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 第996章 包圍

小說: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 作者:三九音域 更新時間:2022-11-30 04:02:54 源網站:qj

-

刺啦——!

無人的街道中,兩側的路燈發出一聲爆響,同時熄滅。

黑暗吞噬了馬路,一股冰冷的氣息急速的蔓延,死寂之中,隻剩下一片片飄零的雪花,無聲的落下。

方沫緊咬牙關,脫下了羽絨服內的襯衫,簡單的包紮手臂的傷痕,阻礙鮮血的流出,同時將短刀反握在手,警惕的環顧著四周。

他在空中嗅了嗅,臉色難看無比。

同一時間之內,至少有七到八隻“神秘”,活躍在這條街道之中,而且都在向他接近。

他聽李真真說過上京市的“神秘”很多,但冇想到,居然多到了這個地步……偏偏,他還在這時候受傷流血,黑暗的都市中,他的氣息在“神秘”的眼中,就如太陽般顯眼。

“方沫!”

道路的另一邊,丁崇峰帶著蘇元蘇哲兩兄妹,迅速的向這裡趕來。

方沫的眼眸微縮,向後退了半步,對著三人喊道:“你們彆過來!”

丁崇峰等人一愣。

“附近有大量的生命波動正在靠近。”蘇元閉上眼睛,仔細感知了片刻,“從波動強度來看,應該是‘神秘’,有三隻‘池’境,四隻‘川’境,一隻‘海’境,還有一隻‘無量’境隱匿氣息藏在黑暗中。”

聽到這句話,丁崇峰和蘇哲的臉色都變了。

“怎麼會有這麼多‘神秘’?”蘇哲忍不住開口,“上京市什麼時候變成‘神秘’的老窩了?”

“不管了,帶上方沫,我們趕緊離開這裡!”

丁崇峰正欲衝向方沫,後者立刻向著後麵退去,似乎鐵了心要和丁崇峰等人拉開距離。

“你們快走。”方沫的神情無比嚴肅,“這些‘神秘’都是衝我來的,你們跟我在一起,隻會被它們圍攻……”

嗖——!

角落的巷道中,一抹寒芒再度閃出,原本躲在一邊偷襲方沫的第二隻“池”境“神秘”,又出手了。

這一次,方沫看清了那東西的真麵目。

那是一隻拿著弓弩的小鬼。

弩箭的尖端散發著森然的寒芒,直刺方沫的咽喉,不過這一次,方沫早有準備。

他輕盈的避開這支弩箭,身形後退數步,正欲有所動作,身下的水泥路麵突然爆開,一道黑影從地底飛出,像是一隻聞到了血腥味的鯊魚,猙獰的張開巨嘴,猛地咬向方沫受傷的手臂。

方沫的瞳孔微微收縮。

就在這時,一道虛無的力場突然浮現,淩空鎖住了那隻飛起的黑影石鯊,在其牙齒即將碰到方沫手臂的瞬間,將其硬生生拍落回了地麵。

塵土飛揚而起。

方沫轉頭望去,隻見丁崇峰正抬著右手,淩空虛握,對著他無奈的笑了笑。

“看來,我們想走也走不了了……”

街道兩側的門麵頂端,一道又一道“神秘”的身影浮現而出,身上散發的境界氣息,幾乎全部都是“川”境及以上。

而被包圍的方沫四人,全部都是“池”境的新兵,在這些“川”境甚至“海”境的“神秘”包圍之下,就像是砧板上的魚肉,隻能任人宰割。

“要死了要死了。”蘇哲臉上冇有絲毫的血色,苦澀開口,“早知道剛剛應該去敲個腿的……好歹能當個風流死鬼。”

一旁的蘇元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可緊接著,她像是感知到了什麼,輕咦一聲,轉頭看向道路的另一邊。

噠,噠,噠,噠……

雪花無聲的飄落在黑暗的街道上,遠處道路兩側本已經熄滅的路燈,突然詭異的接連亮起。

一雙靴子踩在薄薄的積雪上,發出輕微的吱嘎聲,一個披著軍大衣的男人,手握直刀,在風雪中緩緩走來。

他每一步落下,兩側熄滅的路燈,便會閃爍著亮起,將他的影子投射在雪地之中。

幽色的燈光逐漸吞噬了整條街道,一股濃鬱到令人窒息顫抖的幽冥之氣,急速的蔓延,讓人彷彿置身於陰曹地府,有種生死不由己的錯覺。

“好強的生命波動……”蘇元喃喃自語。

在這陌生而強大的氣息麵前,離他最近的方沫與丁崇峰的身體已經完全僵直,幽冥之氣在他們的肌膚表麵翻騰,讓他們如墜冰窟。

這是什麼人?

兩人的腦海中同時浮現出這個疑問。

上京市小隊的隊長?

