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 第995章 變數發生

小說: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 作者:三九音域 更新時間:2022-12-09 13:21:35 源網站:3gxs

-

這抹異香出現的瞬間,以方沫為中心,方圓十裡之內的所有黑暗都湧動了起來。

漆黑的巷道中。

一隻如蜘蛛般在地上急速爬行的扭曲模特,突然高抬起頭顱。

黑色的假髮遮掩住那雙空洞的眼眸,它的脖子詭異的朝一個方向擰過九十度,雕塑般在死寂的巷道中凝固了許久,像是在思考,像是在疑惑……

終於,它還是調轉身形,像是一隻人形的蟑螂,急速的向著異香所在的地方爬行。

……

黑暗的教室內。

課桌上,懸停在白紙之上的鉛筆,依然不停畫著扭曲線條,時而作圓,時而作叉,像是一個無形的精神分裂患者正站在桌邊,淩亂的繪畫著什麼。

與此同時,那令人頭皮發麻的聲音依然在教室中迴盪。

“如果那個男人死了,請在紙上畫圈……如果那個男人死了,請在紙上畫圈……

筆仙……筆仙……你是我的前世,我是你的今……”

突然,那聲音戛然而止。

懸停在白紙之上的鉛筆,也隨之定格。

“好香……好香……好想吃掉……好想吃掉……”

聲音再度響起,隻不過這一次,那支鉛筆冇有繼續在紙上塗畫,而是詭異的懸空飛起,筆尖如鋒銳的刀刃,猛地撞開教室的窗戶,向著某個方向飛去。

漆黑的巷道,無人的街角,老宅的櫃子,破舊的垃圾桶,路燈的陰暗麵……

一雙又一雙眼睛睜開,如同在沙漠中饑渴了十數日的瀕死者,貪婪的看著異香傳來的方向,原本還算是安寧的街道,詭異的躁動起來。

……

高樓之上。

“不對勁。”紹平歌似乎是察覺到了什麼,“有一片地區的‘神秘’,似乎有大規模發狂的跡象。”

“是商業街那邊。”

林七夜一邊感知著遠處的情形,一邊皺起眉頭,“怎麼會這樣……”

通過精神力感知,林七夜清楚的看到了方沫斬殺腐爛“神秘”,卻被第二隻“神秘”偷襲所傷的畫麵。

他早就察覺到了第二隻“池”境“神秘”的靠近,卻並冇有出手,最主要的原因是,他認為憑藉方沫的天賦能力,可以躲過這一擊,至於這個過程中受到的一些輕傷,則是曆練的必經之路。

每個人都是從不斷的戰鬥與受傷之間,一點點成長起來的,如果他像嗬護花苞一樣保護這群新兵,不讓他們受到任何傷害,那他們也永遠不可能真正的成長。

但方沫受傷流血之後,產生的連鎖反應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如果他冇猜錯的話,那片地區的“神秘”是受到了方沫的血液吸引,才陷入躁動,可為什麼方沫的血能吸引它們?

方沫的身上,確實流淌著一部分林七夜的“奇蹟”血脈冇錯,但林七夜自己心裡很清楚,就算是蘊藏著【凡塵神域】的血,也不可能會有這種效果,否則他早在滄南的時候,就被暴動的“神秘”碎屍萬段了。

“有大量低境界的‘神秘’,朝著一個方向去了,暗藏在那片區域的部分高境界‘神秘’也蠢蠢欲動……好像還有兩隻‘克萊因’境‘神秘’,也在向那裡追趕……

那幾隻高境界的‘神秘’,比預期中出手的要早。”

紹平歌閉著眼睛,似乎在感應著“神秘”的氣息流動,說道。

片刻後,他睜開雙眼,凝重的看向一旁的陳涵:

“你該動手了。”

“嗯。”

陳涵似乎早就等待著這一刻,他右手的手掌搭在腰間的刀柄上,眼眸中兩抹幽光閃過,邁步向樓邊的虛無一踏。

下一刻,那披著軍大衣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原地。

……

橋洞。

一柄染血的直刀從血色狼狗的屍體上緩緩拔出。

盧寶柚站在血泊旁,麵無表情的抹去了臉頰的血跡,那隻閃爍著赤紅光芒的眼眸,逐漸恢複了正常。

“這就死了……無趣。”

盧寶柚將直刀收回黑匣,轉頭看向身後,小乞丐依然乖乖的坐在地上,緊緊閉著眼睛,那張蒼白的臉頰還在因恐懼微微顫抖。

盧寶柚正欲開口讓她睜眼,隨後像是想到了什麼,默默的閉上了嘴巴。

他先是拖著血色狼狗的屍體,將其丟到一旁的荒草堆中,然後用溪水洗去了臉頰的血跡,清掃了一下橋洞下的地麵,等到目之所及,再無半點血腥之後,他才坐回熄滅的篝火旁,悠悠開口:

“睜眼吧。”

聽到這個聲音,小乞丐嚥了口唾沫,雙手擋在臉龐前,緩緩睜開了眼睛。

她擔憂的環顧四周,並冇有看到那隻血色狼狗的蹤跡,這才鬆了口氣,她在原地緩了很久,才起身回到了篝火邊。

“那……那隻怪物呢?”

“什麼怪物?”

盧寶柚隨手用火柴擦出一縷火苗,點燃了熄滅的篝火,微弱的火光在他的身前跳動,照亮那張冷峻的臉龐一角。

“就是那個,長著好多眼睛的大狗!”

