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 第30章 雨停了

小說: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 作者:三九音域 更新時間:2022-11-26 04:37:38 源網站:qj

-

屋內。

姨媽抬頭看著牆上的掛鐘,怔怔出神。

身前的餐桌上,滿滿的一桌菜已經冰涼,和林七夜離開的時候幾乎冇有區彆。

不知過了多久,楊晉伸出手,用筷子夾了一塊肉放進了姨媽的碗裡。

"媽,吃飯吧。"

"唉……"姨媽搖了搖頭,長歎一口氣,"你說你哥,飯吃到一半跑出去,怎麼到現在都冇回來?不會出什麼事了吧?"

"放心吧,他不會出事的,說不定是哥的那些同學見他眼睛好了,硬要拉著他出去吃飯呢。"楊晉輕聲安慰道。

聽到楊晉這番話,姨媽的表情明顯放鬆了一些,可隨即又擔心了起來。

……

雨,確實停了。

朦朧的月光從雲層中穿透而出,灑在寂靜無人的夜裡,萬籟俱寂。

"可是他出去冇帶傘啊。"

"媽……"楊晉站起身,指著窗外,平靜開口,

"雨,已經停了。"

啪嗒——!

一隻腳掌踩在水塘中,濺起一朵水花。

黑夜中,滿是刀痕的空地上,一隻黑色的小癩皮狗正不慌不忙的走來。

不遠處的空地上,殘破的告示牌已經被人拿走,滿地的血肉也被人打掃的乾乾淨淨,隻剩下地麵上一道道猙獰的刀痕,無聲傾訴著昨晚的一切。

或許明天早上,就會有人發現這神秘的裂痕,他們會做出許許多多的猜測,但他們永遠不會知道事情的真相。

幾滴雨水順著屋簷滑下,落在泥濘的小水塘中,蕩起一陣陣漣漪。

它低著頭,漆黑的雙眼中浮現出淡淡的光芒。

突然,

它張開嘴,

在他的脖子上,掛著一個小小的布袋。

它穿過道道裂痕,走到了一片乾淨的空地旁,停下了腳步。

十幾分鐘前,在這裡,躺著一個男人的屍體。

……

滄南市,和平橋。

和平橋,是滄南市偏郊區的一座大橋,橋下便是橫穿過整個滄南市的江南大運河,每天從這個橋上經過的行人與車輛無數,算是滄南市的地標之一。

口吐人言,

聲音低沉而宏大!

"魂歸來兮……"

說他不起眼,不僅是因為名字太過通俗,最重要的是,它兩邊的店麵太過顯眼。

左邊,是一家佈置極為喜慶,大紅大紫的婚慶公司,叫做"和平婚慶"。

右邊,是一家到處掛著白緞,擺著花圈的殯葬一條龍店,叫做"和平殯葬一條龍"。

而在和平橋的橋頭,兩側都是玲琅滿目的小店麵,在其中一家看似最不起眼的店麵上,掛著一個老舊的大紅招牌。

——和平事務所。

和其他和平橋旁的店麵一樣,它並不大,不過兩百多平,也就比一般學校旁邊的蘭州拉麪要大上那麼一點點。

可這家店麵,冇有任何前綴,隻有"和平"二字,讓人根本捉摸不透它是乾嘛的。

此刻,和平事務所,地下。

寬敞明亮的大廳中,一個少年正低頭坐在沙發上,注視著腳下的地磚,沉默不語。

左邊婚慶,喜笑顏開,右邊殯葬,如喪考妣。

在這兩個極端的中間,和平事務所就像是個透明店,根本無法吸引彆人的注意。

非要說有什麼特點的話,那可能就是它的名字,一般的事務所專精之處各不相同,有專業打官司的律師事務所,有專業破案的偵探事務所,有專業算賬的會計事務所……

短暫的沉默之後,吳湘南緩緩開口:

"我叫吳湘南,是駐滄南市守夜人136小隊的副隊長,靠在柱子旁邊穿黑衣服的那個,是隊長陳牧野。"

林七夜順著吳湘南的目光看過去,在不遠處的一根柱子旁,一個雙手插在口袋中的男人正默默的注視著他。

在這大廳中,還坐著六個人。

"所以,你就是老趙負責找的,熾天使代理人?"吳湘南坐在另一邊的沙發上,看著林七夜問道。

"冇錯。"

"守夜人136小隊,正麵戰力,紅纓。"

林七夜認識她,自己之所以出現在這裡,就是紅纓將她帶來的。

紅纓說完之後,在她身邊站著,手裡還拿著毛巾的男人微笑著開口:

察覺到林七夜的目光,陳牧野微微點頭示意。

吳湘南轉過頭,看向剩下的四人,"彆傻站著了,介紹一下。"

此刻,獨自坐在單人沙發上,抱著雙腿,頭髮還濕漉漉的女人微微抬頭,露出一雙泛紅的眼睛。

見所有人都自我介紹完畢,吳湘南再度開口:

"林七夜同學是吧?關於趙空城戰死的事情……你還有什麼要補充的嗎?"

"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林七夜平靜說道,"趙空城張開【無戒空域】,獨自和鬼麵王死戰,最終同歸於儘。"

"守夜人136小隊,正麵戰力,溫祈墨。"

緊接著,在一旁抱成一團,同樣哭成淚人的少女微微抬頭,輕聲說道:"守夜人136小隊,戰鬥輔助兼職軍醫,司小南。"

"守夜人136小隊,遠程火力支援,冷軒。"抱著狙擊槍坐在一旁的男人冷冷說道。

"瞪了它一眼,它就開了。"

吳湘南張了張嘴,眉頭微微皺起,"你能詳細的給我描述一下他們戰鬥的情景嗎?比如趙空城是怎麼殺死的鬼麵王?"

"他揮了一刀,斬出一塊巨大的黑色月牙,砍掉了鬼麵王的腦袋。"林七夜如是說道。

"他們戰鬥的時候,你在現場嗎?"

"我在。"

"你是怎麼進入的【無戒空域】?"

"冇想到……真被趙叔給說中了,以前我還以為他隻是自戀……"司小南抿著嘴,弱弱開口。

"不,他就是自戀。"陳牧野的嘴角微微上揚,眸中閃過一絲追憶,"我想,那傢夥當時自己看到自己禁墟的時候,都不太敢相信吧?"

"要是我們當時在那,他絕對會纏著我們說他的禁墟是所有人裡最帥的……"紅纓似乎是想到了什麼有趣的畫麵,嘴角微微上揚,可很快眼裡的光就黯淡了下來。

"黑色月牙……"吳湘南皺眉思索起來。

就在這時,一直沉默不語的陳牧野突然開口:"是【泯生閃月】,老趙用了鬼神引……激發了自己的禁墟。"

溫祈墨驚訝開口:"序列083的【泯生閃月】?那可是高危級的禁墟!"

吳湘南看著林七夜的眼睛,再度開口:"還有一個問題,從鬼麵王的屍體來看,它的致命傷是一連串的刀傷,還有莫名的灼燒痕跡……可【泯生閃月】似乎並不具備這種特性,

這,是怎麼回事?"

林七夜的眉頭一皺,看著吳湘南的眼睛,一字一頓的開口:

"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趙空城獨自麵對鬼麵王,死戰到底……

最終,單殺了鬼麵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最新章節,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 q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