不,不對……跟李真真描繪的不太一樣……

就在兩人疑惑之際,那個披著軍大衣的身影,已經踏著雪地,走到了他們的身邊。

陳涵伸出手,輕輕拍了拍兩人的肩膀,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年輕人,放輕鬆。”

話音落下,兩人僵直的身體突然鬆軟了下來,翻騰在他們身邊的幽冥之氣,也已經消失不見。

在如此近距離之下,方沫嗅到陳涵身上的氣息,像是察覺到了什麼,震驚的張大了眼睛。

這是一位大夏的神明代理人。

而且是一位繼承神墟完整的,全盛時期神明的代理人。

當年,楊戩帶這十二位奇蹟之子上山之後,十二位金色殘影自天庭中飛出,分彆將他們收為代理人,在那之後,十二位代理人便共同拜師楊戩,在山洞中修煉。

直到那時,方沫才知道,那自天庭中飛出的十二道金色殘影,便是尚未從輪迴中復甦的大夏十二金仙神魂。

由於當年十二金仙尚未完全復甦,他們隻能和過去的紹平歌和陳牧野一樣,利用某種媒介將自己的力量賜予代理人,所以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他們所傳承的大夏金仙神墟,並不完整。

但陳涵不一樣。

陳涵在被酆都大帝選定為代理人的時候,酆都大帝已經完全從輪迴中歸來,而且恢複了全盛時期的能力,是一位完整的大夏神,即便不利用媒介幫助,也能將自身的力量直接傳遞給陳涵,這種傳承的手段要比方沫陳牧野等人更加完善。

所以,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陳涵纔是大夏第一個完整的神明代理人。

幽色的街道之中,陳涵的目光掃過周圍,眯起的雙眸中,澎湃的神威湧動而出!

蟄伏在這條街道上的所有“神秘”頭頂,同時跳出了一團半透明的火焰,境界越高的“神秘”,這團火焰跳動的就越旺,而方沫四人的頭頂,也跳出了這種火焰。

二十兩銀子少是少了點,但放到現代也是八千到一萬塊。

而目前大虞朝一名普通士兵每月最多也就一兩銀子,一名百夫長每個月三兩銀子。

也許他會收吧。

另外,秦虎還準備給李孝坤畫一張大餅,畢竟秦虎以前可有的是錢。

現在就看他和秦安能不能熬得過今夜了。

“小侯爺我可能不行了,我好餓,手腳都凍的僵住了。”秦安迷迷糊糊的說道。

“小安子,小安子,堅持住,堅持住,你不能呆著,起來跑,隻有這樣才能活。”

其實秦虎自己也夠嗆了,雖然他前生是特種戰士,可這副身體不是他以前那副,他目前有的隻是堅韌不拔的精神。

“慢著!”

秦虎目光猶如寒星,突然低聲喊出來,剛剛距離營寨十幾米處出現的一道反光,以及悉悉索索的聲音,引起了他的警覺。

憑著一名特種偵察兵的職業嗅覺,他覺得那是敵人。

可是要不要通知李孝坤呢?

秦虎有些猶豫,萬一他要是看錯了怎麼辦?要知道,他現在的身體狀況,跟以前可是雲泥之彆。

萬一誤報引起了夜驚或者營嘯,給人抓住把柄,那就會被名正言順的殺掉。

“小安子,把弓箭遞給我。”

秦虎匍匐在車轅下麵,低聲的說道。

可是秦安下麵的一句話,嚇的他差點跳起來。

“弓箭,弓箭是何物?”

什麼,這個時代居然冇有弓箭?

秦虎左右環顧,發現車輪下麵放著一根頂端削尖了的木棍,兩米長,手柄處很粗,越往上越細。

越看越像是一種武器。

木槍,這可是炮灰兵的標誌性建築啊。

“靠近點,再靠近點……”幾個呼吸之後,秦虎已經確定了自己冇有看錯。

對方可能是敵人的偵察兵,放在這年代叫做斥候,他們正試圖進入營寨,進行偵查。

當然如果條件允許,也可以順便投個毒,放個火,或者執行個斬首行動啥的。

“一二三……”

他和秦安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直到此時,他突然跳起來,把木槍當做標槍投擲了出去。

“噗!”

斥候是不可能穿鎧甲的,因為行動不便,所以這一槍,直接洞穿了他的胸膛。

跟著秦虎提起屬於秦安的木槍,跳出車轅,拚命的向反方向追去。

為了情報的可靠性,斥候之間要求相互監視,不允許單獨行動,所以最少是兩名。

冇有幾下,秦虎又把一道黑色的影子撲倒在地上。

而後拿著木槍勒到他的脖子上,嘎巴一聲脆響,那人的腦袋低垂了下來。

“呼呼,呼呼!”秦虎大汗淋漓,差點虛脫,躺在地上大口喘氣,這副身體實在是太虛弱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最新章節,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 q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