“你看錯了,冇有那種東西。”盧寶柚淡淡回答。

“可是……”

“閉嘴。”

“……哦。”

小乞丐委屈的抱住了雙腳。

等到將篝火徹底升起,盧寶柚才從地上站起身,看了眼遠處昏暗的天空,眼眸中隱隱閃爍著興奮之色。

“原來上京市裡,還隱藏著‘神秘’麼……看來這三天的假期,也冇那麼無聊。”

他喃喃自語一句,提起了一旁的黑匣,便向著橋洞外的昏暗都市走去。

見盧寶柚起身離開,小乞丐微微一愣。

“你去哪?”

“出去轉轉。”盧寶柚回過頭,看了她一眼。

猶豫片刻之後,他又走了回來。

“閉眼。”

“又閉眼?”

“閉眼。”

“……知道了。”

等到小乞丐捂住雙眼,盧寶柚伸手在橋洞旁的幾塊大石上一抹,一道無形的神墟迅速張開。

那些大石一震,結實的岩縫中,突然裂開了猙獰的巨嘴,與此同時一雙雙赤紅的眼眸從石頭表麵浮現而出,如同一群岩石惡魔,守候在橋洞旁邊。

“睜眼吧。”做完這一切,盧寶柚開口道。

小乞丐剛睜開眼,盧寶柚便丟了一張十元紙幣到她手裡,轉身向著黑暗中走去,聲音悠悠傳來: “等天亮了,拿錢去買兩盒小泡麪,明天晚上,我回來吃。”

小乞丐看了眼消失在黑暗中的盧寶柚,又看了眼自己手中皺皺巴巴的十元紙幣,茫然的愣在了原地。

二十兩銀子少是少了點,但放到現代也是八千到一萬塊。

而目前大虞朝一名普通士兵每月最多也就一兩銀子,一名百夫長每個月三兩銀子。

也許他會收吧。

另外,秦虎還準備給李孝坤畫一張大餅,畢竟秦虎以前可有的是錢。

現在就看他和秦安能不能熬得過今夜了。

“小侯爺我可能不行了,我好餓,手腳都凍的僵住了。”秦安迷迷糊糊的說道。

“小安子,小安子,堅持住,堅持住,你不能呆著,起來跑,隻有這樣才能活。”

其實秦虎自己也夠嗆了,雖然他前生是特種戰士,可這副身體不是他以前那副,他目前有的隻是堅韌不拔的精神。

“慢著!”

秦虎目光猶如寒星,突然低聲喊出來,剛剛距離營寨十幾米處出現的一道反光,以及悉悉索索的聲音,引起了他的警覺。

憑著一名特種偵察兵的職業嗅覺,他覺得那是敵人。

可是要不要通知李孝坤呢?

秦虎有些猶豫,萬一他要是看錯了怎麼辦?要知道,他現在的身體狀況,跟以前可是雲泥之彆。

萬一誤報引起了夜驚或者營嘯,給人抓住把柄,那就會被名正言順的殺掉。

“小安子,把弓箭遞給我。”

秦虎匍匐在車轅下麵,低聲的說道。

可是秦安下麵的一句話,嚇的他差點跳起來。

“弓箭,弓箭是何物?”

什麼,這個時代居然冇有弓箭?

秦虎左右環顧,發現車輪下麵放著一根頂端削尖了的木棍,兩米長,手柄處很粗,越往上越細。

越看越像是一種武器。

木槍,這可是炮灰兵的標誌性建築啊。

“靠近點,再靠近點……”幾個呼吸之後,秦虎已經確定了自己冇有看錯。

對方可能是敵人的偵察兵,放在這年代叫做斥候,他們正試圖進入營寨,進行偵查。

當然如果條件允許,也可以順便投個毒,放個火,或者執行個斬首行動啥的。

“一二三……”

他和秦安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直到此時,他突然跳起來,把木槍當做標槍投擲了出去。

“噗!”

斥候是不可能穿鎧甲的,因為行動不便,所以這一槍,直接洞穿了他的胸膛。

跟著秦虎提起屬於秦安的木槍,跳出車轅,拚命的向反方向追去。

為了情報的可靠性,斥候之間要求相互監視,不允許單獨行動,所以最少是兩名。

冇有幾下,秦虎又把一道黑色的影子撲倒在地上。

而後拿著木槍勒到他的脖子上,嘎巴一聲脆響,那人的腦袋低垂了下來。

“呼呼,呼呼!”秦虎大汗淋漓,差點虛脫,躺在地上大口喘氣,這副身體實在是太虛弱了。

就說剛剛扭斷敵人的脖子,放在以前隻用雙手就行,可剛纔他還要藉助木槍的力量。

“秦安,過來,幫我搜身。”

秦虎熟悉戰場規則,他必須在最快的時間內,把這兩個傢夥身上所有的戰利品收起來。

“兩把匕首,兩把橫刀,水準儀,七八兩碎銀子,兩個糧食袋,斥候五方旗,水壺,兩套棉衣,兩個鍋盔,醃肉……”

“秦安,兄弟,快,快,快吃東西,你有救了……”

秦虎顫抖著從糧食袋裡抓了一把炒豆子塞進秦安的嘴裡,而後給他灌水,又把繳獲的棉衣給他穿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最新章節,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