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 第842章 往事

小說: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 作者:三九音域 更新時間:2022-11-26 04:37:38 源網站:qj

-

當年的盧寶柚不過十歲,正是懵懂的年紀,突然歸家的父親讓他有些不知所措,就在他即將開始接受對方的時候,盧秋便突然離開了。

這一走,又是多年未歸。

盧秋讓他們盧家成了十裡八村最令人羨慕的家庭,村裡人紛紛猜測,盧秋是在外麵發財了,不過因為他常年不回家,村裡的一些風言風語就暗自傳開了。

有人說他是在外麵當了大老闆,娶了新的年輕媳婦,讓盧寶柚的母親做小;有人說他在外麵做違法的勾當,賺了大錢,但平日裡怕被警察抓走不敢回來;還有的說他已經成了通緝犯,因為有人看到他在家中偷偷放了刀和槍……

年幼的盧寶柚不懂這些,但他能感覺到,其他人看他的眼神有些奇怪。

羨慕?嫉妒?譏諷?憐憫?

或許就是從那時起,他的心中根植下了怨恨的種子,隨著年齡的增長,這種情緒被青春期的叛逆燒的越來越旺,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盧寶柚站在小洋房的大門口,表情有些複雜。

從他離家出走到現在,已經過了很長很長的時間……離家的這段時間,他經曆了很多,也進入過守夜人的大門,瞭解過他們的存在……也正因如此,當他再度回到這扇門口的時候,他突然間發現,自己對於當年一些事情的看法已經有了變化。

他的記憶深處,那雙憤怒的金色眸子再度浮現而出,林七夜的聲音在他的腦海中迴盪:

“……你以為自己能平平安安的長大,能自由的在外麵走動,能生龍活虎囂張跋扈的站在這裡揚言要殺死一位守夜人,是為什麼?!

因為你命好?因為這個世界本來就該是這樣?

放屁!

這是因為有無數位守夜人,在替你負重前行!”

守夜人……

盧寶柚伸出手,輕輕摩擦著那扇沉重的大門,心情突然有些沉重。

“誒?這不是小保佑嗎?”他的身後,一個年邁的聲音響起。

盧寶柚轉身看去,隻見對麵的小矮房中,一個老人正拄著柺杖,對著他招了招手。

小保佑,是盧寶柚的小名。

這個老人盧寶柚也認識,畢竟當年兩家都是鄰居,小時候他也常去隔壁串門,但自從他開始叛逆之後,就基本上冇有過交集了。

盧寶柚抿了抿嘴,還是禮貌的點了下頭,正欲伸手敲響自家的大門,老人的聲音再度響起:

“前幾天你爹出殯的時候,你怎麼冇回來啊?”

盧寶柚的手突然定格在了空中。

片刻後,他僵硬的轉過頭,看著老人,皺眉問道:“你說什麼?”

“我說,你爹出殯的時候,你怎麼冇回來啊?”老人又重複了一遍,“現在離下葬都過了這麼多天,來探望的親戚朋友也都走光了,你怎麼纔回來?”

“盧秋?”盧寶柚眉頭皺的更緊了,他快步走到了老人家門前,“他死了?怎麼死的?”

“好像是戰死。”老人的眼中浮現出回憶之色,“那天啊,下著大雨,幾輛大車直接就從山下開上來了,然後從車上下來好多穿著軍裝的人,扛著一口威風的大棺材,就敲響了你家的門。

那口棺材裡,你爹披著一件暗紅色的鬥篷,身上蓋著國旗,身邊還有一枚閃亮的什麼……勳章?

我記得,當時你媽和你奶奶哭的可傷心了。

那些軍人幫你爹辦了場風風光光的葬禮,俺們村還有隔壁村,基本上所有人都來了,熱熱鬨鬨的。聽他們說,你爹立下了大功,還是咱們大夏的大英雄啊?”

老人忍不住感慨,“想不到啊,小秋這麼多年,原來是出去當兵了,咱們村也出了個大英雄,這可是光宗耀祖的好事啊!”

盧寶柚呆在了原地。

盧秋……戰死了?

就在前兩天?

“小保佑啊,你們家現在……”

老人的話還冇說完,盧寶柚猛地回頭衝到了自己的家門口,用力敲打著大門。

很快,一個聲音就從屋內傳來,“誰啊?”

隨著大門的開啟,一個蒼老而憔悴的身影站在門後,看到麵前高了她兩個頭的盧寶柚,突然一愣。

“奶奶……”盧寶柚看著眼前紅著眼圈的老人,有些沙啞的開口。

奶奶的雙唇控製不住的輕顫,她向前邁了一步,將盧寶柚的身形摟入懷中,銀白色的髮絲輕倒在盧寶柚的胸口,哽嚥著開口:“保佑……你怎麼纔回來啊?你爹他……”

就在這時,洋房中,一個披麻戴孝的中年男人從中走出,見到門外的盧寶柚,微微眯起了眼睛。

他看到盧寶柚的時候,盧寶柚也注意到了他。

“奶奶。”盧寶柚伸手指著男人,“他是誰?”

“他是你爹的同事,咱們家的葬禮……都是他幫忙操辦的。”奶奶解釋道。

男人走到了盧寶柚的麵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歎了口氣,“你就是盧寶柚吧?走吧,我們換個地方聊聊。”

……

後山的道路上,盧寶柚與男人並肩行走。

“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劉啟,大夏守夜人駐潭鄉市287小隊的副隊長。”男人從懷中掏出一根菸,遞給了盧寶柚。

“我不抽。”

“……哦對,你還冇成年,確實不能抽菸,我差點給忘了。”劉啟眉頭一挑,將煙又收了回去,“聽說,你剛從守夜人的集訓營回來?”

“嗯。”

“你父親的事,你知道多少?”

盧寶柚冇有說話。

劉啟看了他片刻,苦笑了一下,“看來,你是一點不知道啊?”

劉啟見盧寶柚冇有否認,便自顧自的說了起來,“盧秋啊,當年是從我們潭鄉市走出去的……”

漫長而崎嶇的山路上,兩人放慢了腳步,微風拂過山野,帶著一抹泥土與草木的清香,傾聽著那段被掩埋在歲月中的故事。

不知過了多久,兩人登上了山的頂峰,在那裡,一座灰色的石碑靜靜的聳立著。

盧寶柚走到那塊石碑前,停下了腳步。-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最新章節,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 q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