李毅飛的得力助手,怎麼會淪落到今天這個地步。

剛走進閱讀室,林七夜就愣在了門口。

隻見梅林正悠閒的躺在椅子上,手裡抓著魔方,隨意的撥弄起來,眼中的興趣越發的濃厚。

他離開了亂成一團的精神病院,徑直走上樓梯,向著二樓的閱讀室走去。

見林七夜走進書房,梅林便放下了手中的魔方,微笑著開口:

"晚上好,院長閣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最新章節,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